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了一阵子就快到八月十六中秋节佳节了,林氏就准备好了各种礼品要去走娘家。较往年没另过的时候除了过春节,徐氏是会准备好东西给林氏回娘家的,自从另过以来一家人每日都忙忙碌碌也严禁空闲,韩得平就准备歇一歇,一家人都去走亲戚。韩孝延却赞成,他说耽搁一天生往年没分家的时候除了过年,陈氏是不会准备东西给林氏回娘家的,自从分家以来一家人每天都忙忙碌碌也不得空闲,韩得平就打算歇一歇,一家人都去走亲戚。。...

又忙了一阵子就快到八月十五中秋佳节了,林氏就准备了各种礼品要去走娘家。

往年没分家的时候除了过年,陈氏是不会准备东西给林氏回娘家的,自从分家以来一家人每天都忙忙碌碌也不得空闲,韩得平就打算歇一歇,一家人都去走亲戚。

韩孝延却反对,他说耽误一天生意最起码都少赚了一两多银子,他让父母带着弟弟妹妹们去姥姥家,他去出摊卖凉粉。他说他一个人就卖外带的,就不卖拌的吃食了。

林氏犟不过儿子只得做了凉粉凉皮让孝延自己拉去镇上。

光光觉得孝延对钱好像有些过于执着了“爹娘,你们有没有觉得我二哥好像把赚钱看的格外重要啊?”

韩得平叹气“你二哥跟大哥感情最好,当初我们要是有钱你大哥也不会……”

光光一想也是,可能这就是孝延的一块心病吧,少年肯定认为就是因为没有钱才导致韩孝周去充了军的。

林氏就把准备好的一条五斤重的猪肉,昨天买的十斤白面粉,两斤红糖,还有几包点心都装在了背篓里让韩得平背着。

林氏又另外挎了一个篮子,里面装了有几十个鸡蛋,还有几块粗布尺头。

一家人都穿上了细棉布做的新衣服,收拾妥当就准备出发了。

吴氏和江氏见了一家人的穿戴打扮就都跟陈氏说酸话,说二房一家现在过好了有钱了,有好东西都背林氏娘家去了,陈氏自是气的摔了手中的绣活。

而二房一家的心情却丝毫没有受影响,他们一大早出发,要走上半个多时辰才能到林家庄。林家庄的地势有些偏远,离大柳村能有个七八里地,光光就挺好奇两个村离的也不近,韩得平又是怎么认识林氏的呢?只是任凭她怎么问,韩得平和林氏都不说。

林家庄跟其他的乡下村落没啥大的区别,大部分都是泥坯草房,而林氏的娘家在村子中间。

到了门口,光光才知道陈氏老是骂林氏的娘家是破落户,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林家实在是太穷了,一个篱笆院子,里面散养着几只鸡,六间泥坯房子格外的破旧,山墙上还都有些裂缝都算得上是危房了。

院中有个中年妇人在晒着黄豆,一抬头看到门外的韩得平一家人有些吃惊“大姐?”

然后妇人就冲屋子里惊叫“爹娘,大姐回来了,你们快出来。”

不多时从屋子里出来了一对年老的夫妻,都是衣衫褴褛,面容枯瘦,看年纪可能比韩老头还大上几岁,这可能就是光光的姥爷姥姥了。

光光在记忆里搜寻了一圈,发现原身的记忆里是没有关于林家人的面貌得,也难怪,每年林氏回娘家陈氏都只让她一个人快去快回,是不让其他人跟着来的。

“是绣娟回来了啊?”林老太太激动的落下泪来了。

“岳父岳母。”韩得平带着家里人进了院子给两老人行礼。

林老爷子也挺激动惊喜的“哎呦,这是我的外孙和外孙女啊,都长这么大了。”

林氏无比的心酸,自己嫁人后就很少有机会回来了,然后林氏就给两老介绍了小棉孝正光光几个孩子的名字。

韩得平就把带来的东西都背到了林家的堂屋里,林老爷子和林老太太见到这么多平时家里吃不起的东西都是又惊又喜,又见闺女一家穿的都不错就详细的问了他们个中缘由。

听林氏说了如何分家,如何做小生意赚了点钱,日月过得好了的事后都是热泪盈眶,为闺女的苦尽甘来高兴。

那个先前在院子里晒豆子的妇人是林氏的兄弟媳妇年氏,她也是个老实本分人,见大姑姐一家难得来一趟忙里忙外的跟着烧水倒茶,又说张罗午饭。

林氏就把带来的猪肉提了出来跟弟妹一起下厨做饭去了。

没多大会上山砍柴的光光舅舅林大山跟十三岁的儿子林庆丰回来了。

离得近了光光才发现原来林家舅舅是个跛脚,走路有点一倒一倒的,人也不高大魁梧,脸长得倒挺英俊帅气的。而光光的表兄也是一个半大小子了,听林老爷子说林大舅有两个儿子,长子在两个多月前被征兵充军去了。

而林大舅还有个十六岁的大闺女叫做林宝丰,虽然宝丰长得很水灵漂亮,奈何林家太穷了,林老爷子林老太太身体不大好,好些年做不了活计,林大舅腿脚不方便干活是能干的就是很慢很吃力,听说是年轻的时候去打猎被老虎咬断了伤了。

现在全家人就靠着大舅母年氏和小儿子林庆丰支撑,以至于周围的村里都没有人上门求娶林家姑娘,因为一旦娶了林家闺女谁知道这一家子穷亲戚会不会时不时上门打秋风,或者直接赖上亲家变成拖累负担。

韩得平和林氏就跟林老爷子和林老太太说林宝丰的亲事他们会帮着寻摸着好人家,比较宝丰是个长得漂亮又能干的姑娘,想找好人家肯定能找到的。

林家人自是欢欢喜喜的应了,临走时林氏又给林老太太塞了五两碎银子,林老太太怎么都不肯要。

“你们挣钱也不容易,我们怎么能够要你们的钱呢?”

林老爷子也推辞道“是啊,得平,秀娟,我们有吃的有穿的,不要你们的钱。这钱留着给我外孙外孙女买布料做衣服,啊?”

林氏最后只得放狠话说他们要是不收就再也不来了,林老太太无法,这才收了闺女的钱。

走在回家的路上,林氏的眼泪就一直擦不完,光光就安慰林氏“娘,你别难过了,回头天冷了咱们停了凉粉生意,要是咱们家琢磨出其他门道来可以带着舅舅家一起做啊,亲戚之间互相拉扯一把不就都过得去了?”

林氏以为小闺女已经有了挣钱的好主意喜出望外,心里顿时宽慰不少。

书评(376)

我要评论
  • 上基本&老头做

    韩老头为人还算正派,脾气也很温和老实,大事上基本都是韩老头做主,至于家里的吃穿用度鸡毛蒜皮都归陈氏一手掌管。

  • 么日子&娘对我

    “你就知道听咱娘的话,你看看其他几家过得什么日子,我们娘几个又过得什么日子?你总是把咱娘挂在嘴上,那咱娘对我们呢?”

  • 打量起&。

    韩光光更懵了,她睁着眼睛打量起两个人来,想着自己明明是在一部古装剧里扮演着逃婚的千金大小姐身边的丫鬟呢,而且是正在拍摄逃跑场呢。

  • “一个&宝贵的

    “一个丫头片子至于把你们宝贵的吗?你还不下地砍柴去,别指望得贵能帮你。

  • &叫你去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 终于醒&儿,你

    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 深陷,&白的灰

    只是现在眼窝深陷,脸色憔悴又蜡黄,加上穿一身洗的掉色发白的灰色裤褂显得又老了几分。

  • 原主这&不待见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但是原主这个偏心眼的奶奶极其不待见韩得平一家,甚至说是厌恶。

  • 现场她&晕了,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