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叔公眼皮一跳,有些非常不满的瞪了眼韩老头“:有年啊,的确你是当不了家做不了主啊。我们老韩家的男儿什么时候这么怂过?”韩老头被二叔公说的脸上无光,既恼怒光光这个丫头片子不在人前给自家遮体,又气恨陈氏也没眼色。他恶狠狠地对着陈氏一阵咬牙切齿“愚昧无知韩老头被二叔公说的脸上无光,既气恼光光这个丫头片子不在人前给自家遮羞,又恼恨陈氏没有眼色。。...

二叔公眼皮一跳,有些不满的瞪了眼韩老头“:有年啊,看来你是当不了家做不了主啊。我们老韩家的男儿什么时候这么怂过?”

韩老头被二叔公说的脸上无光,既气恼光光这个丫头片子不在人前给自家遮羞,又恼恨陈氏没有眼色。

他恶狠狠地对着陈氏一阵咬牙切齿“无知蠢妇,还不滚进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陈氏被骂了这个时候也不敢回嘴了,韩老头要是真的生气了,她也是怕的,她只好灰溜溜的躲内房里去了。

韩老头见陈氏这次没有再作妖,才稍微气顺了点,回过头来为自家着补“这个,得平的事也都是误会,他娘呢,就是狗屁不通的疯婆子,她知道个啥?她嘴上也没个把门的,就会胡咧咧,其实她的心是好的……”

王氏是个直爽性子,她才不想听韩老头这些鬼话“老二啊,你甭说这些鬼话糊弄大家。你就说这事怎么办?

你给得平分出去不分出去,倒给个准话,你们不心疼,我和你大哥还心疼侄子呢!你们家三天两头的闹腾,我们平时不管,可是如今越来越过分了。”

外表听出了始末的大柳村村民都跟着插话了“我说韩二叔,既然得平兄弟想单过你就给他单过好了,何必搞得那么难看呢?”

“就是啊,村里也有不少早早分家的呢,不也过得都挺好。”

“是啊,分了家你们老两口也少操点心了,他们小的也都自在,两全其美。”

光光看了下带头说话的是村里卖豆腐的刘大山,她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这个人情。

韩老头见大家都这么说,有些下不来台,最后也就不绷着了“唉!既然得平实在想单过,儿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那就给他分了吧,只是我家老大没在家,得等老大回来了才能分。”

反正韩老头是能拖一会儿是一会,最好是韩得昌过个把月再回来,那些事也许就过去了。

这时韩得富分开人群也进来了,他跪在了韩得平的身边高声说“爹,大伯,二叔公,几位叔公,我也要分出去过,既然二哥要分家,那我也一起分了,省得下次再请大家。

没道理二哥能分出去,我们就不能,分开了我们也都还是兄弟,也还是爹娘的儿子,该孝敬的一样不会少的。”

这下韩老头想笑也笑不出来了,他不满的训斥韩得富“老三,你跟着凑啥热闹?啥分家不分家的,这是你说的话嘛?你还把不把我这个老子放在心上?”

韩得富可没韩得平那么老实憨厚,他直视着韩老头反问道“爹,二哥能分,我为什么不能分?难道你的儿子还有高低贵贱,亲疏远近之分?都是一家人,咱们就算分了家另外开了灶,这也不耽误咱们亲近啊?”

韩老头一口气憋在了心里,既然都已经答应了二儿子,总不能当众驳回三儿子吧,这村里人和老三两口子不得更加说道他偏心了。

韩老头只得勉强点头答应了,陈氏虽然不答应老三一家也分出去,可是现在有韩家这么多男人在,也没她一个妇人说话的份。

于是韩老爷子就快刀斩乱麻的,叫自己的儿子去镇上一趟去把韩得昌叫回来,然后又叫韩老头家准备饭菜,吃完了饭,韩得昌也该回来了,然后再来详细的分家。

按照本地习俗,别人来家里说事,帮着分家什么的都要留饭的,韩老头现在被自家大哥架到了火上烤,没有了退路,只能应了下来。

然后他就叫陈氏带着儿媳妇们快去准备午饭。

陈氏虽然不情愿,但在韩老头杀人的目光下还是妥协了,就叫吴氏周氏江氏一起去做饭,在这期间陈氏好险没把周氏给瞪出两窟窿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平时不声不响的老三两口子这会会跳出来落井下石,她在心里给老三两口子狠狠地记了一笔。

中午陈氏做主整治了两桌饭菜,吃的是两和面的饼子(白面玉米面),一盆肉沫炖茄子,一盘炒豆角,一盘凉拌黄瓜,一盘凉拌西红柿,一旁凉拌白萝卜,还有一盘千年不变的老咸菜。

饭菜算不上好,在农村里却也算是常见的,大家都是被韩老爷子请来说事的,又不是冲着韩有年和陈氏来的,虽然老韩家没有上什么硬菜,不过众人也没过多挑理。

这是为了给韩老爷子和王氏面子,只是背地里村民们肯定少不得会议论一番的。

韩老爷子看到饭菜以后却是黑了脸,一般农村人家来个客啥的,都会用最好的饭菜招待。

但就弟弟家的条件来说,还真不至于整治这么一桌上不得台面的酒席来,说是酒席都高抬了,因为就没搬酒上桌来。

韩老头作为请客的主家也有些不好意思,他出去对着灶房狠狠地训斥了陈氏一顿“你说说你们这整的啥啊?这么多人留在这里吃饭,那分家多大的事啊?”

在农村里来说,除了婚丧嫁娶,就是分家事大了,还是比较受重视的。

越想越气,他对陈氏都已经无语了“那鸡就不能杀一只?鸡蛋也不能拿出来招待人家?这以后谁还愿意到咱家来帮忙啊?”

陈氏心里也不大痛快,听到老头子骂自己,她就拿着锅铲冲了出来“咋滴?那饭菜还不好?一群王八羔子,来分我的东西,还指望我好吃好喝供着他们呐?怎么不噎死他们,撑死他们啊?还吃鸡?我怕他们吃了以后烂嘴烂肺!”

陈氏最是宝贵她的那些鸡了,平时就是有鸡蛋都是锁在柜子里的,除了老四媳妇和两个闺女外,谁也别想吃一个。

韩老头听的暴怒无比,可是也不好再在这件事情上面一味的指责陈氏,就陈氏这脾气,等下再闹大了,被里面那些人听到了,那他们家就真的是把所有人都得罪光了。

因为陈氏不仅仅是在骂老三老四,连那些坐在里面吃饭的人都一块骂了。

书评(386)

我要评论
  • 个韩光&个不知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混蛋玩&用干活

    你这个混蛋玩意一天到晚的就知道躲懒,还有你那个懒婆娘,别以为你帮她喂了猪她就不用干活了,早上吃了饭的锅碗泔水都还等着她呢。”

  • 魂魄莫&没有记

    魂魄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更是鸠占鹊巢的重生到了一个七岁小女娃的身上。

  • 接受着&骂声。

    韩光光正慢慢接受着眼前混乱的信息,屋外响起了一道尖利嘶哑的咒骂声。

  • 穷光光&。

    所以光光出生的时候陈氏就充满恶意的随便取了个名字,意思是韩得平和林氏生那么多孩子会吃光家里的粮食,以后全家会穷光光。

  • 来了忙&一把按

    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