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在王家宅子里吃了响午饭,就都欢欢喜喜的往大柳村来了。离远远地就看见老韩家门口停着一辆矮小的马车,车夫正蹲在大门口短暂休息。马车旁围在三三两两的村民在议论纷纷着什么。看见韩家二房的人都回去了,就有人说“韩二哥,你家来贵客了。”所以马车在乡下是不常离老远就看到老韩家门口停着一辆高大的马车,车夫正蹲在大门口休息。马车旁围着三三两两的村民在议论着什么。。...

一家人在王家宅子里吃了晌午饭,就都欢欢喜喜的往大柳村来了。

离老远就看到老韩家门口停着一辆高大的马车,车夫正蹲在大门口休息。马车旁围着三三两两的村民在议论着什么。

见到韩家二房的人都回来了,就有人说“韩二哥,你家来贵客了。”

因为马车在乡下是不常见的,有钱一点的人家,最多有个骡子也就顶天了,只有那些有钱有势的豪门大户才用得起马车这种奢侈品。

韩得平一家都很意外,想不通韩家有啥有钱的亲戚是用得起马车的。

一家人刚进了院子,就见家里人都是喜气洋洋的,小莲一脸笑意的冲着韩得平喊“二伯,咱爷叫你去上房呢。”

林氏听并没叫她过去,她就带着两个儿子回自家屋里了,韩得平就跟着去了上房,后面还跟着小尾巴光光。

上房里韩老头和陈氏陪着一个有点年纪的婆子正说着话,那个婆子虽然年岁大,但是身上穿的却很不凡,一身的绫罗绸缎,头上插着几支银簪,耳上戴着一对金耳环。老婆子后面还站着一个小姑娘,穿的也很光亮,看样子应该是个丫鬟。

那边陪坐的是韩得昌和吴氏,韩得贵和江氏,这个把月来吴氏被陈氏磋磨的瘦得都快脱相了,今天吴氏却是打扮一新,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

而上首里的桌子上摆放着不少绸缎面的布匹尺头,还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礼品盒,不知道装了些啥。

难怪韩老头和陈氏对待这个老婆子如此热情恭敬,看来这个婆子来历不简单啊。

见了韩得平,韩老头就对那个老婆子介绍“这是我的二子,在镇上做些小生意。得平啊,这是县里齐家太太身边的齐妈妈。”

韩得平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韩得昌和吴氏却是有些不满的都哼了声。

光光才不会理那些人的态度如何,拉着韩得平就在门边坐了,也不知道韩老头叫他们来干嘛,也许韩家四房当中现在就他们家过得好点,韩老头从心里可能觉得让二子来作陪贵客是在抬举他们二房吧!

那个齐妈妈只是点头致意,显然是不大关心韩家有几个儿子的“那韩老爷子,韩老太太,这事就这么定了?”

韩老头和陈氏没说话,他们都看向了韩得昌夫妻两,韩得昌有些狗腿的对着齐妈妈点头哈腰“齐妈妈,既然齐公子看中我们棠儿,我们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光光心下一动,这才了然,原来是县城齐家来的人,那什么齐公子应该说的就是吴秀才那个无缘的前准女婿了。

齐妈妈脸上带着笑“韩大爷韩大太太既然也没意见,那就这么说了。八月十六那天齐家会打发人来抬韩大姑娘进门的。至于嫁妆啥的就别准备了,咱们夫人发了话,家里什么都有,不缺那些。”

光光听出来一丝不对劲来,齐妈妈说的是抬进门,不是迎娶进门,只有做妾才用抬这个字,难道……

“齐妈妈放心,我们定然老早准备好。”吴氏高兴无比的笑着说。

齐妈妈说定了事这才带着丫鬟走了,韩得昌夫妻两一直送到门外,光光都有些没眼看韩大伯夫妻两了,齐妈妈只是一个侍候人的仆妇罢了,他们却如此的恭敬狗腿,那要是见了齐老爷齐太太不得跪舔啊?

送走了齐妈妈以后,韩得昌夫妻也都又来到了上房,韩得平才问韩老头“爹,这咋回事?”

韩老头没有说话,吴氏却是先捂嘴笑了“他二叔啊,你不知道,这齐家来人是说亲的,齐家公子要迎娶我们家小棠,你们也听到了,日子就是这个月十六。”

吴氏这么说,屋里其他人都没说话,只有大房一家脸上有笑,光光发现韩老头自从齐妈妈走后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而陈氏也是绷着脸的,有时还会偷偷打量吴氏一眼,再看四房韩得贵夫妻两也是一脸怪异。

果然有古怪,难道自己猜的是对的?

韩得平可没看出来这些只是老实的说“哦,那也是喜事一件!”

又说了一会儿话,韩老头就让陈氏挑点齐妈妈带来的布料和点心吃食让光光带回去。

布料尺头啥的,他们想都不敢想,因为那自然是不可能的,陈氏这人什么时候也不会大方到会给他们二房好东西。果然陈氏就挑了两包不起眼的点心塞给了韩得平。

韩得平也没多留,也不会去肖想那些布料礼品,他就带着光光回了自己家。

林氏就问父女两“这是哪里的亲戚啊。”

韩得平就把上房的事说了,林氏和几个孩子都挺惊讶的,因为齐家在锦淮县算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了,那种豪富之家的公子会娶他们这小村子里的一个乡下姑娘还挺奇怪的。

光光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肯定不是这样的,爹,你就没发现我大伯娘说齐家要迎娶我小棠姐的时候,其他人的反应都挺怪的吗?”

“啊,我没注意啊!”

韩得平果然是个实心眼的农家汉子“咱爷和咱奶都没笑容呢,就连四叔四婶今天也都挺怪的。那个齐妈妈最后那句话说的是八月十六,齐家会打发人来抬我小棠姐进门。啥叫抬啊?为啥不是娶呢?娶是大伯娘自己说的,我听的清楚人家齐妈妈说的是抬呢!”

光光这么一说,其他人都呆住了,老半天林氏才嗫嚅着说“不能吧?你爷奶就能答应咱们韩家的长孙女给人家当小……”

说到最后林氏去瞟韩得平的脸色,慢慢也就不说了,韩小棠毕竟是韩得平的嫡亲侄女,林氏也不好说的太直白,那韩得平的脸上也会不好看的。

韩得平沉默,然后是重重一叹“这门不当户不对的,能有啥好啊?”

显然,大家都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果然下晌周氏就来二房串门了,并且把大房的长女要去齐家做小妾的事给林氏说了,并且说了韩老头和陈氏的嘱咐,当小妾的事不能够跟村里人说,还不是为了面上好看,怕被人家说道讲究。

而吴氏这一下子又翻身抖擞了起来,腰板也挺的格外直了,不再处处受制于陈氏,陈氏再叫她做活的时候吴氏总是推脱这里疼那里不舒服,把陈氏给气的七窍生烟。

书评(134)

我要评论
  • 身底下&物了。

    古朴破旧的草坯房,陈设简单,除了自己身底下睡着的小木床,对面小窗下还放着一张大点的木床,房间里就别无他物了。

  • “我去&复体力

    “我去拌猪食,绣娟,你给光儿喂点吃的,让她恢复恢复体力。”

  • &鹊巢的

    魂魄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更是鸠占鹊巢的重生到了一个七岁小女娃的身上。

  • 户普通&。

    原主的家是这个什么大盛王朝淮阳府淮锦县梨花镇大柳村的一户普通的农户。

  • 个地地&头和陈

    家主韩老头是个地地道道土里刨食的庄家汉子,娶妻陈氏,生有得昌、得平、得富、得贵四子,各自也都娶妻生子了,韩老头和陈氏还有一对双生女儿尚且待字闺中还未嫁人婚配。

  • ,那咱&娘对我

    “你就知道听咱娘的话,你看看其他几家过得什么日子,我们娘几个又过得什么日子?你总是把咱娘挂在嘴上,那咱娘对我们呢?”

  • 费力的&又小,

    韩光光费力的抬起手看了看,又瘦又小,比以前小了好几圈。

  • 她大伯&人看呐

    “说光儿一个丫头片子又不是啥金贵人,过两天自己就好了,她大伯娘还说咱光儿命贱哪用得着请郎中。这是一家人吗?这是不把我们娘几个当人看呐?”

  • 韩家人&,在本

    因为老韩家人口众多,尤其是韩得平家生了一个又一个,在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里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