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是响午了,光光和孝正就说上午接着来帮着准备好回去吃饭时,韩老爷子和王氏怎么也不愿放他们回去要离开家里吃饭时。“孝闵呐,你去同你二爷爷通知一声一声,就说光儿和孝正响午在这边吃了。”韩老爷子盼咐着小孙子去隔壁报信,韩孝闵答应下来一声就去了。光光难以,也仅有“孝闵呐,你去同你二爷爷知会一声,就说光儿和孝正晌午在这边吃了。”。...

因为是晌午了,光光和孝正就说下午再来帮忙准备回家吃饭,韩老爷子和王氏怎么也不肯放他们回家要留在家里吃饭。

“孝闵呐,你去同你二爷爷知会一声,就说光儿和孝正晌午在这边吃了。”

韩老爷子吩咐着小孙子去隔壁送信,韩孝闵答应一声就去了。

光光无法,也只有留下来了,毕竟两家都是血亲,他们两个又都只是小孩子吃顿饭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韩老爷子的长孙次孙都已经成家生子了,就只剩下韩孝闵还没到娶亲的年龄,同样是种二十亩地,韩得禄韩得寿少年时就去做了木匠学徒也算一门手艺,学成归家后农闲之时兄弟俩就接些木工活啥的补贴补贴家用,所以韩老爷子家的生活比光光家好的多。

中午韩老爷子家吃的是小米稀饭,配上三和面的饼子(豆面,玉米面,麦面。),炒了一盘土豆丝,一盘凉拌黄瓜,一盘烧茄子,一盘青豆角。虽然同样是没有肉吃,但是韩老爷子家的气氛很是祥和,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让光光好一阵感叹,跟自家的韩老头一比还真是同人不同命呐。

吃完了饭大家就开始做简单的清洗工作,虽然这个年代没有农药啥的,但是野生的果子总会被蛇虫爬过,还是要注意清洁卫生的。

然后春花的大堂哥韩孝庆就抱来了一箩筐的竹签子,他还有些担心的问“做这老些,卖得完不?”

光光和春花相视而笑“先试试吧,要是卖不掉我们就把它们都吃了。”

逗得院中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春花和孝正孝闵包括韩大奶奶王氏都来帮忙串水果了,光光还告诉大家还可以各种水果搭配着穿起来,这样五颜六色的裹了糖会更好看。

然后光光就跟宋氏容氏一起下厨房炒糖色,当然了烧火的是宋氏,炒糖裹糖的是容氏,光光也只是指挥着火候和糖色,炒糖色的时候火候一定要掌握好,还有一点就是冰糖和水的比例,不然炒不出好看适中的红糖。

按照光光的要求韩得禄又给她们做了三个插糖葫芦的草靶子,其实很简单,就是把干枯的稻草或者麦秸秆绑在准备好的木棍上,方便裹好糖的糖葫芦晾干。

要是批量的裹糖,这些水果糖葫芦都放在一起会黏起来的。

等都制作完成,裹了有足足两百来串,众人都是第一次做这么多小玩意都还是比较心满意足的,要是都能卖完就更高兴了。

约定好了明天早上早点出发去镇上,光光和孝正就回家了。

一到家里,站在院子里的小莲就叫住了两人“咱奶叫你们。”

光光和孝正对视一眼,心下直突突,这陈氏不会是发现啥了吧?

进了正房发现韩老头陈氏都在,相伴陈氏而坐的是江氏,韩喜儿韩乐儿两姐妹在内间的床上做着针线活呢。

“爷奶。”光光和孝正忙甜甜的叫了韩老头和陈氏。

韩老头露出一点笑容来“啊,孝正和光儿回来啦?”

“爷,你找我们呐?”光光这是明知陈氏找她们故意这么问的,跟陈氏相比韩老头还是比较好说话的。

韩老头呵呵笑了“哦,晌午孝闵过来说你们帮他们摘那啥野果子啥的留你们吃饭。”

“啊,这个啊。我们也没帮啥忙,重的我们背不动,就采了些没人要的野草莓。”

陈氏不满的冷哼“没人要的野果子,你大奶奶家拿来做啥?总不会是自己家吃吧?那你们怎么没把果子拿回来孝敬孝敬我们啊?”

孝正一溜烟的跑出去把背篓里剩下的一些果子拿了进来“爷奶,我们没忘你们,都在这呢。”

江氏拿过了背篓一看就是一些野草莓李子还有不少的苋菜叶子,忍不住撇嘴“切,俺以为啥好东西呢?”

韩老头不悦的看了一眼江氏“胡咧咧啥,这都是娃大老远跑山上背回来的,我咋没看见孝禹为我们老两口端一碗水啊,半大不小的小伙子了,天天东串西串,像个混子一样也不学好。再看看孝周孝延,都能够去做工了。”

陈氏冷嗤“做啥子工?我可没见着他们两个的一分工钱。”

韩老头被陈氏怼了一句就没再吭气,因为陈氏说的是实话,韩得昌把孝周孝延带去酒楼做跑堂一晃都两三年了,只说酒楼里管吃住,说他们都还是小孩子属于学徒没有工钱可拿。

江氏眼睛转了转,把目光放在了光光和孝正的身上“那你们大奶奶家摘那老些野果子做啥?吃得完啊?”

光光不理会江氏,对着韩老头说道“爷,我们正想跟你说呢,春花姐和孝闵哥他们明天要去镇子卖野果子叫我们去给他们做个伴,打个下手啥的。大奶奶说,要是得了钱不白使唤我们呢!”

韩老头乐呵呵的应了“去吧去吧,你大奶奶就是客气,你们小娃就是跟着去凑热闹能帮啥忙哦。”

光光和孝正都还小,地里的活也帮不上忙,既然韩大奶奶说了韩老头乐见其成,本来两家关系因为自己老婆子的原因就不怎么好,这些小辈要是走动的热络也是好事一件。

陈氏却撂下了脸子“去啥去?镇子上人那么多要是让拐子给拐了你们哭都没地哭?再说了,家里的猪草还没人割呢,现在衣服也没人洗,都是事,就知道胳膊肘往外拐,干别人家的活倒是勤快。”

光光和孝正也不跟陈氏呛声,都直直的望着韩老头,等着他发话。

韩老头被小辈们看着,刚刚自己这个一家之主已经答应过了的,老婆子一点面子不给自己留,面上就有些挂不住,韩老头就沉着脸对孙子孙女说“啊,光儿孝正,你们去吧,明个儿直管去就是了。”

光光和孝正如蒙大赦,一溜烟的就跑了。

正房里却传来了韩老头和陈氏的争吵声,而且是越变越凶,不一会儿韩老头气鼓鼓的背着手走了出来,边走还边回头怒喝“我不给你这个老虔婆掰扯,就跟你掰扯不清楚,狗屁不通的玩意。”

然后不管陈氏在里面如何叫骂,韩老头自顾自的出门下田转悠去了。

光光和孝正也不敢去触陈氏的眉头两个人老老实实的回房待着去了。

果不其然,等晚上韩得平和林氏回来无缘无故又被陈氏叫去骂了好一通,陈氏才算是气顺了点。

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光光就被早起的林氏给叫醒了,光光简单的梳洗了下跟孝正一人拿了一个玉米饼子就出门了。

天还没大亮,农村里又不流行高门大户里挂灯笼照明,到处都还是黑蒙蒙的。

出了自家门隐约能看到三个黑影,却原来是背着背篓的宋氏和韩孝闵春花母子三人。

容氏说因为担心他们都太小,走道上不安全就一起去镇上了。

五个人也没搭车,就都慢慢的往梨花镇上来了。

大柳村在镇子东边六里多路的位置,一条小泥土路有些弯曲不平,几个人花了半个时辰才走到镇子上,这时天光已经放亮了,太阳慢慢从东方升起。

梨花镇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镇,占地面积也非常大,加上又是交通要道,南来北往的客商大部分都要在此打尖中转,所以还是比较繁华的。

天一亮,道路两旁的行人就慢慢的多了起来,镇子中心是一条十字街,坐落着各种店铺。

穿过十字街容氏带着几人来到了人鱼混杂的大西街上,这里是一条步行街,小商小贩不计其数,行人也是熙熙攘攘,人头攒动。

“就在这里卖吧。”容氏选了一块空地放下了背篓。

然后韩孝闵就把插满了糖葫芦的草粑子都从半人高的背篓里拿了出来,看着渐渐多了起来的行人,几人大眼瞪小眼没有一个人出声。

容氏没做过生意也没出来卖过东西,有些张不开口吆喝“咋都没人过来看一下啊?”

春花也有些着急“我看别人的摊子都有人主动去问价挑拣。”

光光扶额,这些常来的摊贩都有了回头客自然是不用吆喝叫卖了,他们的糖葫芦以前又没人出来卖过,加上他们几个人都是生面孔没人来问也是正常的。

光光嘿嘿一笑想起了好主意“不用怕,看我的。”

光光往前走了一步大声的吆喝起来“各位大婶,大娘,大嫂大姐姐们,都来看一看瞧一瞧啊,甜掉牙的冰糖葫芦,不甜不要钱,又脆又甜的冰糖葫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你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了,都来瞧一瞧,看一看,不甜不要钱的冰糖葫芦,又酸又甜的冰糖葫芦……”

光光的声音不仅又脆又好听,一番叫卖的说辞也比较稀奇,再加上她们卖的东西从前是没有过的,很快就吸引了一群大姑娘小媳妇围观,特别是跟着来赶集市的小娃们,看到又红又亮裹着糖的果子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这是啥玩意啊?好吃不?”

“冰糖葫芦?是冰糖做的不?可别唬人哦?”

“这什么冰糖葫芦咋卖的啊?”

书评(369)

我要评论
  • 个名字&,以后

    所以光光出生的时候陈氏就充满恶意的随便取了个名字,意思是韩得平和林氏生那么多孩子会吃光家里的粮食,以后全家会穷光光。

  • 家是这&的农户

    原主的家是这个什么大盛王朝淮阳府淮锦县梨花镇大柳村的一户普通的农户。

  • 终于醒&的小脑

    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 的吃穿&掌管。

    韩老头为人还算正派,脾气也很温和老实,大事上基本都是韩老头做主,至于家里的吃穿用度鸡毛蒜皮都归陈氏一手掌管。

  • 娟照顾&交的韩

    “娘,光儿醒了,绣娟照顾她呢。”这是老实巴交的韩得平。

  • 去,别&指望得

    “一个丫头片子至于把你们宝贵的吗?你还不下地砍柴去,别指望得贵能帮你。

  • 拌猪食&,你给

    “我去拌猪食,绣娟,你给光儿喂点吃的,让她恢复恢复体力。”

  • 再看看&母,人

    再看看现在,极品刻薄的奶奶,穷困潦倒的家庭,逆来顺受的包子父母,人生啊,你还能再把玩笑开大点吗?

  • 在异世&有着光

    在异世韩光光的爸爸和爷爷都是当过兵立过功的军人,有着光荣之家的称号,光光的名字由此而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