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被韩老头吼了一句,她立刻坐在凳子上哭天喊地“我三奶奶苦命啊,嫁到韩家做牛做马几十年,生儿育女,没享过晚上福啊,活到老了还得被儿媳妇甩脸色啊!老天爷啊,你咋不打雷了劈死我啊,也免得留我在人间遭罪。”陈氏边哭着边四处甩着她的大黄鼻涕,把边陈氏一边哭着一边到处甩着她的大黄鼻涕,把一边的吴氏冯氏给恶心的都变了脸色。。...

陈氏被韩老头吼了一句,她立马坐在凳子上哭天喊地“我老婆子命苦啊,嫁到韩家做牛做马几十年,生儿育女,没享过一天福啊,到老了还要被儿媳妇甩脸色啊!老天爷啊,你咋不打雷劈死我啊,也省得留我在人间受罪。”

陈氏一边哭着一边到处甩着她的大黄鼻涕,把一边的吴氏冯氏给恶心的都变了脸色。

韩老头叫陈氏这样也不忍心多苛责,毕竟是一起生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伴,脾气秉性都是了解的,如果他再一味的训斥陈氏,陈氏只会越闹越凶。

因为陈氏就是这种人,撒泼是她最擅长的伎俩。

韩老头“唉”了一声,坐到了一边就没再说话。

“我说老二,不是当大哥的说你,这弟妹的脾气你是不是该好好管教管教了,咱娘也没说啥,她都敢给咱爹娘甩脸子了。”

韩得昌拿出了大哥的派头斜着眼睛看韩得平。

韩得平黑红的脸愣是变得青一阵紫一阵,想辩解几句,吭哧老半天都没憋出一句话来。

“哎呦,当家的,你是不知道,现在二房这几个孩子都不得了,前两天还撺掇着不再给大家干活洗衣了,还敢跟我和娘呛声。真是不得了了。”吴氏在一边撇嘴。

韩得昌冷哼一声:“有这事?不是我说你老二,婆娘和孩子该管教就得管教,不能一味的纵着,你看看我们家孝宗小棠多孝顺听话,再看看你家这几个娃……”

韩得昌逮着韩得平一阵的数落,韩孝正气的小肚子一鼓一鼓的,他拉住老爹的手大声的说:“爹,你还不去看看我娘,我刚刚看我娘哭的可伤心了。”

“啊,哦!”韩得平如梦初醒一般跟着韩孝正就回东厢去了,也不再去管韩得昌在后面如何喊他。

回到东厢时林氏的情绪已经稳定不少了,只是两只眼睛刚刚哭过还是红红的。

见韩得平回来,娘几个都齐刷刷的盯着他看。

韩得平被看的老不自在了,有些讪讪的摸了摸头发:“你们都看着俺做啥子?”

光光问他道:“爹,咱娘被奶骂了,你咋没给咱娘辩驳几句啊?”

韩孝正小脸一板不悦道“咱爹会辩驳啥,你们是没看到刚刚大伯当着咱爹的面把孝宗哥和小棠姐一阵夸,把咱娘和姐姐光儿一通数落,还让咱爹好好管教咱娘呢。咱爹啥都不会说,就会低着头不吭声。”

林氏红着眼睛看向韩得平“我说孩子他爹,你真的就任由他大伯数落,一句话也不说?”

韩得平也是一脸的官司,唉声叹气的说道:“我能说啥?娘又在那边哭闹,你说我……”

光光黑线,这个老爹真是包子的没救了。

“爹,话不是这么说的,大伯怎么说也是咱娘的大伯哥,他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你说叫你回来好好管教咱娘,这是他当大伯哥该说的话吗?”

“还有啊,他的孩子就是人上人,凭啥就要把你和咱娘的孩子贬得一文不值啊?”

韩得平生性老实,虽然长得粗壮,但是对待媳妇和孩子一向都是温和的,从来不会训斥责骂林氏和几个孩子,这会韩得平被小闺女问的脸色涨的通红,老半天回答不上来。

“那我再问爹和娘一个问题吧,你们是觉得你们自己比不上大伯和大伯娘吗?还是觉得我们姊妹几个就真的比大堂哥大堂姐差的多?”

“当然不是!”一提到孩子林氏首先就急了,所谓为母则强嘛。

“你们都是娘的好孩子,没有什么比不上别人的,孝周孝延更是勤快能干懂事,要不是他们受我们连累没法读书,不然的话指不定比孝宗强多少倍咧!”

说到两个懂事的儿子韩得平也憨憨的笑了“孝周孝延都是好孩子,孝宗读书咋样我不知道,最起码在家里孝宗做活这些都是比不上你两个哥哥的。”

韩小棉忍不住出声反驳“做啥活啊?孝宗哥在家里就像那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一样,哪里比得上我们大哥二哥了。”

林氏也嗔怪的看着韩得平“就是,少往你那大侄子脸上贴金了。”

韩得平尴尬不已,只能呵呵傻笑。

光光无语,说了这么多,这一家人都还没理解她的意思呢“既然咱们不比别人差,为啥别人贬低我们的时候我们就得忍着啊?”

“大伯都知道夸他自己的孩子,那爹你听到别人说我们说我娘的时候咋就不知道维护呢?”

“你越是这样别人可不就越要看轻我们一家,有时别人看轻我们不要紧,我们自己得看得起自己啊,要是我们自己也觉得别人说的都对,我们就该被别人踩在脚下,就该生在尘埃里,那我们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啊?”

韩得平和林氏听了这些都深受触动,韩得平捏紧了拳头“光儿说的不错,我们不比别人差,以后再有人说你们不好我一定会反击回去的。”

林氏欣慰的摸了摸光光的头“我们光儿怎么感觉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前你可都不敢跟你奶和大伯娘说话的。”

韩得平也用探究的目光上下扫视韩光光“光儿的胆子变大了!”

韩光光全身一僵“还不是那两天烧糊涂的时候整天都在想,我们全家人每天都小心翼翼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到头来还不是我娘整日被我奶骂。

我们几个吃不饱穿不暖,有病不给医,然后我就想明白了,既然生活已经过得这么差了还能更差吗?何不大胆一点去争取下,万一真的比原来过得好点了呢?”

“我可怜的孩子,都怪娘没本事。”林氏说着又要哭起来。

韩得平长长的叹气道:“说是这么说,还是尽量少跟你奶顶嘴,到头来挨骂还不是你娘和你们几个。”

韩得平可是非常了解陈氏的,他本来就老实,嘴笨是一方面,不喜欢跟陈氏顶着来,另一方面,他越是反抗,到时林氏娘几个越受罪。

韩光光自不会理会韩得平这些话,以前他们一家都是忍忍忍,不停地忍,所以才换来老韩家一直的平静,要是以后还是这样的话,那她们要到何年何月才能过上清闲自在的日子。

书评(380)

我要评论
  • 的一阵&黑线,

    光光在床上听的一阵黑线,在院子里骂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原主的奶奶陈氏,一个极品中的奇葩老太太。

  • 的话立&又是怎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 个地地&一对双

    家主韩老头是个地地道道土里刨食的庄家汉子,娶妻陈氏,生有得昌、得平、得富、得贵四子,各自也都娶妻生子了,韩老头和陈氏还有一对双生女儿尚且待字闺中还未嫁人婚配。

  • 看看其&在嘴上

    “你就知道听咱娘的话,你看看其他几家过得什么日子,我们娘几个又过得什么日子?你总是把咱娘挂在嘴上,那咱娘对我们呢?”

  • ,你这&又疼了

    “光儿,你这是咋滴啦?头又疼了?我可怜的光儿。”林氏心疼的抱起闺女的小身板,恨不得自己能够以身代替。

  • &福对待

    想到这些光光更是无语了,在前世自家条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好歹也是小康之家吧,父母感情和睦幸福对待自己也是疼爱有加。

  • 大劲才&一个农

    韩光光费了好大劲才搞明白,现在她已经不是她了,这个韩光光是一个不知名的朝代里的一个农家女孩,而自己在拍摄现场那一摔已经挂了。

  • 钱给韩&女看病

    因为她怎么都不肯掏钱给韩得平请郎中来给小孙女看病,就这么一拖再拖,原主在烧了两天高热以后魂归那世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