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吴家人都走了以后,韩老头让韩孝禹去大王庄找来了王大夫给韩得昌看伤。韩得昌身上受的大都都是外伤,而已有只脚踝伤非常严重,王大夫确诊了以后说是筋腿筋了,他也可以处理方式身上的外伤,脚上的就敢随便动了。韩老头和陈氏都是心痛无比,走后了王大夫,韩老头又韩得昌身上受的大多都是外伤,只是有只脚踝受伤严重,王大夫诊断了以后说是筋拉伤了,他可以处理身上的外伤,脚上的就不敢随便动了。。...

等吴家人都走了以后,韩老头让韩孝禹去大王庄请来了王大夫给韩得昌看伤。

韩得昌身上受的大多都是外伤,只是有只脚踝受伤严重,王大夫诊断了以后说是筋拉伤了,他可以处理身上的外伤,脚上的就不敢随便动了。

韩老头和陈氏都是心疼无比,送走了王大夫,韩老头又叫韩得贵去镇上的医馆里请个有名的大夫来给长子医脚。

折腾了一圈,镇上大夫来了,看了韩得平的脚,就用膏药给他敷着包了,并叮嘱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光光看着在床上疼的直冒冷汗的韩得昌偷笑,活该,这就叫做现世报。

第二天镇上的泰康酒楼就派来小伙计把韩得昌的包裹铺盖都给送了回来。

并且说是掌柜的说了,韩得平因为私事在酒楼里聚众斗殴影响了酒楼的声誉和生意,他被解雇了。

这下光光更乐了,斗殴?那个掌柜的也挺想的出来借口的,明明就是韩得昌一个人被吴家人群殴好吧?

韩老头这两天愁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最看中心疼的长子受伤了不说,还丢了工作,而心心念念的大孙子也迟迟不归,再加上村里人的风言风语,让韩老头都没脸面出门。

陈氏则是把满腔怒火都发在了吴氏母女身上,她从早上起来就开始骂吴氏,更是把喂猪喂鸡,剁猪草的活全让吴氏一个人做,还让吴氏拉磨磨豆子,把吴氏折磨了个半死。

见外面这么大太阳,吴氏却还在拉磨磨面,全身衣服都湿透了不说,头发汗的都贴在了脸上,却没有一个人来帮忙。

韩小棠虽然是韩家的长孙女,要不是有韩得昌拦着,陈氏保准连她一起折腾了。

林氏就感慨:“你大伯娘也挺可怜的,娘家她是彻底回不去了,只能靠咱们老韩家了,你奶那性子,肯定是把你大伯娘给恨上了。”

光光可不以为然:“娘,那吴家姑娘不可怜吗?谁知道这其中的事究竟是咋回事呢?

大堂姐只说她不知道咋回事,那要是没有她参合,人家吴家的人能打上门来吗?”

林氏就不说话了,关于姑娘家名节的事她也不好说些其他的,只是她却把小棉看得紧了些,平时规矩啥的也严了一点。

到了七月中韩孝宗终于带着冯氏和他们三岁的儿子崇义回来了,至于县试嘛,不用猜也知道,那当然是没考中的。

因为家中一连出了几件事情加上韩孝宗落榜,韩老头是备受打击就病倒了。

王大夫来看了以后就说是天气炎热中暑,还有点热伤风,给开了药让人好好休息。

韩得平和林氏知道了以后就买了不少补品吃食去上房看望韩老头。

光光和孝正也跟了来,到了上房,堂屋里没有人,韩老头躺在床上呢,陈氏黑着脸坐在床沿下,韩喜儿姐妹两坐在南边的窗下绣花。

“爹,您咋样了?”韩得平还是挺关心韩老头的身体的。

韩老头的脸色有点红,头上敷着一块帕子,他是热伤风有点发烧,这会儿见二子一家来了就坐起来了一点“老二啊,老二媳妇,你们来了,快坐吧。”

林氏就把手上提着的篮子放在陈氏旁边的桌子上,里面是红糖红枣,还有两包糕点加上二十个鸡蛋。

陈氏见了脸色好转了一点,就转身去了外间冲着外面喊:“吴氏,还不送茶水来上房,你们这群懒货,死吃不干败兴的婆娘,你们爹病了你们都病了是不是?还等啥呢?”

光光捂嘴偷笑,这个待遇以前都是林氏的,现在可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没一会儿吴氏果然提着茶壶来了上房,她的身上有点猪屎的味道,一进来就熏的林氏和光光变了脸色。

陈氏自然也是闻到了,她就对着吴氏开骂:“你是掉粪坑里去了还是咋滴啊?你咋这么懒呢,你看看咱们老韩家有几个像你这样的懒婆娘?

你就不能把你那一身老树皮洗洗,这是故意来腌臜老娘我呢?”

吴氏被当着林氏的面骂了有些尴尬,她苦着脸给韩得平一家倒了水。

然后又好脾气的对着陈氏恭敬的行礼:“娘教训的时候,等扫完了猪屎媳妇就去洗洗。”

陈氏虎着一张老脸瞪着吴氏:“败兴玩意,扫把星,要你做啥用,干啥都磨磨蹭蹭的,一上午打扫个猪圈都还没打扫完。

下午还要磨五十斤豆面出来,没磨完不准吃饭。”

对于陈氏这么折磨吴氏,韩老头只当做没看见,也没往吴氏瞟上一眼。

看来韩老头跟陈氏一样,都认为韩小棠一个人做不出那么大的事情来,肯定是被吴氏教坏的。

吴氏低下头委屈的双眼微红,然后就应声出去干活了。

这可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光光感叹,吴氏有一天也感同身受了一把当初林氏的遭遇。

韩老头这才问韩得平:“你们今天没出摊啊?”

韩得平老实的答了“爹,我们今天收摊早,想着您病着,想早点回来。”

事实却是最近定做凉粉的有点多,林氏娘几个忙的做不过来了,今天摆摊只带了三十斤凉粉去,卖完就早早回来了。

光光走过去给韩老头把湿帕子拿下来在一旁的凉水盆了洗了一遍重新放在头上。

“爷,您要快点好起来,这两天你病了我爹娘都跟着着急上火呢,您有没有胃口吃饭?我中午给你拌凉粉吃。”

韩老头欣慰的摸了摸光光的头“你们都是好孩子啊!”

然后他又唉声叹气起来:“同样都是镇上住着,不知道那季家会不会来我们家退亲呐?”

陈氏也咬牙切齿起来:“我们闺女是招谁惹谁了啊,要不是吴氏这对败兴母女……”

韩得平和林氏对看了一眼,交换了眼神,韩得平就宽慰韩老头“想那季家定然是不会的,这当中不是有甄叔他们两口子给保着媒呢吗?

他们指定不能够答应季家退亲,怎么说这个事情跟我妹子也扯不上关系。”

韩喜儿坐在窗下听了韩得平话就委屈的抽噎着说:“咋没关系了,二哥,你是不知道,这两天我们都不敢去村里串门了,到处都在说咱家的闺女不好,德行有损。

昨个儿我去找韩宝儿要绣线,她都不搭理我了,说她娘说了,不跟我们家的姑娘一块玩。”

陈氏就黑了脸“这群王八羔子,要是敢在老娘面前这么说,看我不撕烂他们的嘴。”

韩得平和林氏就不好说什么了,毕竟他们是分家另过的,上房里的事不好插手太多。

几个人又陪着韩老头说了一会儿话,就都出来了。

晌午光光就拌了一大碗凉粉端给韩老头吃,韩老头两日来一直发烧,嘴里苦加上天气炎热就没什么胃口,见了清清凉凉的凉粉果然有了些胃口就给全吃了。

光光出了门,就听到陈氏在后面说:“一家子独心眼子,就会做表面工夫,这么一碗够谁吃的,还装什么好人。”

然后韩老头说了什么她没听清楚,光光就嗤笑,陈氏就是这样,不管你怎么做在她眼里都是不好的。

书评(386)

我要评论
  • 韩光光&的称号

    在异世韩光光的爸爸和爷爷都是当过兵立过功的军人,有着光荣之家的称号,光光的名字由此而来。

  • &来,一

    这显然不是自己的手正思考着韩光光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又失去意识,一阵针扎似的痛感袭来,一段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上脑海。

  • 听汉子&叫你去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 费了好&了。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啦?头&替。

    “光儿,你这是咋滴啦?头又疼了?我可怜的光儿。”林氏心疼的抱起闺女的小身板,恨不得自己能够以身代替。

  • ,她睁&古装剧

    韩光光更懵了,她睁着眼睛打量起两个人来,想着自己明明是在一部古装剧里扮演着逃婚的千金大小姐身边的丫鬟呢,而且是正在拍摄逃跑场呢。

  • 康之家&吧,父

    想到这些光光更是无语了,在前世自家条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好歹也是小康之家吧,父母感情和睦幸福对待自己也是疼爱有加。

  • 代,更&鹊巢的

    魂魄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更是鸠占鹊巢的重生到了一个七岁小女娃的身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