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清早,韩得平家起的比前晚上还早,因为昨天需带的东西有点儿多,光是凉皮就有一百二十张,凉粉有六十斤。绿豆的出淀粉率是十斤绿豆出三斤淀粉,而一斤淀粉也可以做八斤凉粉。一斤凉粉也可以清炒成两碗,光光准备一斤凉粉卖十文钱,拌好的凉粉卖六文钱一碗绿豆的出淀粉率是十斤绿豆出三斤淀粉,而一斤淀粉可以做八斤凉粉。。...

第二天一大早,韩得平家起的比前一天还早,因为今天需要带的东西有点多,光是凉皮就有一百二十张,凉粉有八十斤。

绿豆的出淀粉率是十斤绿豆出三斤淀粉,而一斤淀粉可以做八斤凉粉。

一斤凉粉可以凉拌成两碗,光光打算一斤凉粉卖十文钱,拌好的凉粉卖六文钱一碗,毕竟凉粉制作工程要长和复杂一些,卖贵一点也无可厚非。

她仔细算了下,每卖出一斤凉粉就可以净赚十七八文钱,这比凉皮一斤赚五六文钱暴利多了。

又来到了老地方摆好了摊子,后面的酱油铺子也早早开门营业了,林氏就切了一斤凉粉,一斤凉皮让韩得平送给王掌柜。

每天要借用人家的水井,摊子也摆在他家铺子门口,总是要跟人家打好关系的。

酱油铺子的王掌柜见了韩得平自是高兴,还叫他铺子里的小伙计给林氏娘几个送了一壶茶水来喝,韩得平和林氏都对王掌柜再三感谢了。

一开始来吃凉皮凉粉的都是些早起来街上闲逛的散客,或者是周边的住户,有些图方便早上就花几个钱吃点现成的。

慢慢的食客就多了起来,韩得平家的摊子只有两张桌子,马上就人满为患,有的不讲究一点的客人直接端着碗在路边就吃了起来。

还有不少来买整张凉皮的人,不过当人们发现了更有视觉冲击感和口感的凉粉后,凉皮顿时就失宠了。

买凉粉的人家也不乏一些穿戴很不错的丫鬟仆妇,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负责采买的下人。

光光忙着收钱,忙的是不亦乐乎,赚钱总是使人开心。

才过一个时辰,八十斤凉粉就卖完了,凉皮倒是才只卖了一半。

慢慢的客流从开始的拥挤变成了零星散客,不过也从没断过人,快到正晌午的时候凉皮差不多也就卖完了。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镇上逛了一圈,买了不少吃食就拉着车回家了。

离老远光光就看到孝正守在自家大门外,见到归来的四人,孝正忙迎了上来小声的说道:“爹娘,光儿,今个儿上午咱奶到咱家门口骂来着,你们回去可要小心了。”

光光的脸色就是一阵怪异,心下了然。

林氏有些摸不着头脑:“啊?咱们这两天都忙着摆摊,也没招惹你奶啊,她是为了啥啊?”

“能为啥?为了菜园子里的黄瓜,咱大伯娘上午去摘菜就发现黄瓜少了很多,就回来跟咱奶面前告状了呢。

咱奶就跑到院子当中对着咱们家和三叔家一通骂,估计等会还得叫咱爹去上房。”

林氏就沉默了,最近他们确实用了不少黄瓜,要是换做一般老人估计也不会计较,可是她竟然忘记了陈氏可不是一般的老人。

光光就对韩得平说:“爹,没事,等会奶要是叫你,我陪你一起去上房。”

一家人这才进了院子,刚卸了车,今天赚来的钱都还没来得及盘点呢,小莲就在门外喊“二伯,咱奶叫你去上房一趟呢!”

“哎,好。”韩得平无法,只好垂头丧气的往上房来了,没有办法,即使知道会被陈氏骂也还是得来。

光光把今天特意剩下来的几张凉皮就用一个盘子装了,跟在韩得平后面一起进了上房。

此时上房里除了陈氏就是韩老头,并没有其他人,也不知道韩喜儿韩乐儿到哪里去了?

见父女两进来,陈氏特意用眼睛狠狠瞪了眼光光,然后才斜着眼睛看韩得平“我说老二,你做事不厚道啊?”

韩得平慢半拍的啊了一声“娘,看你说到哪里去了,我咋不厚道了?”

光光乘机把盘子端到韩老头面前,甜甜的叫了爷“这个是我们特意留给您和奶尝尝的,是我们自己琢磨出来的吃食,绿豆粉做的。

这个最适合夏天吃了,切成条放上油盐酱醋拌拌就可以吃了。”

韩老头凑近了凉皮,仔细看了看,也露出了笑容:“嗯,不错,有新意。”

陈氏不满的哼了声:“恐怕是卖不掉才拿来给我们吃的吧?”

韩老头扭头不悦的看着陈氏“孩子拿来孝敬我们,你咋净说些不好听的话呢?”

陈氏这才问韩得平“后院里那老些黄瓜是不是你们摘去卖了?你不厚道啊,老二,这大家种点菜来吃,你们一下摘走那老些,我们其他人吃啥?

再说了,那么多黄瓜,你们就是一天三顿都是拍黄瓜也吃不完,你们是不是拿去卖了?你要把卖黄瓜的钱交出来。”

韩得平有些尴尬的望着韩老头“爹,黄瓜呢,确实是我们家摘的,不过就是用来拌凉皮的配料。”

韩老头这才出声“确实摘的不少,今个你们大嫂跟我们说了这个事情。

菜园子里的菜你们可以摘来吃,就是需要合理的摘,这么多人看着呢,我也不好说滴。这次我看就算了,你们以后注意点。”

韩得平刚想答应,陈氏就不干了“那咋行?他们卖啥吃食用了这么多黄瓜,黄瓜也算了钱卖出去的呢,怎么说也得交点给我们才行啊?”

韩老头闷声说“哎呀,几根黄瓜能值几个钱,就随他们去吧。老二,光儿,你们快回去吃晌午饭吧。”

韩得平和光光这才松了一口气,父女两人回了屋子,小棉已经把饭摆好了,晌午吃的是大葱炒鸡蛋,小炒青菜,凉拌凉粉,主食是玉米饼子配萝卜汤。

吃完了饭,一家人又开始点账,这次八十斤凉粉就卖了八百文钱了。

除去做淀粉用去的三十斤绿豆本钱,还净赚六百多文呢!加上卖了一百多张凉皮这集总共净赚有一两二钱银子。

一家人都兴奋无比,他们从来没赚过这么多钱,也没接触过这么多钱,一个个脸上的笑容久久不散。

光光把这些钱全都用绳子都穿了,一百文穿成一吊,积攒的多了回头要拿到钱庄里去换成银子。

“现在咱们肯定不能再去摘黄瓜,咋办啊?”林氏过了那个兴奋劲就想起了这个事情。

光光并不担心“咱家今年没有菜园子,以后我们有了自己的地可以自己种啊,现在就去村里买一些吧,总有那种蔬菜多的人家,只要你肯花钱肯定能买到。”

林氏点头“那多少钱一斤合适呢?”

光光想了想说“给个公道点的价吧,镇上卖菜的卖多少,咱们就花多少钱买。”

林氏就说天黑了再去相熟的人家去问问,主要是白天去买黄瓜要是被村里人看到了,又该说三道四的了。

林氏还跟光光说农村人都这样,你要是突然间过得好了有钱买东西了,难免有眼红的人家。

下晌,一家人又投入到了忙碌当中,林氏就把昨天剩的豆粉,绿豆全给做了。

主要是凉粉做得多一点,光光估摸着,一天也就只能卖个百十张凉皮的样子,再多估计就得守到下午去了,关键下午镇子上集都散了,人就很少了,也不是很好卖。

凉粉待定,还需要观察几天,这次林氏就多做了一些,看看明天能不能卖完这么多再说。

晚上,韩得平和林氏去了隔壁的韩老爷子家先是在他家里买了一百斤绿豆,又说要买几根黄瓜,当然,王氏是绝对不会要钱的,反而还把提买黄瓜的林氏给训了一顿。

林氏回来的时候篮子里装的满满都是黄瓜,光光就在心里想,一个是叔伯奶奶,一个是亲奶奶,这么一比较咋差别那么大呢?

书评(436)

我要评论
  • &烧了两

    因为她怎么都不肯掏钱给韩得平请郎中来给小孙女看病,就这么一拖再拖,原主在烧了两天高热以后魂归那世了。

  • 韩光光&抬起手

    韩光光费力的抬起手看了看,又瘦又小,比以前小了好几圈。

  • &正慢慢

    韩光光正慢慢接受着眼前混乱的信息,屋外响起了一道尖利嘶哑的咒骂声。

  • 康之家&福对待

    想到这些光光更是无语了,在前世自家条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好歹也是小康之家吧,父母感情和睦幸福对待自己也是疼爱有加。

  • 大劲才&名的朝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陈氏,&奇葩老

    光光在床上听的一阵黑线,在院子里骂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原主的奶奶陈氏,一个极品中的奇葩老太太。

  • 拉着女&醒来怎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 就好,&要是听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绣娟,你别再哭了。等会咱娘要是听到了又该来骂你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