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连续卖了好几天,光光大盘点了下手里的钱,了有二三十两了,虽然离盖房子还差得远,虽然却也可以较为明显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光光就跟林氏说家里得吃好点,平常得买点肉啥的给全家人都补一补,最较为明显的是小棉,她的头发很较干燥枯黄,穿的衣服也总是会灰仆仆的还打满补丁光光就跟林氏说家里得吃好点,平时得买点肉啥的给全家人都补补,最明显的就是小棉,她的头发很干燥枯黄,穿的衣服也总是灰仆仆的还打满补丁。。...

又连续卖了好几天,光光盘点了下手里的钱,已经有二三十两了,虽然离盖房子还差得远,但是却可以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

光光就跟林氏说家里得吃好点,平时得买点肉啥的给全家人都补补,最明显的就是小棉,她的头发很干燥枯黄,穿的衣服也总是灰仆仆的还打满补丁。

林氏一想也是,一家人最近都很累,就割了几斤肉,还花了二两银子给家里每个人都扯了够做一身衣服的布料尺头,虽然是最便宜的粗布,一家人也很满足,他们家的人都已经很多年没有穿过新衣服了。

小棉都已经是大姑娘了,针线活也不错,家里其他人出摊忙的时候她就在家里给大家做衣服。

到了六月初六这一天,韩得平和孝延孝正去出摊了,林氏就留下来帮忙,因为今天是韩喜儿婆家来下定的日子,陈氏前一天就叫人来说过,叫林氏到上房来帮忙。

光光极其不情愿,一家这么多女人在家,陈氏还把林氏喊来做饭,也真是够可以的。

不过林氏大度,她认为既然是小姑子的人生大事,她这个做嫂子的理应帮忙。

到了半晌午,甄家老爷子和他的老伴吴婆子先来了韩家,他们夫妻是媒人,这样的场合肯定少不了他们。

不多会外面就传来了骡子声,光光就看到韩老头和陈氏穿戴整齐的迎了出去。

光光很好奇韩喜儿的未来丈夫长啥样,就跟着出去了。

老韩家大门外停着一辆骡车,下来了四个人,一对中年夫妻,男的瘦瘦高高的,长脸小眼睛,穿的倒是挺鲜亮的,一件蓝色的细棉袍外罩着青色缎面比甲。他的媳妇也是瘦瘦高高的,脸挺白的,光光在心里想着,白是白,就是粉会不会太厚了,瞧她一说话都在往下掉粉。

中年夫妻后面跟着一个二十左右的后生,中等个头,长相也只能算中等,不英俊但也绝对算不上丑。穿的倒挺光鲜的,一身绸缎面的时青色长衫,腰间还挂着香囊,打人身边路过的时候老远都能闻到香喷喷的。

而那个妇人旁边落后半步还跟着一个年轻妇人,在二十七八左右的年纪,长得还算可以,就是跟那个中年妇人一样擦着很厚很厚的粉,光光觉得她不打扮可能还好看一点。

甄老爷子和吴婆子当然也出来了,她就笑着给韩家人介绍“哎呦,韩二兄弟,二弟妹,呶,这就是我的表姨妹杨氏和表姨妹夫季连,这个后生就是他们家的二小子,叫做季培林,这个是我表姨妹的大儿媳妇季章氏。他们家的大小子要顾着铺子里的生意就没来。”

陈氏热情的拉着季杨氏的手一阵寒暄,一行人就热热闹闹的进了上房。

韩喜儿羞答答的出来给众人斟茶,她今天穿的喜庆非常,一身石榴红的襦裙上套桃红色比甲,不过光光觉得韩喜儿皮肤暗黑,穿红色更显得黑了,还不如穿点素色的衣服来的好看。

光光仔细观察过那个后生看韩喜儿的目光,怎么都觉得不像是喜欢,反而眼底有点厌恶呢。

然后韩老爷子就让家里所有小辈都出来给季连夫妻见礼,孝元孝禹都给二人问了安,轮到女孩这边的时候韩小棠当然是第一个,季培林顿时眼睛都亮了,盯着小棠婀娜的身段是上一眼下一眼,旁边的季大嫂发现了小叔子的异样赶忙拉了拉他的衣袖,季培林这才回了神。

然后依次是小菊小棉小莲,最后才到光光“给小姑父见礼。”

季培林都一一还了礼,然后就是关于下定的定礼了,季家今天带来的东西无非是一些时令水果,糕点糖果,吴婆子就让季杨氏把定礼拿出来。

光光也挺好奇古人定亲的定礼都是啥东西,她就见季培林的娘从怀中掏出一方丝帕,帕子里显然包裹着东西。

季杨氏笑着把帕子打开,原来是一根有二两重的银簪子,一对银耳钉,一只约四五两重的银手镯。

韩老头和陈氏都满意的笑了,这镇子上的人果然就是大方,一出手定礼就值七八两了,回头还会再下一次催礼,那才是真正的聘礼,里面就包含了银钱啥的,想到这韩老头和陈氏都又笑的更灿烂了一些。

光光见大人们都说话唠嗑就跟着小棉一起去厨房找林氏了,一到厨房光光都给气笑了,因为厨房里就只有林氏和周氏在忙碌张罗午饭,吴氏和江氏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娘,三婶,咋就你两做饭啊?不应该是大伯娘主持晌午饭吗?”

林氏手里炒着菜抽空回答“你大伯娘刚刚说你奶叫她去陪客呢!”

周氏在灶下烧火“她就是那种性子,有二嫂你顶着她就啥都不干了。”

林氏也不生气,反正她也不是天天来上房做饭。

光光就问周氏“三婶,你看到大姑女婿没?我咋感觉得有二十多岁啊?”

周氏瞅了瞅灶房门外没人才小声说“可不就是咋滴啊?我刚刚正跟你娘说着这事呢!”

光光就凑近了一点周氏压低了声音“三婶,难道你知道我大姑女婿家的情况啊?”

周氏神秘一笑“那是当然,你大姑这个女婿都二十三了,前头有一个娘子,不知道咋回事就跑了,撇下了一个两三岁的男娃子。媳妇跑了在镇上名声不大好,所以拖了好长一段时间没说到人呢。”

光光惊讶的小嘴都合不上了“二婚啊?还有个孩子?那爷奶知道情况不?”

“咋不知道,那吴婆子就是不说,这种事情也是瞒不住的。”

“爷奶知道还答应,我大姑也乐意去给人家做后娘啊?”

光光还挺无法理解韩老头和陈氏脑回路的,虽然韩喜儿不太漂亮,可是说一个正常一点的小伙子应该不难吧?这一个没嫁过人的大姑娘,进门给人家做填房做后娘,那能是什么好事?

周氏撇嘴嗤道“贪图季家有钱呗,听说季家老大开了间胭脂铺子,人季家祖辈都是镇上的人,要不是那后生出了那种事,咋会答应娶你大姑哦?”

光光就哦了一声,对韩老头和陈氏贪财的事情也不想再发表什么“三婶,你咋知道的那么清楚?”

林氏在一旁打趣道“你三婶可是我们大柳村的包打听呢,啥事她不知道啊?”

周氏被林氏给逗的哈哈大笑“那是,我包打听也不是白叫的。”

几人在灶房逗趣着也不觉得做饭无聊劳累,说说笑笑的也挺快乐。

中午开了三桌酒席,韩老头还叫韩得贵去隔壁请了韩老爷子来作陪新亲,就这么热热闹闹的定下了韩喜儿的婚事。

书评(449)

我要评论
  • 旧的草&小木床

    古朴破旧的草坯房,陈设简单,除了自己身底下睡着的小木床,对面小窗下还放着一张大点的木床,房间里就别无他物了。

  • “咱们&拿点铜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 &觉得脑

    韩光光是在一阵扰人的哭泣中醒来的,头还是晕晕乎乎的,一晃动就觉得脑仁疼。

  • 过得什&什么日

    “你就知道听咱娘的话,你看看其他几家过得什么日子,我们娘几个又过得什么日子?你总是把咱娘挂在嘴上,那咱娘对我们呢?”

  • 接受着&眼前混

    韩光光正慢慢接受着眼前混乱的信息,屋外响起了一道尖利嘶哑的咒骂声。

  • 她已经&了。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而原主&啥会小

    而原主韩光光就是韩家二子韩得平的小闺女,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至于原主为啥会小小年纪就香消玉殒的原因源自于一场不大大小的风寒。

  • 起闺女&己能够

    “光儿,你这是咋滴啦?头又疼了?我可怜的光儿。”林氏心疼的抱起闺女的小身板,恨不得自己能够以身代替。

  • &庭里简

    因为老韩家人口众多,尤其是韩得平家生了一个又一个,在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里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 羔子,&知道躲

    “老二,老二媳妇,人都死哪去了?猪都没人喂呢,没听到猪崽子嗷嗷叫着呢?一群王八羔子,见天的知道躲懒。”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