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越了天老韩家跟大柳村所有人家一样进来了热火朝天的农忙,大人们是早出晚归,家里的伙食也略有明显改善。在韩老头的要求下不只是菜里有了点荤腥,饼子也是随随便便男人们吃,吃饱饭了汉子们才有力气干活儿。毕竟有忙的就有闲的,除了回镇上的韩得昌和韩宋孝宗一家三口外,在韩老头的要求下不仅仅菜里有了点荤腥,饼子也是随便男人们吃,吃饱了汉子们才有力气干活。。...

翻过了天老韩家跟大柳村所有人家一样进去了热火朝天的农忙,大人们是早出晚归,家里的伙食也有所改善。

在韩老头的要求下不仅仅菜里有了点荤腥,饼子也是随便男人们吃,吃饱了汉子们才有力气干活。

当然有忙的就有闲的,除了回镇上的韩得昌和韩孝宗一家三口外,老韩家家里还剩下一堆女人。

因为林氏称病不出门,小棉也趁机躲在屋里每天绣帕子,就没有了人喂猪喂鸡,两头小猪一大早就饿的嗷嗷叫唤着,陈氏被吵的不行就走到正房门口想喊林氏出来喂猪,喊了一声就发现不对,又改口喊周氏:“老三媳妇,小菊,人都死哪去了?”

在灶房正帮着刷锅洗碗的周氏听到喊声忙应着出来了“娘,你叫我?”

陈氏这两天憋了一肚子火正没处发,周氏正好担当了出气筒“蔫坏的玩意儿,我喊你几声都不应,你是不是成心的气我?”

光光在屋里听的清清楚楚,陈氏就叫了一声周氏就出来了,对于1陈氏的做事风格,她都不知道怎么评价陈氏了。

一旁缝鞋袜的林氏说“你奶就是这个性子,她要是看谁不顺眼,总能找到理由训你一顿。”

光光也挺佩服林氏能够忍受陈氏那么多年的,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呢。

周氏被陈氏无缘无故就给训斥了一顿,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僵硬“啊,我刚刚在洗碗,许是没听到。”

反正家里所有人都知道,是绝对不可以说陈氏撒谎,或者跟陈氏顶嘴的,不然只会更惨。

陈氏这才冷哼一声“洗个碗都能磨磨蹭蹭的,就会磨洋工,没听见猪都饿的嗷嗷叫唤,快点去拌猪食喂猪。

还有鸡也该喂了,那鸡圈猪圈里的屎也该铲了,你动作麻利点。

我站这老远都能闻到味道,要是家里来个人啥的,我们老韩家还有啥脸面,这么多人在家还那么邋遢!小菊这丫头跑哪去了?叫她去后山打点猪草回来。”

周氏听到陈氏的安排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嘴上无比服从的应道:“好的,娘。”

陈氏见周氏没有反抗,这才不怎么满意的回身了,临走了也不忘说一声:“算你识相!”

林氏就在屋里感叹“你三婶从来没干过这些,不知道吃不吃得消?我这一直装病也不是办法,要不我去替你三婶干点?”

光光都不想再去说林氏了,林氏就是这么一个圣母的人“娘,让你清闲一点,好好养养身体还不好啊?

难道你就喜欢那种吃不饱饭还要起早贪黑干活的日子?

你再苦再累的时候我大伯娘三婶她们有没有说过来帮你分担一点呢?”

林氏就叹气“人哪有一样的呢?”

“所以说啊,互帮互助是好事,但也看帮的那个人值不值得,你看着吧,三婶也不是那笨人,她肯定不能够看着大伯娘和四婶享福她们自己受累的。”

林氏虽然有些不信周氏敢在陈氏的眼皮底下耍什么聪明,却也没说什么了。

果然刚到下午周氏就说她给猪圈添水的时候闪着了腰,又是在屋里的床上哼唧,又是叫儿子韩孝元去把在地里干活的韩得富叫回来,把陈氏给气了个半死,站在西厢房门口直骂了半天。

光光和小棉趴在窗口看陈氏在厢房门口中气十足的骂着周氏,感觉看了一场精彩的大戏。

光光还不忘问林氏“娘,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这个周氏果然是个聪明人,应该说这个家里除了韩得平和林氏都是聪明人。

因为林氏本身是很老实本分的人,她一时还接受不了妯娌敢跟蛮狠跋扈的陈氏耍心机,让她一番感叹周氏的勇气和聪明。

到了快摸黑的时候韩老头带着韩得平韩得贵和孝周孝延回来了见陈氏还在院子里骂骂咧咧,一问才知晚饭还没有人做,气的韩老头火冒三丈,当即摔了手中的镰刀指着陈氏一通训斥。

陈氏今天是被周氏给气的狠了,骂起来了忘了时辰,这会见韩老头动了肝火就有些底气不足,只好安排吴氏去做饭。

吴氏一阵哭天喊地“娘,我今天跟四弟妹卸了一天车,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因为吴氏知道,现在周氏是找借口躲了,她要是应了做饭的事,明天所有的活都会变成她的。

陈氏无法,只得去叫韩喜儿韩乐儿来帮忙升火,自己亲自下厨这才对付了一顿晚饭。

又兵荒马乱的忙了两天,才算是把麦子全割收完,剩下的就是脱粒扬场了,那需要有牛或者驴拉石磨子碾压麦秆,韩家没有牲口,就只好叫韩得贵去岳家借牛来用。(扬场是指脱粒后的麦粒还掺杂着麦糠,需要在有风的时候迎风高高扬起,才能脱出干净的麦粒。)

书评(413)

我要评论
  • 有着光&,光光

    在异世韩光光的爸爸和爷爷都是当过兵立过功的军人,有着光荣之家的称号,光光的名字由此而来。

  • 为人还&用度鸡

    韩老头为人还算正派,脾气也很温和老实,大事上基本都是韩老头做主,至于家里的吃穿用度鸡毛蒜皮都归陈氏一手掌管。

  • 在眼窝&上穿一

    只是现在眼窝深陷,脸色憔悴又蜡黄,加上穿一身洗的掉色发白的灰色裤褂显得又老了几分。

  • 又一个&,在本

    因为老韩家人口众多,尤其是韩得平家生了一个又一个,在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里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 是咋滴&以身代

    “光儿,你这是咋滴啦?头又疼了?我可怜的光儿。”林氏心疼的抱起闺女的小身板,恨不得自己能够以身代替。

  • &府淮锦

    原主的家是这个什么大盛王朝淮阳府淮锦县梨花镇大柳村的一户普通的农户。

  • 声音身&已经转

    蹲在屋角的韩得平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他又看了看床上已经转醒的闺女才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 你这个&用干活

    你这个混蛋玩意一天到晚的就知道躲懒,还有你那个懒婆娘,别以为你帮她喂了猪她就不用干活了,早上吃了饭的锅碗泔水都还等着她呢。”

  • 拌猪食&光儿喂

    “我去拌猪食,绣娟,你给光儿喂点吃的,让她恢复恢复体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