中秋节这天韩得平带着孝延孝正去摆摊儿了,许氏跟小棉光光在家里准备好丰盛的美食的响午饭。周氏就回来跟许氏说“二嫂子,去年是咱们三家另过以来的第一个中秋节,倒不如咱们下午合出来吃如何?”许氏跟周氏向来也没啥矛盾,较为于其他两房妯娌跟周氏算得上是好的了,顺口就答周氏就过来跟林氏说“二嫂子,今年是咱们两家分家以来的第一个中秋,不如咱们中午合起来吃如何?”。...

中秋这天韩得平带着孝延孝正去摆摊了,林氏跟小棉光光在家里准备丰盛的晌午饭。

周氏就过来跟林氏说“二嫂子,今年是咱们两家分家以来的第一个中秋,不如咱们中午合起来吃如何?”

林氏跟周氏一向也没啥矛盾,相对于其他两房妯娌跟周氏算得上是好的了,随口就答应了“那成,你晌午就叫得富和小菊孝元过来吃饭就得了呗。”

周氏笑着回家拿了不少菜和肉带着小菊过来帮忙做饭了。

几个人切切洗洗自是好不热闹,还没到晌午呢,冯氏却过来了东厢房。

冯氏是韩家的长房长孙媳妇,向来得到韩老头和陈氏的另眼相待,家里所有人都被陈氏骂过,只有冯氏没有。

冯氏还年轻,才二十岁,笑起来也挺温婉的,平时她话不多,存在感低,这会她过来笑着说“二婶三婶,咱爷咱奶让我过来说,你们晌午别备饭菜了,都到上房去吃。”

林氏也犯不着跟一个小辈媳妇摆脸子,就笑着回绝了“我跟你三婶都快做好了呢,替我谢谢你爷奶,你就说我们不过去了,你二叔他们赶集出摊子不知道啥时候才回来呢!”

冯氏又客气了几句,就转回上房去了。

周氏撇嘴“要真想叫我们去吃晌午饭,应该老早就过来说了,何必等我们都快煮好了才来说?”

林氏自然也是知道,这恐怕是韩老头想出来的主意,昨天他们跟上房闹的不愉快,现在是想转还缓和一下两边的关系罢了。

等韩得平回来了,他还带了一坛好酒,说是王掌柜特意送的,还说是王家府城里的亲戚从淮阳府带回来的呢。

两家人就都高高兴兴的摆起了碗筷,今天的晌午饭非常丰盛,一大碗红亮亮的红烧肉,一盘蒜苗炒肉片,一盘大葱鸡蛋。一盆土豆炖排骨,一盘豆角炒肉丝,一盘凉拌凉粉,一盘凉拌萝卜丝。主食是白面饼子,白面当然是光光家买的,他们家也是很少吃这个的。

开饭了的时候韩得平就对孝延孝正和孝元说“你们兄弟去上房请你们爷奶过来吃饭。”

韩得富点头,不管内里上如何,明面上他们得住足了,不能让别人挑他们不孝敬老人的理“是这个理,也应该这么办!”

堂兄弟三就都去了上房,过了一会又都回来了,韩老头和陈氏自然是不可能来的。

林氏就找了个碗把红烧肉拨了一小碗,又倒了一碗酒让孝正送到上房去“给你爷端去。这多少是我们一点心意。”

孝正得了林氏吩咐也是照做了。

忙完这些,两家人就都开吃了,平时他们吃肉的机会少,今天桌上荤的多肉也多,都放开了肚皮吃了个溜圆。

没吃完的菜,林氏又让周氏打包了不少回去,还给他们家拿了一盘子月饼。

这月饼可不是他们自己家买的,而是王掌柜家回礼送的。

周氏欢喜的接了,回头就送来了一篮子梨,说是他们昨天去孝元外公家那边带回来的,两家这又热络了几分。

吃完饭没多久,冯氏又来叫韩得平和林氏去上房,林氏有心不去,但又想到明天就是韩小棠出门子的日子了,上房肯定是有事要说了,夫妻两就都去了。

这次四房的两个孩子小莲和孝禹特意守在门口,说是陈氏说的,大人今天有正经事要说,小孩子不允许进去,光光黑线,不用说,这是故意针对她的呗。

光光故意生气说:“不进去就不进去呗,谁稀罕!”

然后她就在院子里东遛西逛,一会儿就遛到后院去了,光光趴到上房后窗下偷笑,不让她进去她也有办法知道上房他们说了啥。

韩老头见人都齐了,就说:“明天小棠出门子,这是我们韩家孙女辈第一个出嫁的,要办的体面些。”

还体面些?反正韩小棠的外家姓吴的那一门亲戚是不会有人来的,就这一条都够别人说道笑话的了。

“请了厨子下午就会来搭锅支灶,老二,老二媳妇,明个儿你们别出摊了,下午做几十斤凉粉和凉皮出来,给明天晌午的酒席添个凉菜。

老大媳妇和孝宗媳妇明天接待宾客,喜儿乐儿端个水倒个茶啥的,老二媳妇明天在自家锅里蒸馒头,等会我让你娘给你舀面。”

一般酒席的主食不是馒头就是饼子,大米饭的几乎没有,农村人自己家都是很少吃得起大米的。

“老三媳妇老四媳妇帮着厨子打打下手,小棉小菊小莲都帮着洗洗菜,洗洗碗筷啥的。”

陈氏在一边补充“下晌老二老三就去村里借桌椅板凳,明个把东西厢房的堂屋都空出来放桌子。

各家也收拾干净一点,别弄的像猪窝一样。”

又说了好多关于办酒席,比如碗筷要备多少,又去谁家借之类的,准备多少桌,多少菜,说了半晌等厨子上门了才算是散了众人各自忙活去了。

韩得平和林氏对于明天要帮忙也没抱怨啥,毕竟韩小棠也是韩得平的侄女,都是韩家人,她出门子也算是家里的头等大事了。

书评(299)

我要评论
  • “一个&你。

    “一个丫头片子至于把你们宝贵的吗?你还不下地砍柴去,别指望得贵能帮你。

  • 群王八&知道躲

    “老二,老二媳妇,人都死哪去了?猪都没人喂呢,没听到猪崽子嗷嗷叫着呢?一群王八羔子,见天的知道躲懒。”

  • 光光在&的奶奶

    光光在床上听的一阵黑线,在院子里骂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原主的奶奶陈氏,一个极品中的奇葩老太太。

  • ,脾气&也很温

    韩老头为人还算正派,脾气也很温和老实,大事上基本都是韩老头做主,至于家里的吃穿用度鸡毛蒜皮都归陈氏一手掌管。

  • 醒的闺&了。

    蹲在屋角的韩得平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他又看了看床上已经转醒的闺女才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 而原主&原主为

    而原主韩光光就是韩家二子韩得平的小闺女,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至于原主为啥会小小年纪就香消玉殒的原因源自于一场不大大小的风寒。

  • 听到一&膛上有

    听到一道醇厚得中年男声韩光光才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那是一个身材魁梧健壮的中年汉子,黑红的脸膛上有股说不出的愁苦。

  • 一个农&摄现场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你这&替。

    “光儿,你这是咋滴啦?头又疼了?我可怜的光儿。”林氏心疼的抱起闺女的小身板,恨不得自己能够以身代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