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韩得平和许氏回去看见很新鲜新鲜出炉的凉皮,都很希奇。对于光光拿了钱去买了东西许氏是持放任不管态度的,自己生的闺女自己明白,光光也不是那贪吃的性子,会乱舍得花钱的。“这个可咋吃啊?”许氏很关怀闺女寻思出的新吃食。光光就跑去后院子的菜园子里,拽了几个辣对于光光拿了钱去买了东西林氏是持放任态度的,自己生的闺女自己知道,光光不是那贪嘴的性子,不会乱花钱的。。...

等韩得平和林氏回来看到新鲜出炉的凉皮,都很稀奇。

对于光光拿了钱去买了东西林氏是持放任态度的,自己生的闺女自己知道,光光不是那贪嘴的性子,不会乱花钱的。

“这个可咋吃啊?”林氏比较关心闺女琢磨出来的新吃食。

光光就跑到后院子的菜园子里,拽了几个辣椒,又摘了一个黄瓜,拔了一颗大葱,回来一一切洗干净了,又把凉皮从凉水里拿出来切成条状,分别盛了四碗,加了油盐酱醋搅拌均匀后端上了桌。

白白嫩嫩有点透明的条状凉皮,配上黄瓜丝一看就让人食指大动。

韩得平干了一上午农活,本来就又热又饿,就先端起来吸溜吸溜的吃了“好吃,味道不错。”

然后再林氏娘几个的目瞪口呆下,韩得平以风卷残云的速度就吃完了一碗凉皮,他把碗一摊,放到光光面前,咧着大嘴笑道“闺女,能给爹再来一碗不?”

光光笑的见牙不见眼“好咧!爹,你等着。”

然后林氏和小棉也都吃起了美味的凉皮,当知道这个是绿豆做的时候林氏都愕然了“我咋不知道豆面还可以这么吃?”

光光自豪的笑了,那是当然了,这可是现代人的智慧呢“娘,你觉得在炎热的夏天,吃上这么一碗凉皮,心里舒不舒服?爽不爽口?”

林氏认真的点头“嗯,是很清凉爽口。”

小棉神色一动“光儿,你不会是又想卖凉皮吧?”通过小妹最近的举动和规律来看,小棉感觉她猜了八九不离十。

“啊?光儿,你有把握能做走这个生意啊?”

林氏没做过生意,也没出过远门,以前更是连去镇上的机会都几乎没有,她非常不自信。

光光给小棉投去了赞赏的眼光“娘,你想啊,豆面才多少钱一斤啊?这一斤豆面可以做三张凉皮呢,配上黄瓜,大葱丝之类的,一张凉皮就可以拌一碗了。

一斤豆面贵的时候六文钱一斤,便宜的时候五文钱一斤,一斤豆面可做成三碗凉皮,咱们一碗卖五文钱,算上黄瓜大葱油盐酱醋的成本,咱们卖三碗净赚一碗的钱。”

韩得平和林氏都被光光给绕晕了,小棉却是说“爹娘,光儿的意思就是卖这个还是有赚头的。”

光光给与了肯定“不错,不过这个夏天好卖。

等天气实在炎热的时候咱们就不卖拌好了的了,因为那时候赶集的人少了不说,愿意坐在路边摊吃东西的人更少,那咱们就卖成品,那不是更省事?”

韩得平和林氏都被光光说的意动不已,一家人说干就干,光光就让韩得平把剩下的绿豆都给磨成粉,总共也就几十斤。

而林氏则是去隔壁找韩老爷子定做两张小桌子,和几张长条凳子,另外又打一张高点长点案板,这是用来摆摊放凉皮拌凉皮的地方。

因为现在手里没钱,林氏就跟韩老爷子说了过些日子再付钱的事,韩老爷子自然是一口答应了。

并且还详细的问了他们家打算做的生意,包括提了几个建议,韩得平和林氏都非常感激韩老爷子。

到了下午,林氏也不去下地了,跟着光光和小棉进入到了制作凉皮的工作当中,做了二十多斤,差不多有七八十张凉皮可把林氏累坏了。

这个活计一开始还挺新鲜,然后就是反复的重复,做到后来,林氏觉得还挺单一乏味的。

到了下半晌,孝延扛着草靶带着蔫头巴脑的孝正回家了,糖葫芦还剩下十几串没卖完,昨天跑了大半天山路,今天又跟着哥哥走了十几个村子,把孝正累的都快虚脱了。

林氏一阵的心疼,给孝延和孝正都赶紧拌了凉皮来吃,并打开凉水给两人擦脸,外面的气温可是不低的。

吃了饭以后,孝延就把铜板都掏了出来,今天卖了一百好几十串糖葫芦,能有个四五百个铜子吧,虽然走的很累孝延却很高兴。

“还剩一二十串没卖完呢,孝正太累了,不然我们能够走更远的地方去。”

光光也很心疼这两个少年,毕竟韩孝延才不过十四岁,在前世也就是个初中生而已,而孝正还只是个九岁的孩子。

光光就对着两人说:“二哥,三哥,我不打算咱家再做糖葫芦卖了,就让大奶奶家单独做吧,凉皮你们也尝过了,我打算以后咱们家就做这个来卖。”

孝延却不大赞同“你和咱娘去卖凉皮,我可以自己去卖糖葫芦的。”

少年第一次尝到甜头,不舍得放弃挣钱的机会。

光光叹气,这都是被逼的,穷怕了“二哥,我不想你们每天那么辛苦,不说卖的走街串巷,一天来回几十里都有可能,摘果子更是要翻过一座山去,有那时间和体力咱们可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挣更多的钱。”

光光好说歹说才给孝延说服了,趁着天黑光光去后院子摘了好几根黄瓜,又拔了不少葱和辣椒,这么下去陈氏肯定会发现的,光光在心里想。

回到家,还有碗筷的事没解决呢,他们家里就只有六只碗,光光说明天早上去街上现买就是了。

还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那洗碗的事情咋解决啊,光光就说先从家里带半桶水去,到了镇上看看能不能从别人家里打到水。

一家人商量了明天早起出摊的事情,就都洗漱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全家人就都起来了,简单的吃了早饭,韩得平就套了驾车子,把桌子板凳啥的都放到了车上。

林氏用大木盆装了凉皮也放到了车上,又把切好的黄瓜丝葱丝都用大碗装了一起放在盆子里,盆子上用一块大油布给盖了个严实。

碗筷啥的就用篮子装了,她用手挎着,孝延帮着扶着车上的木桶,里面有小半桶水。

孝正前两天实在累坏了,腿疼脚疼就在家休息了,小棉更不用说,她是万年不变的留守人员。

早起的韩老头和陈氏见到一家人这架势,韩老头就走过来询问“老二啊,你们这是做啥子去?”

韩得平如实说了“爹,我们用豆面做了点吃食,想去镇上摆个摊,能够换点零花钱。”

韩老头也没说啥就只是说“生意可不好做呐,你们自己注意着点,东西要是卖不掉也别着急上火。”

书评(189)

我要评论
  • ,大事&都是韩

    韩老头为人还算正派,脾气也很温和老实,大事上基本都是韩老头做主,至于家里的吃穿用度鸡毛蒜皮都归陈氏一手掌管。

  • 股说不&苦。

    听到一道醇厚得中年男声韩光光才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那是一个身材魁梧健壮的中年汉子,黑红的脸膛上有股说不出的愁苦。

  • “一个&宝贵的

    “一个丫头片子至于把你们宝贵的吗?你还不下地砍柴去,别指望得贵能帮你。

  • 床上此&美人。

    而坐在床上此时抱着自己的妇人是张陌生面孔,三十左右的年纪,中等个头,从面容上可以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秀丽的美人。

  • 来,想&在一部

    韩光光更懵了,她睁着眼睛打量起两个人来,想着自己明明是在一部古装剧里扮演着逃婚的千金大小姐身边的丫鬟呢,而且是正在拍摄逃跑场呢。

  • 自于一&大小的

    而原主韩光光就是韩家二子韩得平的小闺女,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至于原主为啥会小小年纪就香消玉殒的原因源自于一场不大大小的风寒。

  • 了自己&间里就

    古朴破旧的草坯房,陈设简单,除了自己身底下睡着的小木床,对面小窗下还放着一张大点的木床,房间里就别无他物了。

  • 听汉子&拿点铜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