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女人孩子立刻探讨开了,光光看见来再次询问的基本上上都是女人和孩子不满意的点了点头,当然男人不喜欢吃零嘴,更少有大男人喜欢吃又酸又甜的零嘴小吃的。容氏见有人来问立刻跟人唠开了话匣子“哎呦,大妹子,瞧你问滴?冰糖葫芦可不是冰糖做的,你们来看这果子上面裹容氏见有人来问马上跟人唠开了话匣子“哎呦,大妹子,瞧你问滴?冰糖葫芦可不就是冰糖做的,你们来看这果子上面裹的这一层,可都是冰糖熬出来的,吃起来是又脆又甜,保准你们以前没吃过,吃了一次想二回。”。...

一群女人孩子立马讨论开了,光光看到来询问的基本上都是女人和孩子满意的点点头,毕竟男人不爱吃零嘴,更少有大男人爱吃又酸又甜的零嘴小吃的。

容氏见有人来问马上跟人唠开了话匣子“哎呦,大妹子,瞧你问滴?冰糖葫芦可不就是冰糖做的,你们来看这果子上面裹的这一层,可都是冰糖熬出来的,吃起来是又脆又甜,保准你们以前没吃过,吃了一次想二回。”

有个穿着还算不错的妇人带着个五六岁的小娃,小娃一阵的摇晃妇人的大腿“娘,我要这个,我要这个。”

妇人被孩子闹得没法只好问“你们这冰糖葫芦咋卖弟?”

光光立刻脆生生的答道“大婶,三文钱一串,小弟弟可以上前来在这上面随便挑选一串。”

妇人一听三文钱有些不舍得“有点贵了吧。”

“一点都不贵的大婶,这冰糖都要卖三十文钱一斤去了,我们都没赚啥钱,都算是成本价了,而且我们这个是随便顾客挑选,喜欢哪一串就要哪一串。”

小娃一听蹦蹦跳跳的指着一串野草莓糖葫芦“娘,我要这串。”

妇人一看有些肉痛,想要拿上面的李子“啊,小宝,咱要上面这串,这串更大点。”

妇人麻利的拿出来了三文钱递给容氏,那小娃却是不依哭闹着就是要自己选中的那串。

光光见此情景就大声的笑着说“婶子,这些不一样的冰糖葫芦口味都是不同的,您可以让小弟弟先吃他喜欢的,觉得好吃下次再来买不一样的,换换口味也挺好的。”

小娃子拿到了心仪的糖葫芦,迫不及待的舔了一口上面的红糖“好甜,好好吃。”

把一旁围观的娃子们馋的都纷纷找父母闹着要买糖葫芦。

有了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后面就顺利多了,慢慢的买的人就多了。

“我要这串。”

“我要这两串,我家闺女没来,得给她带一串回去。”

“这串好看,老板给你钱。”

只不过一会工夫,容氏和韩孝闵春花就忙的不亦乐乎了,等人潮散去买的人就变成了零星的散客了,虽然没有遭到哄抢之类的,但也没到晌午就卖的差不多了,容氏特意留了十几串“等会走泰康酒楼去看看孝周孝延,把这些拿给他们尝尝。”

光光无比感动,最起码容氏很细心很体贴,照顾到了他们兄妹的情绪,毕竟他们很难得来一次镇子上的。

收拾了背篓几人又往回走,在杂货铺里容氏又买了两斤冰糖这才来到镇子中心。

泰康酒楼说大不大,但也说不上小,在梨花镇也算得上是老字号了,韩家大伯韩得昌就在这里做记账先生。

刚走到酒楼门口,就有小伙计迎了上来,也是个半大的小伙子,看起来跟孝闵差不了多少,人长得很精神也还算和气是“几位是想用饭啊,快里边请。”

容氏客气的答道“啊,小哥,我们不用饭,是来找人的。”

小伙计也没不耐烦“婶子你找谁啊?”

容氏忙从背篓里拿出两串糖葫芦塞到小伙计手里“都是自家做的吃食,小哥别见外。我们找韩孝周韩孝延,不耽误你的时间的话请你叫一下他们。我是他们的堂伯娘,这两个是他们的亲弟弟亲妹妹。”

小伙子不好意思的收了糖葫芦忙应了“哦,孝周孝延的家人啊,我去喊他们,现在也不咋滴忙。”

然后小伙计就进去了,不一会果然出来了两个做小伙计打扮的少年,高一点的是大哥韩孝周,黑一点瘦一点的是韩孝延。

两兄弟见到弟弟妹妹都是非常欢喜,韩孝周摸着光光的头问道“你们咋到镇上来了?是跟着二伯娘来赶集的?”

光光看着兄弟两的面色也看不出啥好歹来,最起码酒楼里应该是吃得饱的,就是不能经常回家“嗯,我们跟着二伯娘来卖东西。”

容氏把用油纸包好了的冰糖葫芦都拿给了孝周孝延,兄弟俩怎么也不肯要。

韩孝周虽然只有十五岁,但是在酒楼里已经做了三年的跑堂小伙计了,心智比同龄人成熟许多“二伯娘,我们不能要你的东西,你拿回去给春花妹子还有孝闵弟弟吃。”

容氏嗔怪两兄弟“你这孩子,还跟二伯娘见外,这些可不是二伯娘花钱买的,是我们自己做的又不花什么钱,还是光儿想出来的主意呢,今天我们就是来卖这个的,都卖完了,特意留这些给你们尝尝鲜的,快拿着。”

兄弟俩都是吃惊无比,韩孝周用力的揉了揉光光的小脑袋“我们小妹现在这么能干了。”

“那是!”几人都跟着夸赞起来。

又说了一会,酒楼里就来吃饭的食客了,就有个胖胖的中年大叔站在门里喊孝周孝延去招呼客人,几人这才不舍的告辞了。

来到镇子口,容氏又去糕点铺买了两包小米糕几人商量着花了五文钱搭了辆顺路的牛车往大柳村来了。

主要是今天的冰糖葫芦卖完了,也挣到了第一桶金,而且容氏觉得不需要把时间浪费在赶路上,要抓紧时间回去摘野果子,这才大方的坐了牛车,不然平时她断然是舍不得的。

回到了家里,韩老爷子和王氏见他们的背篓都是空的,就知道他们把东西都卖了。

宋氏还非常吃惊呢“两百多串呢。就都卖完了?”

春花自豪道“可不是啊,大伯娘,好卖着呢,我们的冰糖葫芦这么好吃,受欢迎着呢。”

容氏就笑着把装钱的兜袋解开,把里面沉甸甸的铜钱哗啦啦的都倒到了院子中的石桌上。

韩老爷子和王氏都非常欢喜“哎呦,这么多啊。”

春花和光光就动手数了起来,数一百个用绳子串起来一串,一共串了七串还剩下一大把铜钱,有五十文左右。

韩老爷子震惊了“有七百多文啊,这都赶上一亩粮食了。”

其他人也都露出了笑容,容氏就说“我还买了两斤冰糖,两包小米糕花去了八十四文,总共应该是八百多一点才对。”

韩老爷子捋了捋胡子算起了账“现在出去两斤冰糖和小米糕的钱还剩七百五十文,得禄媳妇得寿媳妇,孝闵春花,孝正和光儿你们一共六个人,按照事先说好的就是一人得一百二十五文钱。”

光光摇头“大爷爷,你说的不对,还有昨天做糖葫芦你们俩的一斤冰糖本钱还没除呢,还有大堂伯他们做竹签的工钱没扣呢。”

韩老爷子大笑,点了点光光的额头“小东西,你这么见外啊,今天的糖不是算过成本了,昨天的就算了,再说了你大堂伯他们削签子能要什么功夫?就不算工钱了。”

孝正一板一眼的对着韩老爷子说“大爷爷,那公是公私是私,我们下午又得去摘果子,回头大堂伯他们得做更多的竹签,那也是很累人的,怎么能白忙活啊?”

光光补充道“那就算大堂伯削二百多个竹签是半天工好了,半天工算三十文,昨天那一斤冰糖就当是我跟我三哥占便宜好了不算钱,那就还剩七百二十文,我们六个人分,应该是每人得一百二十文钱。”

别说其他韩家人了,就连颇有见识的韩老爷子都惊讶了“光儿,你这算账都是跟谁学的?”

古代知识匮乏,大部分人都是不识字的,就是算账这些大人遇到了也得算老半天,光光还只是一个七岁的小女娃,却可以张口就来,这也太反常逆天了吧?

“啊,就是小时候看我大伯总打算盘,慢慢听的多见得多,简单一些的就学会了。”光光随便扯了个谎,不管韩老爷子信不信,反正韩孝正是不信的。

孝正也是个聪明的孩子,他也没有当众戳穿小妹的谎言。

韩老爷子点头,韩家两房只有韩得昌读过几年书,不过后来屡考不中才改学了打算盘记账,好谋生计。再后来就是韩孝宗了,从小就跟着舅舅读书认字,二房的孩子从旁学到点旁支末节也是有可能的。

光光和孝正分别装好了钱就要回家吃晌午饭去,容氏就把小米糕塞给了光光“特意给你们奶买的,不然你们不好交差。”

光光也没推辞,有些东西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不需要点明。

而光光也非常感激容氏的细心和照顾,她在心里默默地记着,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好好的报答韩家大房一家的。

书评(149)

我要评论
  • &的奶奶

    光光在床上听的一阵黑线,在院子里骂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原主的奶奶陈氏,一个极品中的奇葩老太太。

  • 是啥金&她大伯

    “说光儿一个丫头片子又不是啥金贵人,过两天自己就好了,她大伯娘还说咱光儿命贱哪用得着请郎中。这是一家人吗?这是不把我们娘几个当人看呐?”

  • 是韩得&子会吃

    所以光光出生的时候陈氏就充满恶意的随便取了个名字,意思是韩得平和林氏生那么多孩子会吃光家里的粮食,以后全家会穷光光。

  • 己婆娘&指责埋

    那汉子听到自己婆娘的一番指责埋怨,蹲在了屋角用手抱住了头唉声叹气的也不辩驳。

  • 困潦倒&顺受的

    再看看现在,极品刻薄的奶奶,穷困潦倒的家庭,逆来顺受的包子父母,人生啊,你还能再把玩笑开大点吗?

  • 原主的&个什么

    原主的家是这个什么大盛王朝淮阳府淮锦县梨花镇大柳村的一户普通的农户。

  • 妇女见&可算是

    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 ,又瘦&小了好

    韩光光费力的抬起手看了看,又瘦又小,比以前小了好几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