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和孝正回家的时候着地干活儿的人都了回去了,林氏和吴氏正灶下忙绿,院子里除了小棉在剁猪草并未其他人。光光就和孝正回了自家的屋子把钱埋到墙角的土里,而且上面用箱笼遮住这才安心的拿着两包小米糕往上房去。韩老头正歪在床上打打瞌睡,徐氏跟韩喜儿光光就和孝正回了自家的屋子把钱埋到墙角的土里,并且上面用箱笼盖住这才放心的拿着两包小米糕往上房去。。...

光光和孝正回到家的时候下地干活的人都已经回来了,林氏和吴氏正在灶下忙碌,院子里除了小棉在剁猪草并无其他人。

光光就和孝正回了自家的屋子把钱埋到墙角的土里,并且上面用箱笼盖住这才放心的拿着两包小米糕往上房去。

韩老头正歪在床上打瞌睡,陈氏跟韩喜儿韩乐儿姐妹两绣鞋面,见是光光和孝正来了只是撩了下眼皮并没说话。

韩喜儿和韩乐儿却都眼前一亮,盯着光光手里的纸包,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贪婪。

光光见韩老头不在,就把纸包放在了陈氏面前的桌子上故意大声的说“奶,这是大爷爷家的二伯娘买的小米糕,说是感谢我跟三哥给他们跑腿了。”

陈氏撇了撇嘴,手上却是放下了绣活“是容氏买的?算她有眼力劲。”

韩喜儿和韩乐儿可不管那些,就迫不及待的拿过去打开吃了。

光光对陈氏已无力吐槽,陈氏就是这么个极品的人,好似全世界都是欠她的一样,受了人家的东西也不会说句好话。

韩老头听到说话声就从里间出来了,见韩喜儿韩乐儿姊妹两狼吞虎咽的吃着糕点,顿时气得老脸发黑。

他走过去一把夺过剩下的小米糕大声训斥姊妹俩:“你说说你们俩,怎么就能够啊,多大的人了,还吃啥啥没够,咱家缺你们吃的了吗?你还不如光儿和孝正这几岁的孩子懂事呢。”

姊妹俩被抢了吃食又被韩老头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委屈的都去摇晃陈氏的胳膊“娘,你看爹啦。”

韩喜儿韩乐儿可是陈氏放在心尖上疼爱的宝贝闺女,平时她都是对闺女有求必应的,要啥给啥,什么时候也不舍得说一句重话的。

今天被韩老头这么骂陈氏当即就炸了,她斜着眼睛看向韩老头冷笑着大骂:“我说你个死老头子,你最近抽的什么风,左右看不得我们娘几个好是不是?我闺女吃点糕点咋啦,她们不能吃吗?这犯了哪条法了?”

韩老头也不想跟陈氏掰扯这么多,放在以前他也是不舍得骂两个老闺女的,可是今年两闺女都十七了,还没有人上门来说亲事,让韩老头备受打击。

他觉得都是陈氏把闺女养歪了,容貌体型上不出众就算了,就是家务活这些,大柳村的人谁不知道他韩有年的两个闺女是做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啊?

今天出去跟别人闲唠,他还听到有人在讨论他们老韩家两个闺女,说啥老大不小了还无人问津呢,想到这韩老头刚熄下去的火气又噌噌往上涨。

韩老头也不理陈氏,他把糕点包了一半出来交给了光光“既然是你们二伯母买给你们的,你们拿回去吃。”

光光害怕的看了眼陈氏,连忙摆手道:“爷,我们不吃,这是我们孝敬你和奶还有两个姑姑的。”

韩喜儿不屑的冷哼“算你们识相。”

光光可不想招惹陈氏和韩喜儿韩乐儿,拉着孝正逃一样的就跑出了正房。

两人走到门口就听到韩老头在里面大发雷霆的训斥着韩喜儿姐妹两,中间还夹杂着陈氏对韩老头的喝骂声。

光光冲孝正吐了吐舌头,突然觉得韩老头也挺可怜的,遇到陈氏这么胡搅蛮缠的婆娘也够受的。

吃了晌午饭光光和孝正又跟着春花和韩孝闵一起往山上走。

刚出了村口就遇上了村里几个半大小子,一群人看到光光和孝正就都哄笑了起来。

“哎呦,这不是那个大鼻涕泡嘛!”带头说话的是个穿着喜庆的小胖子,可能在十一二岁的年纪。

孝正气的冲着小胖子大吼“二狗子,不准你这么说我妹妹。”

其他几个半个小子都哄笑成一团“你妹妹就是个邋遢的鼻涕虫,咱们村谁不知道啊?”

“就是,还不准我们说,你能堵住我们所有人的嘴啊。”

韩孝闵把脸一板教训着小胖子“二狗子,我堂妹是个小姑娘家,以后别乱给她起外号。”

小胖子可能是有些怕比自己大了几岁的韩孝闵就收敛了几分嚣张,他认真看了眼韩光光“小邋遢今天不流黄鼻涕了!嘿嘿。”

书评(456)

我要评论
  • &了一个

    魂魄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更是鸠占鹊巢的重生到了一个七岁小女娃的身上。

  • 的哭泣&晕乎乎

    韩光光是在一阵扰人的哭泣中醒来的,头还是晕晕乎乎的,一晃动就觉得脑仁疼。

  • 眼的奶&不待见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但是原主这个偏心眼的奶奶极其不待见韩得平一家,甚至说是厌恶。

  • ,我们&又过得

    “你就知道听咱娘的话,你看看其他几家过得什么日子,我们娘几个又过得什么日子?你总是把咱娘挂在嘴上,那咱娘对我们呢?”

  • 和爷爷&军人,

    在异世韩光光的爸爸和爷爷都是当过兵立过功的军人,有着光荣之家的称号,光光的名字由此而来。

  • ,现在&家女孩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的时候&平和林

    所以光光出生的时候陈氏就充满恶意的随便取了个名字,意思是韩得平和林氏生那么多孩子会吃光家里的粮食,以后全家会穷光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