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收完了麦子果真又将迎来了一场暴雨,等天晴了了以后徐氏说要带韩喜儿去土地庙烧香拜佛,除了韩乐儿不满意老娘出门时不带自己外,其他人都没啥反应。平常徐氏是极少出门时的,就更别说去土地庙烧香拜佛了,这五月五节已过,此行怎么看怎么怪异,韩得平还问林氏知不明白是咋回事平时陈氏是很少出门的,就更别说去土地庙烧香了,这端阳节已过,此行怎么看怎么古怪,韩得平还问林氏知不知道是咋回事?。...

刚刚收完了麦子果然迎来了一场暴雨,等天放晴了以后陈氏说要带韩喜儿去土地庙烧香,除了韩乐儿满意老娘出门不带自己外,其他人都没啥反应。

平时陈氏是很少出门的,就更别说去土地庙烧香了,这端阳节已过,此行怎么看怎么古怪,韩得平还问林氏知不知道是咋回事?

林氏就把光光和孝正偷听来的事说了,韩得平也没啥说头,毕竟两个妹子也到说亲的年龄了,再无人问津都要变成老姑娘了。

孝周孝延就催着韩得平去跟韩老头说分家的事,他们打算家里安排好了去镇上做做短工啥的,看看能不能挣点钱。

韩得平趁着韩老头坐在上房门口晒太阳的功夫就去找他把事说了,韩老头一阵的唉声叹气就是不搭话。

韩得平见老爹这样就急了:“爹,农忙前你都说好了的,你咋又不答应了?”

韩老头沉默老半天才语重心长的对着韩得平说:“老二啊,不是爹不答应你,你也知道咱家的条件,这你两个妹子还没成亲,你就是分家也分不到啥,你孩子多,负担重,还热大家一起生活的好。

“我这是为你考虑啊,你咋不明白爹的苦心呢?虽然说我和你娘有时候有点偏心,但毕竟你也是我的孩子啊,我哪有不操心的道理呢?”

光光在窗下看着韩老头把韩得平说的态度软化了下来,眼皮一跳,韩得平本来就是老实孝顺的孩子,韩老头这一打亲情牌保准能让韩得平心软。

果然,韩得平听了韩老头一番推心置腹的话,立场都变得不坚定了“爹,我知道我孩子多,我也不打算拖累兄弟几个,我们分出来单过,正好给大家减轻负担不是?”

韩老头听了开怀大笑“说啥傻话呢,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现在啊主要是能让你两个妹子顺利出门子,我的心就放下了。”

韩得平和韩老头又唠了半天嗑,都没再提分家的事。

光光气的扭回了身哼了一声,林氏放下了手中的绣活“咋啦?还生气了?谁惹你了?”

光光无语道“还不是爹,被我爷三言两语就给说动摇了,说不分家就不分家了。”

其他几人都无比失望,林氏只是低下了头“你爷也许是真的想一家人和睦。你爹也是不忍心让你爷失望,他是个有孝心的人呢!”

“那咱们分家了也不耽误我爹孝敬我爷啊,我看我爷就是不想失去我们家那么多劳动力,咱们要是分家了,那地里的活可就没人干了,指望咱野和三叔四叔肯定干不走那老些活。”光光气愤无比。

“那现在可咋整?”大家就都看向光光,通过这么多天发生的事,大家都习惯了听光光拿主意,也没把她当成是一个啥都不懂的小孩子。

光光嘿嘿一笑“那我们就跟爷别着呗,咱娘反正现在病了不能干啥活,时间长了家里其他人肯定会跳出来挑事,到时不用我们说分家,其他人也会忍不住的。”

孝周孝延觉得小妹说的有道理,都赞成这个方法。

等到了下午陈氏带着韩喜儿回来了,陈氏的脸上看不到啥表情,韩喜儿倒是有些羞答答的,然后陈氏就把韩老头拉进内屋叽叽咕咕也不知道说了啥。

韩得平回到自家屋内,光光也没指责他,反正时间会让韩得平认清家人认清亲情是什么,她现在给韩得平说再多,韩老头和陈氏一诉苦,一打感情牌他也还是会心软,就先放着吧!以后有他痛的时候。

倒是韩得平自己先过意不去,本来一家人这些天准备着分家的事,都已经幻想过好多次以后的生活了,这下全泡汤了。

他就在几个孩子面前格外的放低姿态,对林氏也是陪着各种小心。

林氏贤惠,也没怨韩得平啥,只是一家人明显对他冷淡了一些,比如孝正和光光不再爱去跟韩得平说话唠嗑,小棉沉默的时间变多了。

韩得平跟林氏都是话不多的人,以前韩得平说话林氏总会接着,现在林氏总是假装很忙的样子,不搭理韩得平的时间居多。

让韩得平很是难受了两天,孝周和孝延就跟韩得平说计划着要去镇上打打短工什么的,韩得平觉得反正粮食已经收完了,在家也无事,就打算跟两个儿子一起去碰碰运气。

只是他们还没出发呢,猝不及防之下就发生了一件大事,从这以后韩得平一家的命运就有了转折点。

书评(220)

我要评论
  • 正思考&段段不

    这显然不是自己的手正思考着韩光光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又失去意识,一阵针扎似的痛感袭来,一段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上脑海。

  • 府淮锦&。

    原主的家是这个什么大盛王朝淮阳府淮锦县梨花镇大柳村的一户普通的农户。

  • 子?你&咱娘挂

    “你就知道听咱娘的话,你看看其他几家过得什么日子,我们娘几个又过得什么日子?你总是把咱娘挂在嘴上,那咱娘对我们呢?”

  • &板,恨

    “光儿,你这是咋滴啦?头又疼了?我可怜的光儿。”林氏心疼的抱起闺女的小身板,恨不得自己能够以身代替。

  • 发现屋&子,黑

    听到一道醇厚得中年男声韩光光才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那是一个身材魁梧健壮的中年汉子,黑红的脸膛上有股说不出的愁苦。

  • &全家会

    所以光光出生的时候陈氏就充满恶意的随便取了个名字,意思是韩得平和林氏生那么多孩子会吃光家里的粮食,以后全家会穷光光。

  • 在拍摄&其妙的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 眼的奶&奶极其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但是原主这个偏心眼的奶奶极其不待见韩得平一家,甚至说是厌恶。

  • 丫头片&用得着

    “说光儿一个丫头片子又不是啥金贵人,过两天自己就好了,她大伯娘还说咱光儿命贱哪用得着请郎中。这是一家人吗?这是不把我们娘几个当人看呐?”

  • 光是光&,而在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