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我想两斤绿豆粉,你帮我磨呗。”光光试探性着张口,韩老头为人并不懒,平常看待他们这些孩子也不凶,因为光光才敢找他。韩老头倒没不不耐烦,再怎么说光光而已个七岁的孩子,他如果大年纪了,会因为一点儿事情就始终记恨在心自己的孙女。“嗯,你去把豆子拿出光光试探着开口,韩老头为人并不懒,平时对待他们这些孩子也不凶,所以光光才敢找他。。...

“爷,我想要两斤绿豆粉,你帮我磨呗。”

光光试探着开口,韩老头为人并不懒,平时对待他们这些孩子也不凶,所以光光才敢找他。

韩老头倒没不耐烦,再怎么说光光只是个七岁的孩子,他那么大年纪了,不会因为一点事情就一直记恨自己的孙女。

“嗯,你去把豆子拿出来吧,我给你们磨。”

光光高兴的一蹦一跳的跑回屋里拿出来了一个小布袋子,里面能有个四五斤绿豆。

陈氏见了又开始甩脸子“惯会卖乖讨巧。”

光光才不管陈氏高不高兴呢,只要韩老头愿意给她磨面就行。

没一会儿韩老头果然把豆面给她磨了出来,光光就欢欢喜喜的拿回自家堂屋了。

首先豆面里面加水,比例要掌握好,搅拌成糊状以后静放两刻钟,然后就是起锅烧水了。

光光就喊姐姐来帮忙,小棉很好奇光光又在琢磨啥,就帮着把水烧开了。

光光找来了一个圆盘子把面糊倒在盘子里放锅上蒸煮,到起小泡泡的时候就把它放到凉水里浸泡,一会儿就可以起皮了。

如此反复多次,才算是把凉皮都做好了。

小棉惊奇的看着浸泡在凉水里的一张张有些透明状的凉皮“光儿,这是啥?是面饼子?咋是这颜色呢?放水里它也泡不坏?”

小棉的问题吧光光逗的捧腹大笑“哈哈,姐姐,这个是豆面做的不假,可是这不是面饼子,就叫它凉皮吧。等会晌午我们就吃它,保准你喜欢。”

然后光光就去大灶房找油盐酱醋,结果她就悲催的发现,那些东西都被收起来锁碗柜里了,光光满头黑线,这个小气又极品的陈氏,真是无可救药了!!!

光光无法只能回屋找林氏放在自己床上的钱匣子,里面只有百十个铜板了,这还是分家的时候韩老头给分的那二两剩下的,这两天置办锅碗瓢盆桌子凳子这些花去了不少。

光光就把这些钱都揣到了兜里,就往村尾的杂货铺来了。

她的家是靠近村头,去杂货铺就得穿村而过,经过甄家的时候又遇到了在门口玩耍的甄二狗。

小胖子一看到她就大声的耻笑她“我说邋遢的小鼻涕虫,听说你家分家了,那你家还有饭吃吗?”

光光恶狠狠的瞪着他,熊孩子神马的果然讨厌。

吴婆子在门里见是她,笑眯眯的打招呼“呦,是你这个小丫头啊,你这是去哪啊?”

吴婆子怎么说也是长辈,甄二狗她可以不理,对待吴婆子却要有礼貌“甄奶奶,我要去杂货铺买油盐。”

吴婆子皮笑肉不笑的打趣“哎呦,你家这是分出来就过好日子了啊?那油和盐可都不便宜,就叫你一个小娃来买?”

光光一阵恶心,这个吴婆子神马的也很讨厌呢“甄奶奶这话说的光儿听不懂呢,分家的时候我爷奶没分油盐给我们吃,却是分了一点钱的,买油盐就叫过好日子了吗?

这不是所有人家的必须品吗?我爹娘都在干活,我帮不上什么忙跑个腿啥的还是行的。”

吴婆子没想到光光这么小的丫头,说话却如此的口齿伶俐,只好尴尬一笑着说:“呵呵,那你快去吧。”

光光就飞快的跑走了,真是不想看到这个老妖婆。

到了杂货铺,问了油价,要十七文钱一斤,难怪古代人油水少,这么贵的东西谁家炒菜舍得多放啊?

光光就打了一斤油,还需要买一个陶罐油瓶,就一共花去了二十七文了。

盐是二十五文钱一斤,醋和酱油相对便宜点都是八文钱一斤。都各打了一斤,再加上买罐子,光光就花去了七八十文了。

杂货铺是卖豆腐的刘大山的弟弟刘大河开的,按照辈分光光得叫刘大叔。

刘大河见光光一个小女娃买这么多东西,好几个罐子都拿不下了,就吩咐家里的小子帮光光送到家里去。

光光的嘴巴也很甜,一口一个刘大叔叫着:“大叔你和刘大伯一样好,光儿可喜欢你家我刘大伯了,现在更喜欢刘大叔你一点。”

刘大河是个有点胖胖的中年汉子,被光光这么个小女娃逗得哈哈大笑,然后从柜台上抓了几块糖果递给光光。

“你这小嘴不吃糖都这么甜,来,大叔给你吃的,不收你的钱。”

光光欢喜的收了,对于别人的善意可不能推拒。

刘大河家的小子叫做刘宝骏,已经是个半大小伙了,长得还挺白净斯文的,一点也不像刘大河,也许像他的娘亲也说不定呢。

刘宝骏把光光送到了家就走了,光光回来的时候还特意叫刘宝骏绕开甄家,她可是厌烦透了吴婆子和她那个胖孙子了。

书评(460)

我要评论
  • &韩光光

    韩光光费力的抬起手看了看,又瘦又小,比以前小了好几圈。

  • 我们娘&?”

    “说光儿一个丫头片子又不是啥金贵人,过两天自己就好了,她大伯娘还说咱光儿命贱哪用得着请郎中。这是一家人吗?这是不把我们娘几个当人看呐?”

  • 在拍摄&的时候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 异世里&光光的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 子至于&把你们

    “一个丫头片子至于把你们宝贵的吗?你还不下地砍柴去,别指望得贵能帮你。

  • 算正派&于家里

    韩老头为人还算正派,脾气也很温和老实,大事上基本都是韩老头做主,至于家里的吃穿用度鸡毛蒜皮都归陈氏一手掌管。

  • 听到一&一个身

    听到一道醇厚得中年男声韩光光才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那是一个身材魁梧健壮的中年汉子,黑红的脸膛上有股说不出的愁苦。

  • ,现在&摄现场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