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和孝正跑去灶房里,许氏在灶上烧菜,烧火做饭的是韩小棉。“你们咋出了?”许氏是个温柔如水温柔贤惠的性子,除了逼的狠了一般说话的都是轻轻地柔柔的,让人一听声音就想更亲近。光光冲烧火做饭的小棉做了个鬼脸:“被奶骂出了呗。”韩小棉得性子有几分随了许氏,有些少年老“你们咋出来了?”林氏是个温柔贤惠的性子,除了逼的狠了一般说话都是轻轻柔柔的,让人一听声音就想亲近。。...

光光和孝正跑到灶房里,林氏在灶上炒菜,烧火的是韩小棉。

“你们咋出来了?”林氏是个温柔贤惠的性子,除了逼的狠了一般说话都是轻轻柔柔的,让人一听声音就想亲近。

光光冲烧火的小棉做了个鬼脸:“被奶骂出来了呗。”

韩小棉得性子有几分随了林氏,有些少年老成的味道“谁让你们一看大伯和大堂哥回来就跟着凑过去,又不是不知道咱奶那性格,活该被骂。”

孝正可不乐意了“我们又不是去讨吃的,给我们吃我们还不要呢,咱奶还骂我们是饿死鬼投胎,说我们馋嘴。”

林氏忙着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因为陈氏骂孩子的话生气,也许只是单纯的见怪不怪了。

“那你们去听了那么久听出啥没有?你大哥二哥啥时候才能回来一趟?”

光光叹气道:“不知道呢,大伯说酒楼里忙大哥二哥走不开。既然忙为啥大伯这个记账的能回来呢?娘,你跟爹就没想过去看看我大哥二哥吗?”

林氏手上炒菜的动作一顿,却没有搭话。

“还能为啥,咱奶不让去呗,说那么远来回得老半天,说咱娘肯定是想躲懒不干活,一个女人家就想着抛头露面。”

韩小棉的话估计还是保守说的,光光估计当韩得平和林氏要求去镇子上看儿子的时候陈氏骂的更难听。

“好了,你两快去放好板凳筷子,马上吃饭了。”林氏盛好了菜就吩咐光光和孝正去做准备。

老韩家吃饭是按照男女分开坐的,韩老头带着儿子得昌,得平,得贵,孙子孝宗,孝正,还有老四家的儿子十三岁的孝禹坐一桌。

陈氏带着儿媳妇吴氏,林氏,江氏,孙媳妇冯氏带着三岁的崇义,韩喜儿韩乐儿,韩小棉还有光光和四房的女儿韩小莲坐一桌。

晌午饭因为大房的归来比前两天吃的都丰盛了些,一大盆玉米面窝窝,一盘咸菜丝,一盆白菜粉条里面有少于的腊肉丝,一盘凉拌萝卜,一大盆红薯稀饭。

虽然每个人吃食没有定量,但是一般林氏和两个闺女吃了一个窝窝以后,如果再敢伸手去盆里拿的话,陈氏就会用杀人的目光一直盯着林氏,林氏就会自动放弃吃第二个窝窝。

林氏和小棉光光久而久之就养成了绝不添饭加窝窝的习惯,这也是陈氏乐于看到的。

光光看到韩喜儿和韩乐儿一直翻着那一盆白菜粉条里的肉丝觉得一阵恶心,顿时胃口去了大半,只能吃着玉米窝窝就着眼前的齁咸的老咸菜。

当光光吃了一个窝窝以后又去拿第二个的时候陈氏的脸顿时黑了下来,她“啪”的一下把筷子惯到桌子上,怒瞪着光光手里的窝窝就是不说话。

林氏马上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尴尬的拍了拍光光的头“光儿,你肯定吃不完这一个了吧,来,吃娘的这个。”

说着林氏就把手中吃剩下的半个窝窝递了过来。

光光无语,真想掀桌骂娘,这都什么跟什么,真的是很不想忍受陈氏的极品,也受不了林氏的逆来顺受。

但是她也摆脱不了目前的困境,在来到这个落后的王朝里的几天当中,她发现不管怎么做她都无法回到以前的世界里去了,慢慢的只能认命了。

也许异世的自己都已经入土为安了也说不定,自己既然占了原主的身子,少不得得代替原主在这个时代里好好的活下去。

光光想到这些就没去接林氏手上的窝窝,而是更大口的吃了起来顺便还给孝正和韩小棉各自拿了一个窝窝放在面前。

“娘,我吃的完的,不吃饱哪里长得高啊,你看小莲姐和大堂嫂还有两个姑姑都是因为吃的多才长得又高又壮的,你看看我姐,都瘦的皮包骨头了。”

林氏听了光光的话果然有些难过的看向了瘦弱的小棉,就没再阻止光光。

韩喜儿和韩乐儿可不乐意了,韩喜儿肥胖的身子扭了扭,委屈的叫了声陈氏:“娘,你看这个死丫头怎么说我们的。”

两个老生闺女的容貌体型是陈氏的痛心病,因为韩喜儿姐妹两长得又矮又胖还黑所以十七岁了还没有人上门来说亲,陈氏最听不得别人说两闺女长得壮了。

她气的一拍桌子对着林氏母女就骂开了:“咋啦?我闺女长得壮咋啦?”

“现在就容不得我闺女了是不?你们还把我和你爹放在眼里心里吗?这个家还轮不到你们说得算呢,将来要是让你们当了家还不得把我和你爹这一把老骨头都给砍了当柴烧去啊?”

林氏无端被骂很是委屈“娘,我没有……”

“没有啥啊没有?惯会装腔作势,你这个败家娘们,孩子都给你教坏了,还有点女儿家样子吗?将来指定嫁不出去。”

陈氏完全不给林氏辩驳说话的机会,噼里啪啦一通骂,就是看林氏各种不顺眼。

光光气结,她没想到陈氏极品到这种程度,就是吃了两个窝窝的事都能找到那么多由头骂林氏一顿。

光光决定不惯着陈氏这个臭毛病,她捧着吃剩下的窝窝故意大声的哭了起来“奶,我不吃窝窝了,你别骂我娘,都给姑姑们吃,我们都不吃了,我们饿着也没关系的,奶……”

这番动静自然吸引了隔壁桌的注意,韩老头气的胡子一翘把筷子一摔喝斥陈氏“你又作啥子妖?家里哪里就缺这点吃的了,怎么能不让娃娃们吃饱?还有喜儿乐儿,你看看都多胖了,亲事都不好说的,就不能少吃两口。”

这下韩老头可算是戳到了陈氏的心窝子上去了,她瞪着韩光光然后一个大力把窝窝都摔到地上。

陈氏恶狠狠的用脚踩着窝窝,嘴里一边咒骂着:“叫你吃,叫你吃,吃不死你,死丫头片子,专门来败兴我,生下来就该扔山里去喂狼崽子。”

韩老头被气个半死,又是心疼粮食被糟蹋又是气老婆子的气性大,说不得骂不得“你啊你,这粮食得来不易,你怎么忍心糟蹋……”

光光就在一边抹泪“就是,奶宁愿糟蹋了粮食也不愿意给我们吃。”

林氏听的心酸不已,拉着光光和小棉下了饭桌哭着回东厢房去了。

“老二媳妇,你娘她不是那个意思……”韩老头喊了一声也没拦住娘几个的步子。

陈氏在背后恶狠狠的骂道:“让她走,败兴玩意,有本事走出我老韩家啊。”

“你给我闭嘴!”韩老头忍不住冲着陈氏暴喝一声。

书评(152)

我要评论
  • 钱给韩&归那世

    因为她怎么都不肯掏钱给韩得平请郎中来给小孙女看病,就这么一拖再拖,原主在烧了两天高热以后魂归那世了。

  • ,对面&床,房

    古朴破旧的草坯房,陈设简单,除了自己身底下睡着的小木床,对面小窗下还放着一张大点的木床,房间里就别无他物了。

  • 是在一&中醒来

    韩光光是在一阵扰人的哭泣中醒来的,头还是晕晕乎乎的,一晃动就觉得脑仁疼。

  • 代,更&女娃的

    魂魄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更是鸠占鹊巢的重生到了一个七岁小女娃的身上。

  • 来问一&,咱娘

    妇人一听汉子的话立刻瞪起了双眼“咱们光儿烧了几天也没见有个人来问一声的,叫你去问咱娘拿点铜板请个郎中抓副药来,咱娘又是怎么说滴?”

  • 毛蒜皮&都归陈

    韩老头为人还算正派,脾气也很温和老实,大事上基本都是韩老头做主,至于家里的吃穿用度鸡毛蒜皮都归陈氏一手掌管。

  • 四子,&,韩老

    家主韩老头是个地地道道土里刨食的庄家汉子,娶妻陈氏,生有得昌、得平、得富、得贵四子,各自也都娶妻生子了,韩老头和陈氏还有一对双生女儿尚且待字闺中还未嫁人婚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