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韩孝闵和春花进了韩老爷子家里,韩老爷子正靠在门檐下晒太阳呢。大奶奶王氏坐在边纳鞋底,两个老人都很和蔼慈祥和蔼,跟徐氏一比那是天差地别,韩老爷子夫妻的口碑在大柳村那可是人人夸赞的太厚道人家呢。韩老爷子在六十上下,胡须都有些发白了,看见是光光和大奶奶王氏坐在一边纳鞋底,两个老人都很和善慈祥,跟陈氏一比那是天差地别,韩老爷子夫妻的口碑在大柳村那可是人人称赞的厚道人家呢。。...

跟着韩孝闵和春花进了韩老爷子家里,韩老爷子正坐在门檐下晒太阳呢。

大奶奶王氏坐在一边纳鞋底,两个老人都很和善慈祥,跟陈氏一比那是天差地别,韩老爷子夫妻的口碑在大柳村那可是人人称赞的厚道人家呢。

韩老爷子在六十上下,胡须都有些发白了,见到是光光和孝正笑的眯起了眼睛:“哎呦,是光儿和孝正来了啊,得寿家的,快去拿些糖块出来。”

韩老爷子说的是春花的娘容氏,韩老爷子有两个儿子,长子叫做韩得禄,次子就是得寿,韩孝闵和春花都是次子韩得寿家的孩子。

容氏听到声音就从堂屋里出来了,跟着出来的还有得禄媳妇宋氏。

“你们几个孩子这是上山去了,看跑的一头汗。”容氏宋氏都非常和善,一边倒出来几碗凉白开,一边拿出来不少碎糕点和糖块来。

春花笑嘻嘻的带着光光拉着容氏进了厨房,把韩孝正撂给了韩老爷子。

待容氏听闺女说了要做些小吃食时只是宠溺一笑也没责怪她们“要咋做?我帮你们弄。”

光光就甜甜的叫道:“那太好了,二伯娘,有你在,肯定能做成功。”

韩得禄比韩得平大那么几个月,所以光光给他们这边都是喊伯娘的。

光光就让春花去后院找她爹和大伯削几根长竹签来,这对于韩家得禄得寿兄弟两来说是手到擒来的事,因为韩家兄弟就是做木匠活的,这会兄弟两正带着儿子们在做工呢。

光光又和容氏一起把李子桑葚和野草莓都用水清洗了一遍,等春花拿回来几支竹签以后,就都一串一串给串了起来,容氏和春花觉得非常新奇。

等光光指挥着容氏升火炒冰糖的时候,容氏显然有些心疼,毕竟冰糖可不便宜,就是最下品的冰糖都卖到了三十文钱一斤,自家可是很少舍得吃的,还好冰糖只要一点还是加水一起炒的,容氏就没说什么。

等炒出了糖色把串好的水果一串串裹上了放到了院子里晾的时候,大家都围了过来,感觉非常稀奇。

糖晾干以后就变成了一串串好看漂亮的各色水果糖葫芦,这卖相绝对可以引得一众小娃流口水。

王氏忍不住夸赞:“真好看,红红的,不知道吃起来味道怎么样?”

春花先忍不住拔下来一串野草莓糖葫芦,一口咬上去又脆又甜然后才是有点酸“好脆好甜,好好吃。”

韩孝正在一边急的直吞口水,可是这糖是大爷爷家的,他不好意思开口讨要。

王氏见了拿起另外几串塞到光光和韩孝正手中“快吃啊,你这两个孩子,等会都被你春花姐这个馋猫给吃了。”

容氏和宋氏也忍不住尝了尝都夸好吃,容氏赞道“虽然费糖了点,倒也是真的好吃,还是光儿小脑袋瓜子好使。”

光光嘻嘻的笑了“伯娘,这是我跟春花姐共同想出来的呢,要是等几个月红果子熟了裹上糖一定更好吃呢。”

众人一想到红红的山楂配上红亮亮的糖色,又甜又酸,光是这么想着人的口水都要下来了。

“大爷爷大奶奶,你说要是我们把这个拿去卖,有没有人买呢?”光光脆脆的声音打破了大家的思路。

韩老爷子是个有生活阅历的老人,他撸了撸胡须沉吟“嗯,好看又够新奇,不过大人应该不爱吃这些又甜又酸的东西,小娃子们应该会喜欢。”

“不仅小娃子喜欢,我看年轻的小姑娘们也会喜欢。”容氏喜道,念头一转她就问“光儿,你想做这个来卖?”

光光就说道:“伯娘,我家哪里会做这个,就是我要去做我奶也不能够答应的,伯娘可以做,我孝闵哥他们都能够去卖啊,过些日子就是端阳节了,应该好卖的。”

容氏一听大喜过望,然后又有些踌躇,她望向了韩老爷子和王氏“这毕竟是你们姐妹家琢磨出来的东西,我……”

韩老爷子摸了摸光光的头深深一叹:“你们都是好孩子,前两天你们院里吵吵的我们也听见了,我们夫妻两闹心的半宿睡不着觉。妻贤夫祸少啊!”

韩老爷子最后这句就别有深意了,光光扮演着一个七岁的小女娃没有追问其意。

王氏就出了个主意“不如平时你们几个娃一起去摘野果,回来了你们大伯娘二伯母给炒糖裹糖,你们几个小娃去街上卖,回来一共卖了多少钱扣除去冰糖的本钱,然后你们参与的人都平分,这样就比较公平了。”

光光又补充道“还要扣除大伯二伯做竹签的手工钱。”

韩老爷子和王氏都笑了起来“这点小事你们大伯二伯就当给你们做小玩意儿了,还能收钱啊。那也太见外了。”

说好了第二天一同去后山摘野果的事情后,光光就和韩孝正一同往自家去了。

书评(289)

我要评论
  • 原主为&就香消

    而原主韩光光就是韩家二子韩得平的小闺女,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至于原主为啥会小小年纪就香消玉殒的原因源自于一场不大大小的风寒。

  • 只是现&在眼窝

    只是现在眼窝深陷,脸色憔悴又蜡黄,加上穿一身洗的掉色发白的灰色裤褂显得又老了几分。

  • 阵扰人&的哭泣

    韩光光是在一阵扰人的哭泣中醒来的,头还是晕晕乎乎的,一晃动就觉得脑仁疼。

  • 喂了猪&饭的锅

    你这个混蛋玩意一天到晚的就知道躲懒,还有你那个懒婆娘,别以为你帮她喂了猪她就不用干活了,早上吃了饭的锅碗泔水都还等着她呢。”

  • 费力的&,又瘦

    韩光光费力的抬起手看了看,又瘦又小,比以前小了好几圈。

  • 名其妙&身上。

    魂魄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更是鸠占鹊巢的重生到了一个七岁小女娃的身上。

  • 了的病&不待见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但是原主这个偏心眼的奶奶极其不待见韩得平一家,甚至说是厌恶。

  • &了,这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一个人&苦。

    听到一道醇厚得中年男声韩光光才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那是一个身材魁梧健壮的中年汉子,黑红的脸膛上有股说不出的愁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