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儿,你说大堂哥真的能给奶挣回去那啥诰命吗?”走在去后山的路上,韩孝正问着妹妹,九岁的韩孝正还不明白了诰命是个啥东西。韩光光哑然失笑“三哥,你说大堂哥读书学习到底是很厉害但是不很厉害?”韩孝正认真地的思考了会“所以不很厉害吧,大堂哥的舅舅但是一个秀才,他韩光光失笑“三哥,你说大堂哥读书究竟是厉害还是不厉害?”。...

“光儿,你说大堂哥真的能够给奶挣回来那啥诰命吗?”走在去后山的路上,韩孝正问着妹妹,九岁的韩孝正还不明白诰命是个啥东西。

韩光光失笑“三哥,你说大堂哥读书究竟是厉害还是不厉害?”

韩孝正认真的思考了会“应该不厉害吧,大堂哥的舅舅可是一个秀才,他住在吴舅舅家那么多年,日夜跟着吴舅舅读书,却连考四五年连个童生都没中呢。”

“那不就得了,什么诰命啊,都是说来哄咱奶罢了。”

“啊,哄人的?”韩孝正这个小小少年还不太明白这些事情。

韩光光解释道“你想,不这么说咱奶能次次都掏钱吗?这也就是大伯一家子,要是换做我们家,估计就是去要一文钱都会被奶骂的狗血喷头吧!说啥诰命不诰命的,就算真的有那一天,我只知道那官老爷给正头娘子挣诰命,给老娘挣诰命,可没听说有给奶奶挣诰命的。”

韩孝正一想也乐了“估摸着大伯和大堂哥就是想要钱,找这么多借口。”

韩光光认真的说“所以说,我们要是能够分家就好了,你看大伯家花起钱来丝毫不手软,说是大伯每个月交给咱奶一两银子,我看还不够大伯一家平时的开销呢。

大伯连我们家没收的粮食都老早给算好了呢,咱爹咱娘一年到头累死累活也不知道在忙啥,别说做件新衣服了,就是想吃顿饱饭都得看人脸色。”

韩孝正的小脸上露出了坚毅之色“妹妹。你说得对,我们要是分家了,自己挣钱自己花,想吃啥就吃啥,谁也说不上啥了。我们一定有办法可以分家过得。”

只是这个朝代的人都比较注重规矩礼仪,讲究父母在不分家,也有那开明的父母在儿子一成家之时就早早分家另过了的,毕竟只在少数。

大部分还是一大家子共同生活的,一来是为了孝顺父母,二来是为了一个好听的名声。

大柳村后面走上一里多路是一座荒山,因为山不是很高所以很少有什么野生动物出没,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人也经常上来砍柴挖野菜,时间久了就有了上山的小路。

光光和韩孝正刚走到上山路口就遇到了两个小伙伴,是韩老头哥哥家最小的孙子孙女。

韩老头是兄弟两个,韩老头的哥哥韩老爷子家就住在韩家隔壁,只是陈氏跟大嫂王氏妯娌两个从年轻的时候就不和,关系极其冷淡,所以走动的很少,除非过节或者做酒席这些都是不来往的。

“光儿,你的病都好了吗?”说话的小姑娘叫做春花,跟韩小棉一样大,只不过显然春花家的条件要好一点,她穿的很体面干净,人也白白静静的很是好看。

“前两天小棉说你烧的都昏了,二奶奶也不给你请郎中,还是我从家里拿了半瓶白酒给小棉拿回来给你擦身子的呢!”

韩光光略显尴尬,她想告诉韩春花,谢谢你的好意,最终真正的韩光光还是魂归那世去了。

“说什么呢,春花。有你这么邀功的吗?”春花身后的少年一巴掌拍到了妹妹的头上。

他是春花的哥哥叫做韩孝闵,跟光光大哥一样大了都是十五岁的少年了,他拿着砍柴刀背上搭着绳子,看来是上山砍柴来了。

“孝闵哥,春花姐。”光光和孝正老老实实的跟他们两个打了招呼,相比较家里其他的堂姐弟,大爷爷家的这些堂姐弟们要和善好相处的多了去了,春花还是韩小棉为数不多的手帕交之一呢。

见他们两个都挎着篮子就知道他们上山找野菜之类的,韩孝闵也没多问就带着几个人上山去了。

山上这个季节除了苋菜多点,剩下的就是一些野果子了,比如野草莓,桑葚,李子,桃子等。

“这么多李子啊。”光光看的口水直流。

韩孝闵见几个弟弟妹妹都眼巴巴的望着李子树上的果实,放下砍刀麻溜的爬上了树,他在上面一阵摇晃,掉下来不少还带着青色的李子来。

韩孝正有些抵触的说“妹妹,这还酸着呢,要过阵子变红了才好吃呢。”

光光不嫌弃的一颗一颗捡起“拿回家过两天就可以吃了啊。”

又走了一段距离,韩孝闵抛下他们三个砍柴去了,叫他们自己去前面采野果子。

光光割了不少苋菜,又和春花一起摘了不少野桑葚,野草莓,直到篮子装满了才往回走。

在途中光光还看到了几颗正开着白花的山楂树,想到了冰糖葫芦光光更想吃了“还要等几个月才能摘山楂呢。等山楂熟了到时就可以吃糖葫芦,山楂糕了。”

“啥是山楂啊?”春花一脸懵逼。

光光一想,这个朝代的人还不知道啥是山楂,这种很酸的野果子并不受大家喜爱,她一指山坡上开着花的山楂树“就是红果啊。”

当地人都给山楂叫做红果,春花有些质疑的道“又酸又涩,那能好吃啊?”

光光噗嗤笑了“我想到一个好主意,可以把这些果子变好吃。”

春花用手指一弹光光的额头“人小鬼大,你能有啥好主意?”

“啊,就是我奶肯定不会让我做的。”光光想到这又有些失落了。

春花笑嘻嘻的道“那你喊声好姐姐,我就带你去我姐做来吃,我娘肯定会答应的,你要用什么材料我也可以给你找来。”

光光的眼睛就是一亮,她怎么没有想到呢,她激动的抱着春花的胳膊一阵的摇晃撒娇“好姐姐,好姐姐,你最好了。”

春花明媚的脸上笑开了花“小机灵鬼,小嘴这么甜。”

书评(261)

我要评论
  • ,光光&的光则

    异世里光光的光是光荣的光,而在老韩家,光光的光则是贬义词。

  • 己的记&忆涌上

    这显然不是自己的手正思考着韩光光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又失去意识,一阵针扎似的痛感袭来,一段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上脑海。

  • 呢,没&崽子嗷

    “老二,老二媳妇,人都死哪去了?猪都没人喂呢,没听到猪崽子嗷嗷叫着呢?一群王八羔子,见天的知道躲懒。”

  • 一张大&别无他

    古朴破旧的草坯房,陈设简单,除了自己身底下睡着的小木床,对面小窗下还放着一张大点的木床,房间里就别无他物了。

  • 雪上加&霜。

    因为老韩家人口众多,尤其是韩得平家生了一个又一个,在本来不富裕的家庭里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 康之家&自己也

    想到这些光光更是无语了,在前世自家条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好歹也是小康之家吧,父母感情和睦幸福对待自己也是疼爱有加。

  • 小了好&几圈。

    韩光光费力的抬起手看了看,又瘦又小,比以前小了好几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