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冲点糖水给我爹喝,我爹这是被我奶骂的气出病来了,要用糖水补一补。”光光是故意地这么说的,是为了下徐氏的面子,韩得平这种情况十有八九是缺铁性贫血低血糖,跪久了出来就发昏什么的。徐氏被光光的话给气了个仰倒,刚想破口大骂,就被韩老头给喝斥“快去倒糖水,老光光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为了下陈氏的面子,韩得平这种情况多半是贫血低血糖,跪久了起来就发晕什么的。。...

“快冲点糖水给我爹喝,我爹这是被我奶骂的气出病来了,要用糖水补补。”

光光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为了下陈氏的面子,韩得平这种情况多半是贫血低血糖,跪久了起来就发晕什么的。

陈氏被光光的话给气了个仰倒,刚想破口大骂,就被韩老头给呵斥“快去倒糖水,老二要是有个好歹来就是你害的?”

再怎么说韩得平也是韩老头的亲生儿子,见韩得平真的有点不好,韩老头也是着急上火的。

陈氏也被韩得平的样子给吓着了,忙进屋去拿了糖,冲了一碗糖水端了出来。

王氏亲手接了,小心的喂给了韩得平喝下,得禄兄弟两又把韩得平扶到一边坐下好生的给顺了气,韩得平的脸色这才有所好转起来。

这时听到动静的林氏和小棉也出了屋子,见此情景林氏就扶着韩得平哭了起来“我说当家的,你可不能出事啊,你怎么就这么傻,啥话都听到心里去,可不就得坐下病来。”

这时院子外吵吵嚷嚷的又来了好几个人,韩老爷子见韩家的长辈到了又是一番见礼。

见这么多韩家的叔伯子侄,媳妇们就都回房回避了,只有年纪大的陈氏和王氏留了下来,光光年龄还小,自是留下来站到了韩得平身边去。

然后陆陆续续的大门外就聚集了不少村里的人,大姑娘小媳妇的把老韩家的院门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有那跟韩家相熟的汉子也都进了院子,大部分都是看韩家请来了这么多长辈图个热闹来听事的。

韩家如今最年长辈分最大的是韩得平的几个叔公,都还没出五服,家族里有个大小事都是他们拿主意。

韩老头见族里的几个堂叔都到齐了,知道准是没啥好事,自家的脸面也都给丢尽了,有些不自然的笑着问:“几位叔伯今个咋都到我这来了,真是稀客。”

韩老爷子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弟弟一眼,站了起来对着其中一位老者恭敬的说道:“二叔,今个是我请叔伯们来说事的,有年这个家今天我越俎代庖给当了,您说我是当得不当得?”

这位二叔公在八十上下大年纪了,不仅在韩家德高望重,他也是韩老爷子兄弟两的亲叔叔,非常受韩家人的敬重。

二叔公抬了抬眼皮瞟了一眼韩老头,呵呵笑了:“嗯,有才你是长兄,你爹娘去的早,这长兄如父,按照道理你当得了有年的家。”

韩老爷子点头“既然这样,我今天请各位叔伯来不为别事,我们就来唠唠我二弟家的二小子分家一事。”

韩老头赶忙出声阻止“大哥,这事我没答应,说啥分家不分家的,都是我的儿子,我咋能让他单独分出去过呢,没这个做法的事。”

二叔公也点头“不错,父母在不分家,这二小子想要分家是为无理取闹啊。”

这会缓过来的韩得平还坐在一边呢,光光听到说到正事了,扯了扯韩得平的衣袖小声说“爹,该你了,你快去跟叔公们说啊。”

韩得平也知道错过这个机会再想分家就难了,赶忙来到众人面前跪在了正房中间,他磕了几个头以后也不起身也不说话。

二叔公和其他几个老者都纷纷来拉,韩得平就是不肯起身。

二叔公就叹气“得平啊,你这是有话要说啊?既然如此,你就当着大伙面说说吧!”

韩得平这才有些悲戚的出声“二叔公,不是我不孝顺,就算分了家,我爹娘也还是我爹娘,该奉养的我一样都不会少的。求长辈们为我做主。”

韩得平只是要求分家,至于别的就没再说了,这个年代的人都很愚孝,父母有过儿女是不能言的,韩得平也是这么做的。

其他人一听这是有苦不能言啊,老韩家里的家务事同是一个村里住着,大家多多少少也都知道些,也没人追根究底的问那么清楚,大家只需要了解一件事情就行了,就是老韩家的二房要分家。

韩老头的脸色就变得不好看了,他斩钉截铁的回绝道:“我不同意分家。”

一时间正房里就僵住了,光光灵机一动就走到了韩得平身边看着二叔公几人说“我爹刚刚都被我奶逼的坐出病来了,我娘也因为长期劳作受气得了心疾,再这样下去我爹娘就没活路了,求求叔祖救救我们家吧。”

说着光光哭着跪了下来,门外的孝正孝延也都进来跪成了一排。

“哎呦,真是作孽哦!多可怜啊。”

“就是,那天韩二嫂子在地里晕倒我们都是看到了的,要不是那陈氏天天作践人家,人家能够得那劳什子的心病吗?都是委屈给闷的,心里闷出病来了。”

“刚才你们没看到那得平一脑门子的汗脸色白的吓人,就是被他老娘给骂的。”

“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是老韩家这也太奇怪了,偏心到没边……”

大门外乡里乡亲,七嘴八舌的讨论了开来,而且声音还不小,听的韩老头和陈氏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韩老爷子重重叹气“有年呐,十个手指头有长有短我也知道,但是人心不能太偏啊,你们我不能逮着一个老实孩子欺负个没够啊。

得平说想单过那就单过,他也还是我们韩家的孩子,可是你们咋说要让他们光身滚出老韩家啊,这不能够啊,就是我这个做大伯的我也不能够答应。”

二叔公的眼神霎时锐利起来,他盯着韩老头逼问“有这事?”

光光抽噎着搭话“二叔祖,这话是我奶说的,她叫我爹滚出老韩家,一个铜子得东西都不许带走。我大堂哥读书一张卷子就是二两银子,还去镇上租房住,一个月五两的租金呢!

大伯虽然每个月交一两银子的工钱给我奶,可是大堂姐大堂哥花钱多啊,他们吃的好穿的好,我大伯交的钱我们又没占到一分钱,反而家里啥活都是我们家的人做。

我大哥二哥在镇上做了几年工一共就挣了六两银子还被我大伯贪污代领,也不知道他花到哪里去了。

有好事的时候都是他们的,到征兵充军了我奶和大伯娘就说我们家孩子多,留着也没用,就让我大哥去顶上。

我爷还说咱家没钱,可是咱家明明就有钱,刚卖了粮食就得了十里银了,凑一凑总是有的,爷奶就是舍不得给我们家花钱。”

韩老头和陈氏被光光当众扒了脸皮,都是一阵羞赧,韩老头更是用无比阴沉的目光看着光光,光光还是第一次在温和的韩老头身上看到这种神色。

不过她并不害怕,她并不在乎韩老头怎么看待她,只要能分家另过,他们家就是不分什么银钱,她也有信心能够凭自己的本事翻身。

陈氏才不管现在家里人多人少,张嘴就骂道:“你个死丫头片子,没大没小的,还敢编排起我和你爷来了,谁教你的?看我不打死你。”

然后抬起巴掌就打,韩得平直起腰身来挡,这一巴掌就响亮的打在了韩得平的脸上。

书评(149)

我要评论
  • 儿一个&用得着

    “说光儿一个丫头片子又不是啥金贵人,过两天自己就好了,她大伯娘还说咱光儿命贱哪用得着请郎中。这是一家人吗?这是不把我们娘几个当人看呐?”

  • 原主在&以后魂

    因为她怎么都不肯掏钱给韩得平请郎中来给小孙女看病,就这么一拖再拖,原主在烧了两天高热以后魂归那世了。

  • 到这个&急忙忙

    蹲在屋角的韩得平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他又看了看床上已经转醒的闺女才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 只是现&黄,加

    只是现在眼窝深陷,脸色憔悴又蜡黄,加上穿一身洗的掉色发白的灰色裤褂显得又老了几分。

  • 醒来了&心死娘

    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 息,屋&骂声。

    韩光光正慢慢接受着眼前混乱的信息,屋外响起了一道尖利嘶哑的咒骂声。

  • 摄现场&没人通

    自己是误入古装剧拍摄现场了?也没人通知自己来跑龙套啊?

  • 原主的&。

    原主的家是这个什么大盛王朝淮阳府淮锦县梨花镇大柳村的一户普通的农户。

  • 么多孩&穷光光

    所以光光出生的时候陈氏就充满恶意的随便取了个名字,意思是韩得平和林氏生那么多孩子会吃光家里的粮食,以后全家会穷光光。

  • 陈设简&身底下

    古朴破旧的草坯房,陈设简单,除了自己身底下睡着的小木床,对面小窗下还放着一张大点的木床,房间里就别无他物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