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恰五月里,天气越发热,凉粉的生意也变的越发好,许氏做的工作就有点儿跟不上卖了。有时候遇上那大户人家来订做,或是有十里八村的农村人家做酒要用凉粉的时候,一家人就得黑灯瞎火周末加班加一点。光光就说去镇上用不着那老些人,就给韩得平和孝延爷两去卖就行了,其有时遇到那大户人家来定做,或者有十里八村的农村人家做酒要用凉粉的时候,一家人就得摸黑加班加点。。...

正是六月里,天气越来越热,凉粉的生意也变得越来越好,林氏做的工作就有点跟不上卖了。

有时遇到那大户人家来定做,或者有十里八村的农村人家做酒要用凉粉的时候,一家人就得摸黑加班加点。

光光就说去镇上用不着那老些人,就让韩得平和孝延爷两去卖就行了,其他人都留在家里全天候做凉皮凉粉。

到了月中的时候韩孝宗回来了一次,当然是找韩老头和陈氏拿钱的,他就快要去县里参加县试了。

当然了具体陈氏给了多少钱就不知道了,还是后来周氏来跟林氏唠嗑说的,孝宗要十两银子,说是去县里要连考三天,要住宿吃饭,考完还要跟同窗去参加什么诗会游园会。

林氏就摇了摇头“你孝宗哥被养成了大手大脚的性子,他压根不知道银钱来之不易。每次出去都要花那老些钱,咱们庄户人家挣钱能是容易的事吗?”

光光就追问林氏“娘,三婶有没有说那爷奶究竟给了没有啊?”

林氏说“你四婶四叔不同意呗,大闹了一场呢,你爷就做主给了你孝宗哥五两银子。你孝宗哥还是生着气走的呢!”

光光就教训一旁的孝正“我说三哥,你看咱爹娘姐姐二哥每天挣钱多辛苦,你可不能学大堂哥那样败兴。”

孝正白了一眼光光“你见我花过钱吗?咱家的钱不都是你收着呢吗?我都没机会去败兴。”

光光一想,好像是这么回事来着,她捂着嘴偷笑“我得把牢点,省得你跟大堂哥有样学样的。”

孝正还挺无辜的“我有选择的余地嘛?”

林氏娘几个都被孝正逗得哈哈大笑。

到了六月末,又迎来了一季农忙,黄豆绿豆红豆要收了,韩老头家里那些地里,有十二亩分别种了黄豆,绿豆,当初分地给韩得平和韩得富的地都是刚收了麦子的那些。

今年没有了韩得平一家,又少了韩得富,韩老头只能叫韩得贵和韩孝禹都一起下地干活,奈何韩孝禹这么大个小伙子了还四体不勤的,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有等于无。

全靠韩老头和韩得贵两个人收豆子,这十一二亩地得收到啥时候去了,韩老头就去找韩得平商量帮忙收豆子,韩得平只说收摊了以后可以去帮忙。

韩得平每天摆摊到晌午才能归家,回来了又得去别人家买绿豆,还得跟儿子两轮换着磨豆粉,忙完了家里都到半下晌了,去地里只能干一会天就要黑了。

看着别人家都收完了豆子了,老韩家的地却还是刚开始,韩老头只能又去找韩得富。

三房夫妻两可没韩得平这么好说话,韩得富说了他们帮着干一天活就要收二十文钱工钱。

因为最近一个月韩得富都是在帮别人家干短工,一天多多少少能挣十几二十个铜板。

把陈氏给气的在院子里指着三房的房间骂了半晌。

“狗崽子,给老爹老娘干活还要钱?你咋不觉得亏心呐?心独的玩意儿,老娘咋就生了这么一帮不孝顺的东西。”(独为本地方言,指自私的意思。)

可是任凭陈氏如何喝骂,韩得富和周氏愣是不搭理她,一家人是闭门不出,假装听不见。

见陈氏骂了那么久,老三两口子也不出来说句话,韩老头就有些失望和心塞。

他也知老三两口子定然是不会给他们免费干活的,就只能叫陈氏回房休息,因为就是再骂下去,老三这两口子也不会出来了。

到了后面,豆子不收就要落到地里了,逼的韩老头实在没办法,只好答应了韩得富的要求。

在三房夫妻带着韩孝元的帮助下,韩老头还是干了十几天才把豆子都收完。

而县试也已经过了时间,韩孝宗却是迟迟未归,县里也没有喜报传回来。

让韩老头焦心不已……

书评(214)

我要评论
  • 光光的&是贬义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 和老实&主,至

    韩老头为人还算正派,脾气也很温和老实,大事上基本都是韩老头做主,至于家里的吃穿用度鸡毛蒜皮都归陈氏一手掌管。

  • &品中的

    光光在床上听的一阵黑线,在院子里骂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原主的奶奶陈氏,一个极品中的奇葩老太太。

  • 本来也&个偏心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但是原主这个偏心眼的奶奶极其不待见韩得平一家,甚至说是厌恶。

  • 搞明白&那一摔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了双眼&也没见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 的出去&了。

    蹲在屋角的韩得平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他又看了看床上已经转醒的闺女才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 韩得平&玉殒的

    而原主韩光光就是韩家二子韩得平的小闺女,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至于原主为啥会小小年纪就香消玉殒的原因源自于一场不大大小的风寒。

  • ?猪都&听到猪

    “老二,老二媳妇,人都死哪去了?猪都没人喂呢,没听到猪崽子嗷嗷叫着呢?一群王八羔子,见天的知道躲懒。”

  • 醒了就&”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绣娟,你别再哭了。等会咱娘要是听到了又该来骂你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