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韩得平刚睡醒了以后,天都快擦黑了,许氏没好气的唠叨他“会喝酒时,还喝那么多,上房叫你过去的呢,都那人催了三四遍了。”韩得平第一次喝这么多酒,头还有点儿疼,光光很贴心的给韩得平端来了温水“爹,你快醒醒酒。”韩得平傻呵呵“但是我小闺女好。”帮着许氏干活儿韩得平第一次喝这么多酒,头还有点疼,光光贴心的给韩得平端来了温水“爹,你快醒醒酒。”。...

等韩得平睡醒了以后,天都快擦黑了,林氏没好气的数落他“不会喝酒,还喝那么多,上房叫你过去呢,都来人催了三四遍了。”

韩得平第一次喝这么多酒,头还有点疼,光光贴心的给韩得平端来了温水“爹,你快醒醒酒。”

韩得平傻乐“还是我小闺女好。”

帮着林氏干活的小棉不乐意了“爹,你可不能偏心,难道你大闺女我不好啊?”

韩得平嘿嘿笑了“都好,我两闺女都好。”

“爹,等会你去了上房,爷奶要是让你带着大伯娘,或者四婶家一起做凉皮凉粉你可别答应啊,或者是我奶叫四婶他们来咱家学这个手艺,通通都不能答应。所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个是咱家目前来钱的道道,不能轻易告诉别人。”

光光觉得有必要跟韩得平把其中厉害说清楚“要是咱家的生意被大伯娘或者四婶家抢了,到时咱家生意不好了,我们可没地方找人说理去,我们盖房子的计划可就都泡汤了。”

林氏也没给韩得平好脸色“我说当家的,你可别犯浑啊,这个事我怎么都不能够答应的,眼看我们家就要有好日子了,到头来就因为你心软全都毁了,那我和孩子们就不跟你过了。”

韩得平都被说懵了“我说啥了我,我又不傻,咋会把咱家吃饭的买卖让给别人呢!”

虽然不傻,反正也不聪明就是了,光光在心里想。

吃了点东西,韩得平就去上房找韩老头和陈氏了,光光不放心也跟了来。

韩老头和陈氏都还坐在外间呢,而吴氏江氏也没走,韩得贵更是挨着韩老头坐着正在低语,桌子上点了一盏油灯,光线昏暗。

几人说着什么,见韩得平来了就都住了口。

韩老头就招呼韩得平“老二来了,快坐吧。”

韩得平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陈氏不满的就骂上了“你现在可了不得了啊,老二,你赚了点钱,你就不是你了啊,我现在都叫不动你了。”

韩得贵在一边说着风凉话“娘,二哥现在可厉害着呢,那一天天都卖不少钱,他哪里还认识你和我爹啊,就是想叫他过来都得三请四请的。”

陈氏一听更气,一口唾沫朝着韩得平就吐了过来“啊呸,你个丧了良心的东西!”

要不是韩得平躲的快,那一口黄黄的粘痰都吐到他脸上了,光光看的差点恶心吐了。

韩老头在一边低着头没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些啥!

韩得平无奈的道“娘,我晌午喝多了,都是人家给我送回来的呢。我一醒酒不就过来了吗?”

陈氏冷笑“我听说你们捣鼓的那啥凉粉凉皮卖的挺好啊?”

韩得平吭哧半天才说“就那样吧!”

“啥叫就那样?你可不要唬我了,你吴婶子都跟我说了,凉粉卖到十文钱一斤还供不应求呢,她在镇上都看到咯,还跟买的人打听了的。好啊你,现在有出息了,挣到大钱还瞒着我了。”

韩得平把头一低,没有言语,因为陈氏总是这样,叫他来就没好言语,不是打就是骂,渐渐的他已经习惯了。

韩老头见陈氏怎么骂韩得平都不吭声,就咳了一下“好了,别掰扯那些没用的。老二啊,今个儿是有个事跟你商量一下。”

韩得平听的心都跟着颤抖了一下,因为韩老头很少会用商量这个词来跟他说话“啊,爹,有啥你就说吧,我听着呢。”

韩老头沉吟半晌才说“孝宗再过半个多月就去县试了,家里银钱也不凑手,你大妹妹的亲事已经说定了,六月初六就来下定了,我们得准备嫁妆,咱家又没有其他的生活来源,全靠你大哥的工钱,那也是杯水车薪的事啊,今个儿你大嫂和四弟妹都说想学你家怎么做凉粉的,她们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学了这个拿出去,不管卖多少都可以贴补一下家用,这也是一件好事,你说呢?老二!”

光光就知道会这样,小事情方面韩老头还是很好说话的,凡是牵扯到大的利益,韩老头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韩大伯家和韩四叔家,牺牲的总是韩得平一家。

韩得平没有应这个话题,反而是问了其他的“爹,大妹的亲事说好了?说的哪里的人家?”

“啊,镇上的,你甄家吴婶子说的媒,说是你吴婶子家一个远亲,家里条件不错。”

韩得平的话转的太快,韩老头都有些愣了。

“哦,那就好!”韩得平除了这句就没说啥了。

陈氏在一边就急了“那做凉粉的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啊,老二!明个下午我就叫老大家的和老四媳妇到你屋里去学。”

韩得平平静的笑了笑“爹娘,这是不可能的事。这是我们屋里目前唯一的经济来源,我闺女的嫁妆,儿子娶媳妇都指着这个呢,这以后也会是我们二房的一种手艺,代代传下去,怎么可能传给外人呢?”

吴氏不满道“咱们都是一家人,怎么能算外人呢?”

韩得平嗤笑,也是被韩老头陈氏和大房的人给伤透心了,他现在也看开了。

“我们已经分家了,大嫂。”

陈氏气的暴跳如雷“分家了你就不是我儿子了?啊?老二啊,你的心好独啊?”

“你们一家靠着做生意发了财,却看着我们一家吃糠咽菜,你丧良心啊?你不能够这么做啊,你咋就不怕遭报应啊?”

陈氏的话句句诛心,韩得平听的心如刀割,他站了起来,慢慢的说“娘,我已经遭了报应了,我的儿子现在生死未卜,有生之年我们父子不知道还能不能见面?这就是我的报应。你们要是没别的事,我们就回去了。”

陈氏被韩得平的话噎了一下,半天才反应过来,接着就指着韩得平破口大骂起来。

韩得平的面上却是无波无澜,他拉着小闺女的手一步一步的出了上房,身影就这么淹没在黑暗中。

哀莫大过于心死吧,可能韩得平是真的放下了,对韩老头和陈氏不再渴望得到跟韩大伯一样的爱了吧,没有希望就再也不会失望。

陈氏也有些接受不了儿子就这么走了,也不管她怎么呼喊谩骂都没有反应,陈氏不甘的追到了门口,对着东厢房的位置一边哭一边骂“老二啊。你丧良心啊,你现在眼里心里都没有我这个娘了啊,你咋这么狠心呐,你不得好报啊老二,你不孝顺啊,你畜生不如啊……”

“得了,都回去睡觉。”

韩老头吩咐其他人,又去喊陈氏“别嚎了,再嚎老二也不会搭理你!”

说完韩老头也不管陈氏,自己先回卧室里去了,显然心情也不是很美好。

书评(134)

我要评论
  • 么多孩&子会吃

    所以光光出生的时候陈氏就充满恶意的随便取了个名字,意思是韩得平和林氏生那么多孩子会吃光家里的粮食,以后全家会穷光光。

  • 她记得&醒来怎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 氏,生&生子了

    家主韩老头是个地地道道土里刨食的庄家汉子,娶妻陈氏,生有得昌、得平、得富、得贵四子,各自也都娶妻生子了,韩老头和陈氏还有一对双生女儿尚且待字闺中还未嫁人婚配。

  • “我去&复体力

    “我去拌猪食,绣娟,你给光儿喂点吃的,让她恢复恢复体力。”

  • &是贬义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 别再哭&该来骂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绣娟,你别再哭了。等会咱娘要是听到了又该来骂你了。”

  • &那一摔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听到自&指责埋

    那汉子听到自己婆娘的一番指责埋怨,蹲在了屋角用手抱住了头唉声叹气的也不辩驳。

  • 丫头片&宝贵的

    “一个丫头片子至于把你们宝贵的吗?你还不下地砍柴去,别指望得贵能帮你。

  • 知自己&套啊?

    自己是误入古装剧拍摄现场了?也没人通知自己来跑龙套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