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一顿不很愉快的响午饭,下晌等都闹腾了,韩得平跟林氏带着韩小棉就都去给花生抓虫锄草了,恰恰五六月天气,花生才冒出寸把高。老韩家有二十多亩地,种的有花生大豆小麦这些最常见的农作物,他们要趁着收麦子之后把其他地给拾掇好,毕竟忙绿的一般仅有韩老头老韩家有二十多亩地,种的有花生大豆小麦这些常见的农作物,他们要趁着收麦子之前把其他地给收拾好,当然忙碌的通常只有韩老头和韩得平夫妻,韩得贵偶尔也会被韩老头给叫下地去。。...

吃了一顿不愉快的晌午饭,下晌等都消停了,韩得平跟林氏带着韩小棉就都去给花生捉虫除草了,正是五六月天气,花生才冒出来寸把高。

老韩家有二十多亩地,种的有花生大豆小麦这些常见的农作物,他们要趁着收麦子之前把其他地给收拾好,当然忙碌的通常只有韩老头和韩得平夫妻,韩得贵偶尔也会被韩老头给叫下地去。

因为大房父子今天归家,加上中午陈氏闹了一通韩老头就没下地去。

光光也不想待在家里就拉上韩孝正去找篮子说去后山上挖野菜。

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三岁的小崇义在水盆边玩耍,光光挺奇怪的,这人都跑哪去了?

韩孝正扯了扯小妹的小辫子朝上房努了努嘴,用口型说道“都在咱奶屋里。”

然后贼贼一笑拉着光光来到后院的墙根下,在正房的后窗下两个人蹲下了身。

窗户没关拢,顺着缝隙能看清屋内大致情况,陈氏和韩老头挨着坐在床上,韩喜儿韩乐儿和江氏坐在床尾,几个人端着笸箩在研究着什么,里面有缝制成半成品的帕子和荷包等小物件。

而韩得昌,吴氏,韩孝宗冯氏一家四口都坐在地上的一条长条板凳上,另一边挨着陈氏腿边坐的只有韩得贵一个人。

光光瞧了瞧屋内情景,这是有啥事要说?还瞒着他们家是怎么着啊?

“爹,你看咋样?”韩得昌问道。

韩老头老半天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扭头问陈氏“家里还有多少银钱啊?”

陈氏抄着手木着一张脸“没多少,那是啥文卷啊要那二两银子一张?孝宗他大舅不是秀才吗?让他给走走关系不啥都有了。”

韩老头赶忙训斥陈氏“说啥呢?孝宗他大舅也不容易,走走关系不用花钱啊,这亲戚里道的。”

光光差点笑出声来,她才发现原来韩老头也是个妙人呢,这话说的,亲戚里道的孝宗大舅咋好意思开口问他们老韩家要钱呢。

果然韩老头话一出,吴氏和韩孝宗都齐齐变了脸色。

吴氏赶紧掐了把韩得昌的胳膊给他猛使眼色,韩得昌才不得不开口“爹,这我舅兄他走关系当然用不着我们掏钱,毕竟是孝宗他亲舅舅不是,可是这买卷子可不是我舅兄用的啊,是我们孝宗考试要用的,这总不好开口叫我舅兄他们垫上吧。”

一旁的江氏就说话了“那舅老爷往年中童生中生员的卷子可以给我们孝宗来看看啊,要我说啊,舅老爷就够有文采的了,还用得着去买别人的卷子来借阅啊。”

韩得贵点头“他四婶说的不错,我也是这个想法。”

“爹,我舅兄说了他那卷子都旧了,对题不对人,这每个县学每个县太爷的文风喜好都不一样,我们县太爷才刚调任两年,大家也都摸不准他的脾性呢,这卷子是县太爷身边人透出来的,我舅兄说这次我们要是买了文卷,我们孝宗就是十拿九稳的事了。”

任凭韩得昌舌灿莲花韩老头也不为所动,他看了看韩孝宗又叹了口气“孝宗啊,你舅舅真这么说滴?”

“啊,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嘛!”韩孝宗表现的情真意切。

韩老头思虑再三也无法,毕竟孩子读书事大,老韩家世世代代都是贫农,要是真的出了个有功名的读书人,那真的就是改换门庭光宗耀祖的大事了“老婆子,拿银钱给孝宗吧。”

陈氏不情不愿的老半天没动。

韩孝宗为难的看着韩老头“爷,还有一件事要说……”

韩老头又打了个唉声“啥事?说吧。”

“我表妹下个月就出门子了,他家里来来往往也不断人,我也没法静下心读书,我就想着不住他家里了。”

“啊,你打算回家里住啊?这每天来回可不近呐!”大柳村离梨花镇有六七里路,就是赶牛车来回都得半个多时辰。

韩得昌就笑了“不是的爹,孝宗已经跟我把事说了,他的意思呢,是想在镇子上租个房子住,也清净又方便。住家里,每天来回走得费多少腿不说,家里人这么多哪里静得下心读书啊。”

韩老头闷着头没说话,陈氏先沉不住气了“那得多少钱啊?镇上的房屋不便宜吧,还有起居吃食方面咋办啊?”

“奶,我打算带冯氏和崇义一起去,做饭洗衣啥的不都解决了吗?粮食啥的就从家里拿去也省得花钱买了不是?”

冯氏听到韩孝宗提到自己,害羞的低下了头。

“要多少钱?”陈氏的眉头也紧皱起来。

“租房是一个月五两,我跟人家谈好了先租两个月的。”韩得昌老神在在的说道。

别说屋里其他人了,就连窗下偷听的光光和韩孝正都吃了一惊,毕竟十几两银子不是小数目,这是落后的古代生产力低下,亩产粮食才两石左右,(明正统年间一石粮食约等于一百二十斤。十斗为一石)亩税是五斗,一两银可买两石五斗粮,一亩粮食大约也就卖个七八分银还不到一两。

这样想想,一张别人往年用过的试卷就要二两银,古代读书是有多奢侈了。

陈氏和江氏立马咋呼起来“这么贵,哪有那么多钱?”

韩得昌就劝说陈氏“娘。眼下虽然花了点钱,您老想想以后啊,咱孝宗要是中了试再去考了生员举人,您老就是官家太太了,再也不是农村的农家老太太了,将来孝宗再给你挣个诰命回来,您就是我们大柳村头一份富贵的老太太了。”

吴氏在一边恭维着“那是,比福气大柳村哪一个比得上咱娘啊。”

两人一唱一和这才把陈氏哄的暂时住了口。

韩老头耷拉下了眼皮,提不起来多大精神“家里哪有那老些钱,你两个妹子还得说亲,还得打嫁妆,处处都得用钱。”

韩得昌爽朗一笑“爹,我都算过了,以前咱家卖粮食的钱,我每个月给咱娘的工钱,那是足够了啊!咱家的粮食不又快收了吗?咱家种了十亩麦子,能卖将近八九两,不正好添了这笔亏空。”

韩老头用沉沉的目光盯了会韩得昌,直到韩得昌白皙的脸上有些发红才转开了目光“罢了,老婆子,拿给孝宗吧。”

陈氏这才肉痛的掏出随身携带的钥匙打开箱柜,在里面好一通扒拉才在最底下找到钱匣子数了两串串好的铜板,又拿出了两锭五两的银锭子交到了韩孝宗的手上。

韩孝宗咧开嘴笑的格外开心“奶,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好好努力,将来肯定给你挣个诰命回来。”

光光拉着韩孝正从窗下走开的时候还隐约听到江氏同陈氏抱怨

“都考了那么多次都没中,谁知道他说的挣诰命是何年何月呢?次次去考都要花那老些银钱……”

等他们走得远些了,渐渐地就听不到他们的说话声了。

书评(378)

我要评论
  • 个什么&大盛王

    原主的家是这个什么大盛王朝淮阳府淮锦县梨花镇大柳村的一户普通的农户。

  • 的家庭&包子父

    再看看现在,极品刻薄的奶奶,穷困潦倒的家庭,逆来顺受的包子父母,人生啊,你还能再把玩笑开大点吗?

  • 着自己&里扮演

    韩光光更懵了,她睁着眼睛打量起两个人来,想着自己明明是在一部古装剧里扮演着逃婚的千金大小姐身边的丫鬟呢,而且是正在拍摄逃跑场呢。

  • 充满恶&,意思

    所以光光出生的时候陈氏就充满恶意的随便取了个名字,意思是韩得平和林氏生那么多孩子会吃光家里的粮食,以后全家会穷光光。

  • 主角跑&了?

    她记得在拍摄现场她拉着女主角跑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摔晕了,醒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转场了?

  • 扎似的&痛感袭

    这显然不是自己的手正思考着韩光光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又失去意识,一阵针扎似的痛感袭来,一段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上脑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