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过天来再摆摊儿,凉粉但是卖的很好,两百五十斤凉粉也是卖到下集的时候也都就卖光了。韩得平家按照惯例出摊的时候会送一斤凉粉,一斤凉皮给王掌柜。王掌柜十分不喜欢韩得平一家人的务实本分,还懂人情世故,王掌柜收了东西就说“我说韩兄弟,我昨天要跟你谈韩得平家按照惯例收摊的时候会送一斤凉粉,一斤凉皮给王掌柜。。...

转过天来再摆摊,凉粉还是卖的比较好,一百六十斤凉粉也就是卖到下集的时候也都就卖完了。

韩得平家按照惯例收摊的时候会送一斤凉粉,一斤凉皮给王掌柜。

王掌柜非常喜欢韩得平一家人的务实本分,还懂人情世故,王掌柜收了东西就说“我说韩兄弟,我今天要跟你谈桩生意。”

韩得平不明就里“王掌柜,您抬举我了,有什么事你只管吩咐就是了。”

王掌柜很满意韩得平的谦虚“哈哈,我是想定你家的这个凉粉。我这个铺子后面虽然有两间房子,不过一般都是用来生产酱油的。我家住在后巷那条街上,二十五那天是我母亲六十寿诞,我要摆酒待客,你那天送三十斤凉皮,五十斤凉粉到我家里去。”

人家是来照顾自己家生意的,韩得平自是高兴的满口答应了。

光光就在一边说“王伯伯,我家凉粉卖别人家都是十文钱一斤,我爹跟伯伯投缘,我们家就收你八文钱一斤好了。”

林氏也走了过来笑着说“我闺女说的对,王掌柜照顾我们生意,我们也投桃报李。”

王掌柜连连称赞光光聪明伶俐,冰雪可爱。

说定了二十五一大早就把凉粉送王掌柜家里去,一家人欢欢喜喜的回家了。

回家一盘账,今天凉皮凉粉加在一起大概净赚了二两银子,林氏就感慨说“要是每天都能赚那么多就好了。”

光光就笑“肯定能的,娘,咱们家会越来越好的。”

又卖了几天,零星卖的时候也接了几个定做凉皮凉粉的客户,因为天气炎热这些东西不能久放,离的近的,韩得平就给人家送家里去了,离得远的他们赶集的时候就喊别人一大早来拿。

到了二十五这天,林氏带着孝延孝正摆摊,韩得平就把带来的三十斤凉皮,五十斤凉粉都用背篓装了,光光提着个篮子跟在韩得平后面,篮子里是林氏买的一块细棉布碎花尺头,二十个鸡蛋,一包红糖,这是给王掌柜母亲准备的寿礼。

今天王掌柜没来铺子里,铺子里只有两个小伙计在守着,韩得平和光光就跟着王记酱油铺的一个小伙计走过两条街,就拐进了一条巷子里,里面大门紧靠,有着不少住户。

到了王掌柜家门前,他家大门敞开着,这是一座两进的院子,不算多大多豪华,却也是乡下的农村比不得的,就韩得平所知这个王掌柜家比孝宗舅舅家要大的多了。院子里面有不少人在忙碌着摆放桌椅,穿过前面的大院子到了后院,后院的门房下搭着临时的大锅,有厨子正在忙碌。

现在还早,王家还没有客人上门,王掌柜正站在灶边跟厨子说着啥呢,见到韩得平来了,立刻迎了上来。

交接了货和钱以后,王掌柜带着韩得平和光光就进了正房去见他的母亲和媳妇孩子。

王老太太很是和善,也没有因为他们是乡下人就看不起他们,王掌柜的媳妇姓袁,叫做王袁氏,他们夫妻有一个儿子在县学里读书,下面还有一个跟小棉一样大的闺女在身边,光光倒是没有见到他们的闺女出来。

两人放下了礼,就说要去街上帮忙卖东西,王掌柜说等下叫他们早点收摊,都过来吃晌午饭,韩得平连连推辞也没当回事就带着小闺女走了。

果然到了中午,王掌柜就叫了小伙计来请韩得平一家过去吃酒席,经过小伙计再三来请韩得平只好带着孝延一起去了,林氏就没有过去。

卖完了东西也到了晌午了,韩得平也没回来,林氏就把车子和桌椅板凳搬到王记酱油铺的后院存放,娘三个简单的收拾了碗筷搭了牛车回家了。

到了下半晌,王记的小伙计才驾着骡车把喝的有些醉了的韩得平父子送回家来,让林氏又是好一通忙活。

下午小莲来叫韩得平去上房,可惜韩得平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怎么叫也叫不醒,然后小莲就不走了,站在屋里观看林氏做凉粉。

光光心知来者不善,就和孝正一起把小莲给哄走了。

小莲走了没多久,她娘江氏又来了,说是来找林氏唠嗑,林氏无法,只能草草结束手上工作,因为怕做凉粉的技艺被江氏学了去,只能这样。

江氏在屋里坐了大半天,见林氏不再做活也只好走了。

光光和孝正就把门给关了,两人守在外面,不管是谁来也不开门,让林氏能够认真干活。

书评(282)

我要评论
  • 妇人是&容上可

    而坐在床上此时抱着自己的妇人是张陌生面孔,三十左右的年纪,中等个头,从面容上可以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秀丽的美人。

  • 娟,你&到了又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绣娟,你别再哭了。等会咱娘要是听到了又该来骂你了。”

  • 子又不&贵人,

    “说光儿一个丫头片子又不是啥金贵人,过两天自己就好了,她大伯娘还说咱光儿命贱哪用得着请郎中。这是一家人吗?这是不把我们娘几个当人看呐?”

  • ,逆来&点吗?

    再看看现在,极品刻薄的奶奶,穷困潦倒的家庭,逆来顺受的包子父母,人生啊,你还能再把玩笑开大点吗?

  • &中醒来

    韩光光是在一阵扰人的哭泣中醒来的,头还是晕晕乎乎的,一晃动就觉得脑仁疼。

  • 个不知&代里的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历史上&鹊巢的

    魂魄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更是鸠占鹊巢的重生到了一个七岁小女娃的身上。

  • 一把按&的好光

    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