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过了两天就到了八月十四了,光光家里的生意迎来了一波高峰,毕竟要过节了嘛,家家户户都得买点菜。就这几天光光算了算,得抵得上上半个月冷淡期总共挣的钱了。晌午一家人也不想回...

转过了两天就到了八月十四了,光光家里的生意迎来了一波高峰,毕竟要过节了嘛,家家户户都得买点菜。

就这几天光光算了算,得抵得上上半个月冷淡期总共挣的钱了。

晌午一家人也不想回家另外做饭了,就省事的拌了凉皮凉粉吃了,然后买了一些瓜果点心,又买了几条子猪肉,给王掌柜家送了一份算是中秋节礼了。

而王掌柜家也准备了回礼,他们家回了几块好看的细棉布尺头,一盒子镇上有名点心铺里做的月饼。

一家人这才回了家,刚到屋里坐下,小莲又来喊韩得平和林氏到上房去。

韩得平和林氏就收拾了两包点心,一条子猪肉,两块颜色深的尺头到上房来了。

光光自是次次不落的跟着,要去凑凑热闹。

进了上房发现其他三房的人都在这里,韩得平就把东西放在了桌子上“爹娘,过中秋了,这是我给你们买的东西。”

光光发现桌子上还有一个篮子,篮子里是一条大概只有一斤多重的猪肉,还有一包红糖,一包点心。

这应该是三房韩得富拿来的,因为大房四房肯定是不会给韩老头和陈氏买东西的。

韩得昌瞅了瞅这些东西,就阴阳怪气的说道:“我说老二啊,你不厚道啊,你们现在是有钱了发达了,你给你老丈人家送东西是左一背篓右一篮子,给咱爹娘送东西就这么点?你打发要饭花子呢?”

韩得贵也在一边添油加醋的说:“就是,人家季家晌午来送节礼,可是来了整整一个猪腿呢,人家那是真大方,二哥,你咋对着亲爹亲娘还这么小气呢?”

韩得平被老大老四给用言语挤兑了,脸有些红:“你们说啥发达不发达,我就这么大本事,这些都是我的心意,也不少了。”

陈氏就望着韩得平冷笑:“我们老两口哪配得上吃你韩得平家的东西啊,我们老两口对你们家也没啥贡献啊?

你不是我生的,你是从树上掉下来,石头里蹦出来的是吧?”

韩得昌在一边煽风点火,显然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老二也太不是东西了,咱娘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你却胳膊肘往外拐。

送外家东西不心疼钱,送咱娘就吝啬了?”

韩老头坐在上面没说话,好像也认同韩得昌和陈氏的话似的。

光光一阵火大,韩得平的性子老实,嘴巴也笨,哪里顶得住韩得昌这几个人挤兑。

她就反问韩得昌:“大伯,四叔,你说我爹不厚道,给咱爷奶买东西买的少了,那你们又给咱爷奶啥孝敬呢?

你们指定比我爹孝顺,给咱爷奶都买了人参燕窝,做了好衣服,给咱奶买了好首饰了吧?

反正我们家刚吃上饱饭没几天,我娘的病也是慢慢才医好,也花了不少钱,我们家就这么大能耐,你们有能耐是你们的事,你们咋一个劲说我爹呢?

那三叔家拿了这些东西你们咋不说呢?不就看我爹老实吗?

你们只看到我爹娘给我姥家送了一次东西,那你们平时有看到我们家隔三差五的给爷奶送吃的了吗?

那这不比我们就逢年过节才送一次去我姥家的东西多和实在吗?”

吴氏在一边掩嘴而笑:“哎呦,你看光儿这小嘴,我们当家的就说了两句,你就趴趴的说了这么多,小小年纪可真不得了,也不知道跟谁学的那么目无尊长?一点教养都没有!”

吴氏一说完,陈氏立刻把目光投向了光光,恨不得在她身上瞪出两个窟窿来,就连韩老头都有些不悦的看了眼光光。

林氏也有些生气了,好心好意送东西来上房,韩得平被挤兑了不说,就连小闺女也被这么夹枪带棒的给说了。

说她和韩得平可以,林氏不能容忍别人说她的孩子,女人为母则刚,她就不客气的回怼吴氏:“我家孩子如果这都叫目无尊长没有教养的话,那那些连兄弟娘家都不来往了的人,又何来教养可言?自己一身蛆就别说别人臭了。”

“自家名声在外,让别人讲究,还好意思舔着一张大脸说别人,就不臊得慌吗?”

光光噗嗤笑了出来,实在是林氏说的太粗俗,太不客气了。

吴氏被林氏比作是蛆,果然变了脸色,她激动的站了起来,涨红着脸就跟林氏掰扯:“林氏,你这是骂谁呢?”

林氏不咸不淡的说:“谁搭话就是说谁啊!”

吴氏在韩家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加上林氏这么多年都是在她的欺负下过来的,这一反击她如何能忍,当即就要过来跟林氏撕打。

见事情要变糟,韩老头这才重重一拍桌子:“好了,别吵吵了,有事说事。一个个的不让人省心。”

也不知道他这话是说的吴氏还是在说林氏。

书评(404)

我要评论
  • 的来到&代,更

    魂魄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更是鸠占鹊巢的重生到了一个七岁小女娃的身上。

  • 她记得&其妙的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 接受着&外响起

    韩光光正慢慢接受着眼前混乱的信息,屋外响起了一道尖利嘶哑的咒骂声。

  • &小了好

    韩光光费力的抬起手看了看,又瘦又小,比以前小了好几圈。

  • ,现在&家女孩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异世里&光是光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 什么日&,那咱

    “你就知道听咱娘的话,你看看其他几家过得什么日子,我们娘几个又过得什么日子?你总是把咱娘挂在嘴上,那咱娘对我们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