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吃晚饭的时候许氏意外发现少了几个人就有些很奇怪“哎,这宋孝宗媳妇和崇义哪里去了?”徐氏的脸色不太很好看,低着头吃着喇嗓子的玉米饼子也不说话的。江氏瞥了眼吴氏有些阴阳怪气的说:“去镇上了呗,人家过惯了好日子,哪还看得上我们这乡下的穷家破业。”韩喜儿白江氏瞥了眼吴氏有些阴阳怪气的说:“去镇上了呗,人家过惯了好日子,哪还看得上我们这乡下的穷家破业。”。...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林氏发现少了几个人就有些奇怪“哎,这孝宗媳妇和崇义哪里去了?”

陈氏的脸色不太好看,低着头吃着喇嗓子的玉米饼子也不说话。

江氏瞥了眼吴氏有些阴阳怪气的说:“去镇上了呗,人家过惯了好日子,哪还看得上我们这乡下的穷家破业。”

韩喜儿白了江氏一眼“四嫂,孝宗是去读书的,哪里又是去过好日子去了啊!”

江氏非常不屑的说道:“读书用得着把老婆孩子都带在身边啊?还从家里拿走那老些粮食。”

吴氏见江氏这般做派有些着恼“我说四弟妹,我家孝宗可是为了我们老韩家挣功名去了,以后我家孝宗出息了那你们可不就都跟着沾光啊?

不说咱两个小姑子的能够找到好的亲事,就连你家小莲以后走出去别人也高看她一眼不是?”

江氏冷哼“谁知道孝宗何年何月才能……”

“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陈氏把手中的饭碗重重的往桌子上一磕,用眼睛狠狠地瞪了下林氏,撂下筷子就往里屋去了,边走还边骂骂咧咧“一个个败兴玩意,看不得我好。”

光光无语了,吴氏和江氏拌嘴,最后陈氏竟然把账算在林氏的头上,所以这是什么脑回路?

没有了陈氏在饭桌上盯着,光光兄妹几个一人都还多吃了一个饼子,这不失为一件好事。

东厢有五间房,上面两间是大房一家三口在住,下面三间是二房占据着的,光光和小棉在里屋住着。

堂屋本来是没有床的,因为二房孩子多就搭了两块门板给孝周孝延孝正三个男娃子睡觉用,外间有个单独的房间是韩得平和林氏的卧房。

吃了晚饭林氏又去烧了一大锅热水,孝正和小棉给韩老头和陈氏端去了洗脚水以后一家人这才简单洗漱一下。

光光本来还想洗澡的,因为白天去爬了山出了一身汗,却被林氏阻止了,因为这样就比较费水,烧水是需要柴火的。

被其他人知道了又该去陈氏那里告状了,林氏就提了一桶水进了里屋给光光简单的擦洗了下。

收拾好了以后天色还早,一家人都没什么睡意,就都在堂屋坐下聊天。

这个年代又没有手机电脑电视高科技之类的电子产品,人们除了闲聊也没什么娱乐项目打发时间的。

“咋孝宗媳妇还跟去镇上了呢?”林氏是一头雾水。

“你两下晌在家不?你们晓得是咋回事啊?”

孝正气愤道:“知道啥啊,人家大房四房跟咱爷咱奶说话都是背着我们家的,要不是我跟小妹在后院窗下偷听还不知道是咋回事咧。”

林氏并不吃惊家里说事背着自家,只是娘几个却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坐在一边的韩得平。

韩得平被看得非常不自在“都看我做啥?那他们说事背着你们,还能单独带上我啊?”

娘几个噗嗤一声都笑出了声来,光光故意挪瑜韩得平“爹,那我们不招奶,不招大伯一家待见我们也就认了,咋你也被他们撇下了咧?”

韩得平老脸一红故意板起脸训斥光光“胡咧咧啥,你爹我那是不想知道,我要是想听事你奶能不让?”

别说,陈氏还真的能干出这种事情来,一家人想到这就又笑开了。

小棉好奇的问孝正:“那他们都说了啥,咋大伯孝正哥还有大堂嫂都走了呢?”

“大堂哥说七月份要县考,这两个月要安心读书,平时就不回来了。大堂嫂跟着去给大堂哥洗衣做饭呗。”

“啊?那吴家舅老爷家能住下这老些人啊?”就林氏所知吴家虽然住在镇子上,却也只是普通的一个四合小院子,吴家人口也不少。

最近更是听说吴家有闺女要出嫁了,大房的小棠住在吴家有段时间了一直没回来。

这下孝正又把媳妇孩子也带去了,这也不太好吧,林氏在心里如是想。

光光笑道:“爹娘,你们不知道,孝正哥和嫂子不是住吴家舅老爷家,是在镇上租房住呢,要住到孝正哥县考以后去了。”

韩得平吃惊道“咋还租房住上了?家里也可以住啊?镇上的房子可不便宜。”

林氏冲韩得平翻了个白眼“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老实,这么能吃苦,事事都想着为家里减轻负担啊。孝宗像是那能一天走几个来回的孩子嘛?”

韩得平被林氏怼了也不恼,反而是认真的问光光“那他们有没有说租房子多少钱啊?”

光光伸出了一个巴掌“一个月五两,大伯都跟人说好了租两个月的,就是回来找咱爷咱奶拿钱的。”

韩得平和林氏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啥玩意?五两一个月?那你爷奶能答应?”

光光和孝正对看了一眼,光光接着说“可不是咋滴,爷奶都已经把钱给他们了啊,孝正哥还要钱买啥县太爷以往做的文卷啥的,二两银子一张呢,咱奶都给拿钱了。”

这下韩得平和林氏都沉默了,自打出生以来两个人还没见过十几两银子那么多钱呢。

他们接触过的钱少之又少,他们没出去做过工领过工钱之类的,家里的财政大权都是掌握在陈氏手中的。

平时陈氏也断然不可能会给二人发个什么零花钱之类的,两个人就知道种地干活,下来的粮食卖了钱也落不到他们的手中,所以有个十几两对于老实巴交的韩得平和林氏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林氏老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来:“你孝宗哥读书也太败兴钱了,咱家得种一年的地才能卖这老些钱吧。都够买二亩地的了,他这去镇上住两月买张卷子就把二亩地给败兴了?”

韩得平有些艰难的替大侄子辩解“那读书识字可不就得花钱嘛。”

虽然他也觉得很肉疼!

光光都想捶开韩得平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啥?

“爹,这也就是大伯和孝正哥去跟咱爷奶要钱,你想想换成你和我娘会咋样?就比如我上次生病,跟咱奶要几个铜板,咱奶不仅不给还把你和我娘痛骂一顿呢。”

韩得平低下了头小声辩解“你奶她,她心是好的,就是太节省太心疼钱了……”

这下不光是光光生气了,就连林氏和小棉孝正都听不下去了,都怒瞪着韩得平。

“那毕竟是我亲娘,我,我能咋滴?”韩得平被娘几个瞪的没有了底气,说话越来越小声。

书评(158)

我要评论
  • 充满恶&光家里

    所以光光出生的时候陈氏就充满恶意的随便取了个名字,意思是韩得平和林氏生那么多孩子会吃光家里的粮食,以后全家会穷光光。

  • 面孔,&以看得

    而坐在床上此时抱着自己的妇人是张陌生面孔,三十左右的年纪,中等个头,从面容上可以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秀丽的美人。

  • ,让她&恢复恢

    “我去拌猪食,绣娟,你给光儿喂点吃的,让她恢复恢复体力。”

  • 来问一&又是怎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 府淮锦&村的一

    原主的家是这个什么大盛王朝淮阳府淮锦县梨花镇大柳村的一户普通的农户。

  • 指望得&贵能帮

    “一个丫头片子至于把你们宝贵的吗?你还不下地砍柴去,别指望得贵能帮你。

  • 韩光光&不是她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醒了就&好,绣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绣娟,你别再哭了。等会咱娘要是听到了又该来骂你了。”

  • &不待见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但是原主这个偏心眼的奶奶极其不待见韩得平一家,甚至说是厌恶。

  • &平家生

    因为老韩家人口众多,尤其是韩得平家生了一个又一个,在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里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