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吴家舅老爷,这说事儿就说事儿,咋不分青红皂白的还动起手来了?”见村里的媳妇婆子们分离了纠缠不休在一起的两家女人们,韩老爷子也有些动了肝火了。这里怎么说都是弟弟韩老头的家,是韩家人的地盘,被外姓人打到门上来了,以后他们老韩家除了什么脸面在大柳村这里怎么说都是弟弟韩老头的家,是韩家人的地盘,被外姓人打到门上来了,以后他们老韩家还有什么脸面在大柳村立足?。...

“我说吴家舅老爷,这说事就说事,咋不分青红皂白的还动起手来了?”

见村里的媳妇婆子们分开了纠缠在一起的两家女人们,韩老爷子也有些动了肝火了。

这里怎么说都是弟弟韩老头的家,是韩家人的地盘,被外姓人打到门上来了,以后他们老韩家还有什么脸面在大柳村立足?

吴秀才双眼赤红,并不惧怕韩老爷子:“说事?但凡我家闺女还活着我也不至于把事做绝?”

大柳村的人顿时都炸开了锅一样,七嘴八舌的讨论开来。

“咋还出人命了?”

“那吴家姑娘难道自尽了?”

“哎呦,被退了亲的姑娘家肯定羞都羞死了啊!”

韩老爷子一皱眉头,心下叹气,难怪吴秀才急眼呢,人家姑娘都没了,还管你姻亲不姻亲的。

吴秀才媳妇哭着道“我可怜的闺女,再有两天就要出门子了,眼看都要到日子了,未来女婿却突然上门来说退亲。

退亲就退亲吧,咱也不是非他齐家不可,可是他还说他看上了我家外甥女,说什么跟我家外甥女情投意合两情相悦。

你们说说这不是在羞辱我们吴家,羞辱我们家闺女是啥?我闺女一羞二恼之下就投了井了。”

吴家大儿媳妇又叫嚷:“把韩小棠交给我们吴家来处置。”

“不错,把那个小贱人交出来。”

吴家的后生们都叫喊着,韩家这边顿时都没了声音。

不管这件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人家吴家人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以后韩家所有的人出去都得挨别人议论说道,韩家的闺女名声也都多多少少会受到影响。

韩老头和陈氏有些不敢相信的都去看吴氏和韩小棠,这时他们也失去了主心骨,不知道怎么了结这件事情了。

吴氏和韩小棠刚刚被吴家的女人们修理了一顿,这时的两人披头散发,脸上脖子上也都被抓出了不少红印子。

吴氏挡在了闺女面前跟吴家人据理力争:“你们胡咧咧啥?压根没有的事,我闺女容貌出众被别人看中又不是她的错。

她向来温柔孝顺恪守本分,从来不敢行差踏错半步。

现在侄女儿寻了短见你们不去找那退婚之人的麻烦,却来我们韩家撒泼,你们是欺负我们韩家没人了吗?”

光光从这次事件以后还真高看吴氏两眼了,这个吴氏也不是简单人物啊!

几句话堵的吴秀才憋红了脸,吴秀才用手点指吴氏:“吴巧玲,我才知道你生了一副黑心肠啊,你不就仗着那齐家势大想拿齐家压我吗?

你别忘了你还没做上齐解生的丈母娘呢,别得意太早!”

吴秀才媳妇哭着说“老爷,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们啊。”

吴秀才的几个儿子们也都红了眼,举着棍棒就要冲上去跟韩家人拼命。

韩得平韩得富上前了一步护在韩老头和陈氏身前,韩得贵早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一时之间两边就剑拔弩张,大有干一架的趋势,后面有人高喊“二叔公,里正来了!”

果然后面的大柳村围观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来,韩家的二叔公和大柳村的里正相伴而来。(里正即古时一里之长,是乡官的职称。)

二叔公咳嗽几声走到了吴秀才跟前,一双老眼搭啦着眼皮,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掷地有声。

“吴秀才,你是一个有功名的人,应该懂礼知礼才是。就这么冒冒然带着人打杀到我们韩家的门上来恐怕不妥吧?

所谓捉奸捉双,拿贼拿脏,你有啥证据证明我韩家姑娘德行有亏啊?那齐家与你吴家退亲那是你们两家之事,干我韩家何干?

你们不服气大可以去找那齐家老爷理论,或者去县衙找县太爷评评理,跑到我们大柳村来欺负我们韩家人算怎么回事?

你今日如果能够拿出证据证明我韩家姑娘跟你未来女婿有苟且私情,我就做主把我韩家姑娘交给你们吴家处置,是生是死我们都不追究。

可要是你们没有证据,那你就是诬陷栽赃,免不了我们两家好好掰扯掰扯,不然的话我们就去老爷大堂上请大老爷断个明白干净。”

“对,是这个理。”

“不错,咱们韩家姑娘不能白担了这恶名声。”

大柳村的人都跟着附和,不管事情真相如何,关乎到整个村子姑娘家的名誉,他们自然都是向着本村人的。

吴秀才被二叔公怼了,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这些都是齐大郎来退亲的时候亲口说的,难道还有假不成?”

二叔公撩起了眼皮,慢吞吞的说道:“笑话,齐家是我们锦淮县的大户,齐老爷他更是乐善好施,清正载德之人,他的家风能错得了吗?

他的公子能是如此轻浮孟浪之人?你要是这么说,我们可以一起去齐家找齐老爷说道说道。”

吴秀才自然是不可能去找齐老爷理论的,他不能去,也不敢去。

闺女没了,凭着一时之气把韩得昌打了一顿,又带着人来找吴氏和韩小棠算账已经是他们吴家唯一能做的了。

齐家在锦淮县是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他们根本惹不起。

这时大柳村的里正就出来打圆场,对着吴秀才好一番劝说。

吴秀才这才偃旗息鼓,临走时更是指着吴氏撂下了狠话:“你我以后就此断了亲,老死不再相往来。

我老吴家从此不娶你韩家女,我吴家女也断然不会再嫁与你们韩家为妇。”

从这以后两家结了仇,好些年没有镇上的吴姓姑娘嫁到大柳村来,也没有大柳村的姑娘嫁到镇上的吴姓人家去。

书评(279)

我要评论
  • 那一摔&了。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和爷爷&有着光

    在异世韩光光的爸爸和爷爷都是当过兵立过功的军人,有着光荣之家的称号,光光的名字由此而来。

  • 他几家&们呢?

    “你就知道听咱娘的话,你看看其他几家过得什么日子,我们娘几个又过得什么日子?你总是把咱娘挂在嘴上,那咱娘对我们呢?”

  • 包子父&笑开大

    再看看现在,极品刻薄的奶奶,穷困潦倒的家庭,逆来顺受的包子父母,人生啊,你还能再把玩笑开大点吗?

  • 在拍摄&拉着女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 个偏心&是厌恶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但是原主这个偏心眼的奶奶极其不待见韩得平一家,甚至说是厌恶。

  • 就好,&好,绣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绣娟,你别再哭了。等会咱娘要是听到了又该来骂你了。”

  • 陈设简&床,房

    古朴破旧的草坯房,陈设简单,除了自己身底下睡着的小木床,对面小窗下还放着一张大点的木床,房间里就别无他物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