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里就都属于酷暑阶段了,是十分热的天气,稍稍运动不一下就满身是汗。许氏带着小棉光光和孝正正灶上忙绿,前几日县里一个大户人家定了百十斤凉粉,明日人家要宴客,做酒席里的凉菜用的。这时外面突然间传来骡子叫声,娘几个人还很奇怪着这么热的天谁来韩家走亲戚林氏带着小棉光光和孝正正在灶上忙碌,前几日县里一个大户人家定了百十斤凉粉,明天人家要宴客,做酒席里的凉菜用的。。...

七月里就属于酷暑阶段了,是非常热的天气,稍微运动一下就满身是汗。

林氏带着小棉光光和孝正正在灶上忙碌,前几日县里一个大户人家定了百十斤凉粉,明天人家要宴客,做酒席里的凉菜用的。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骡子叫声,娘几个人还奇怪着这么热的天谁来韩家走亲戚呢,就听到了韩得平在外面的喊声“老四,孝元孝禹,都出来帮忙!”

光光就放下了手里的活跑出来看个究竟,家里其他人听到动静也出来了。

上房里韩老头倒是出来了,陈氏没有露面。

“哎呀,这是咋回事?”见到韩家几个爷们从骡车里抬出来的人后,江氏周氏都是一片惊呼。

江氏就回身扯着嗓子喊“大嫂,你快出来,大哥受伤了。”

光光觉得江氏的声音里怎么也听不出焦急,反而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果然江氏这么一喊,吴氏和韩小棠都急急忙忙的从屋里奔了出来。

见到浑身都是大脚印,鼻青脸肿还昏着的韩得昌,吴氏当即就扑过去哭了“当家的,你这是咋啦?”

“爹。”韩小棠也跟着梨花带雨的掉泪。

韩老头被吓的不轻“快抬屋里。这是咋回事啊?”

韩得贵和韩得富就一人一边把韩得昌给架回东厢房去了。

韩得平回头给了那骡车车夫车钱,打发他走了以后才擦了擦满头大汗“我也不知道啊,爹,今天我跟孝延在看着摊子,突然我大哥酒楼里就来了个小伙计找孝延,说他大伯让人给打了。我两就过去了,结果就看到吴家舅老爷和他家的几个小子正对着大哥拳打脚踢呢。”

吴氏听了惊的张大了嘴巴“不可能,我大哥咋会做出这种事来?”

韩老头也急了“你就没拦着点,还有你大哥伤那么重,咋不送去镇上医治?”

光光冷笑,果然韩得昌才是韩老头的心疼肉啊,要是自家老爹受伤,韩老头才不会问那么多呢!那边陈氏听到韩大伯受伤也是哭天抢地的。

光光拧了一条湿毛巾给老爹擦汗,她的老爹也是有人心疼的好不啦!

“哎呦,要不是孝延在酒楼里的那几个小伙伴拦着,我们爷两说不得也被打倒了。吴家舅老爷带人走的时候说叫我们老韩家等着,他马上就会过来大柳村找大嫂和棠儿算账。”

众人都面面相觑,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啥事?

一边的吴氏和韩小棠却都齐齐白了脸,韩老头也回过味来“这是老大媳妇和小棠把吴家舅老爷得罪了啊,那也不至于要闹到动手啊?”

光光就去看韩小棠母女,母女两不仅白了脸还低着头不敢看人,嗯,不对劲啊,这当中肯定是有啥大家不知道的事情。

难道是韩小棠住在吴家的那段时间里做了啥不好的事情?

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能够严重到让吴家舅老爷跟自己的妹夫动手?跟姻亲翻脸?

正想着呢,外面果然就来了几辆骡车,齐唰唰的下来了不少壮汉和年轻后生,他们的手上还都拿着棍棒之类的家伙。

打头的正是吴氏的哥哥吴秀才,不一会儿后面的骡车里又下来了一个中年妇人和几个年轻媳妇,中年妇人面容憔悴,双眼红肿,一副哭过的样子。

韩老头有些颤抖,吴家这个架势分明是来打架的,陈氏听到动静也从东厢房儿子的房间里出来了。

虽然害怕,但是这里是自己家她又多了几分底气,就大声问吴秀才:“我说吴家舅老爷,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无故打伤我儿子?”

吴秀才拎着棍子带着人堵着老韩家的大门,他气的用棍指着躲在陈氏后面的吴氏喝骂“吴巧玲啊吴巧玲,哥哥我哪点对不起你,你们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你亏不亏心呐?”

吴秀才媳妇就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指着吴氏和韩小棠骂“你们这对贱人,你们不得好死,韩小棠你还知不知道礼义廉耻?表妹的夫婿你也勾搭,你还要不要脸?”

要不是有韩家兄弟拦着,估计吴秀才媳妇都要冲进院子里去揪吴氏和韩小棠了。

大家一听这才有些明白其中缘由,韩老头沉声说:“吴家舅母,说话要讲凭证,我韩家的闺女绝不是那种人,这中间肯定有啥误会啊,我们坐下来好好说道说道。”

吴秀才一张老脸气的通红,这会完全没有了读书人的儒雅和斯文。

“说道个屁,我那准女婿都拿着婚贴来退婚了,他说的明白是看上了我家外甥女。这还有什么误会?”

“我就说棠表妹在我们家一住半个多月不走,每次我那准妹夫一来我们家,棠表妹总是出来晃荡,恐怕早就心存勾搭之意了。”说话的是吴家大儿媳妇。

吴秀才媳妇哭的更凶了,骂的也是更难听:“你个小蹄子,浪骚货,找不到男人了是不是?有妇之夫你也勾搭。”

这番热闹场景自是引起了大柳村大部分村民来围观。

韩姓的汉子后生也来了不少,自然是来帮韩老头家的,怎么说都是同支同源的一姓人,在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上总不能被外姓人欺负了去。

韩老爷子和王氏自也是带着儿孙们早早到了,见吴秀才媳妇骂的实在是不堪入耳,韩老爷子就站了出来:“亲家太太,我们吴韩两家是姻亲,你这光天化日之下口出不逊,侮辱我们韩家的姑娘,这不太合乎礼仪吧?

希望你口下留德,事情没有弄清楚明白之前,你最好是给你们吴家,给我们韩家都各留一点脸面才好。”

韩姓族人都纷纷附和,赞成韩老爷子的说法,因为现在韩小棠受辱并不是她个人的事,这还关乎到韩家所有人的脸面。

吴秀才冷哼“脸面?你们有什么脸面,做得出来这种丑事还怕人说?

你们韩家的姑娘可真是能耐啊?既然你们不相信,就叫韩小棠出来说说她跟我未来女婿有没有那丢人之事好了。”

韩小棠却是躲在了吴氏身后不敢露面。

吴氏焦急的上前了一步陪着小心的说道:“大哥,小棠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侄女婿退亲肯定另有隐情。”

吴秀才媳妇“呸”了一口,见吴氏离的近了扑上去就发了疯似的厮打。

她身后的几个媳妇也都一拥而上把吴氏和韩小棠压在身下薅头发的薅头发,掐大腿掐脖子的都有,一时之间场面好不混乱。

韩老爷子一见这成何体统,忙叫自家的儿媳妇们和村里的婆子媳妇一起上去拉架,好半天才把吴家的女人们和吴氏韩小棠分开。

书评(149)

我要评论
  • 了,这&已经挂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床上此&,从面

    而坐在床上此时抱着自己的妇人是张陌生面孔,三十左右的年纪,中等个头,从面容上可以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秀丽的美人。

  • 上基本&氏一手

    韩老头为人还算正派,脾气也很温和老实,大事上基本都是韩老头做主,至于家里的吃穿用度鸡毛蒜皮都归陈氏一手掌管。

  • &骂声。

    韩光光正慢慢接受着眼前混乱的信息,屋外响起了一道尖利嘶哑的咒骂声。

  • 所以光&,意思

    所以光光出生的时候陈氏就充满恶意的随便取了个名字,意思是韩得平和林氏生那么多孩子会吃光家里的粮食,以后全家会穷光光。

  • &声的,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