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杰现在的都是紧紧地跟随他姐姐的。这时派上用场了:“小杰,你去喊春花和三叔家的兰花姐姐来帮我一同削红署,烧饭。”“好的,姐姐,我这就去,你是在这里等我但是回家去?”“你跟两个姐姐直接回家去吧。我这安排好一下,就回家去烧饭。”徐嘉嘉摸了一下弟弟的头说。“好的,姐姐,我这就去,你是在这里等我还是回家?”。...

徐小武现在都是紧紧跟着他姐姐的。这时派上用场了:“小武,你去喊春花和三叔家的兰花姐姐来帮我一起削红署,做饭。”

“好的,姐姐,我这就去,你是在这里等我还是回家?”

“你跟两个姐姐直接回家吧。我这安排一下,就回去做饭。”徐芝芝摸了一下弟弟的头说。

她想着,这都是干体力活的,不可能就喝粥吧!家里腊肉不多了。

还是去后山看看上次的陷阱有没有猎物。

徐芝芝走到之前挖的陷阱,有两个是空的。

她就重新调整了一下,放点空间的菜,希望明天有东西,走到上次猎野猪的那个陷阱,还真看到三只兔子。

这就够了,赶紧回家去炖兔肉!

这两天忙着,等过两天空了,去深山看看能不能遇到老虎。

神医要的药,她空间都有,就缺虎骨。

反正那人要先养好腿,也不急。

徐芝芝回到家时,三个堂妹来了,自然就缺徐红花了,想必等到饭点才来。

她喊徐春花从柴房搬出红署,教她们削皮。

她就剥兔子皮,兔子好处理,剥了皮,去内脏洗净切成块备用。

徐小花烧火,大锅就开始熬红薯粥。

一边把葱姜蒜爆一下加入兔肉翻炒均匀,放水炖。

洗两个青菜炒,把回来路上摘的野菜凉拌一个。

从空间扯一把蒜苗炒腊肉,香味浓郁,飘过半个村子。

徐芝芝夹一块兔肉放进弟弟嘴里:“去喊翻地的人回来吃饭。”

徐小花眼巴巴地望着,她又夹一块给小花:“尝尝还要加盐不?”

“好吃,不要加盐了。”九岁的小花软儒儒的说。

很快大家就过来了,大汉们进屋看到一大锅又稠又浓带着金黄色的粥,立即跪下磕头,嘴里还念念有词的。

感谢神赐予的食物,满面敬畏。

人多没有地方坐,都是庄稼汉,没那么多讲究,站的站,蹲的蹲,自己装粥夹菜。

狼吞虎咽的,就像娥死鬼投胎一样。哪还记得敬畏……

吃完饭后,赞美的话,络绎不绝。干活更加卖力了。

徐芝芝留了一桌菜在厨房给几个弟弟妹妹吃。

第二天还是做一顿中饭,有三个堂妹帮忙干活,徐芝芝也乐意教。

陷阱里不是捡了野鸡就是兔子,料子足,徐春花和徐兰花也是真心学。

做出来的味道真的不错,大家每天都吃得油光满面,更加干劲满满。

人多力量大,就这样用了三天时间,就把一座山的红署栽好了。

其实也很简单的,就翻好地,挖一排排小亢,放一点肥料,把红薯藤剪成带两片叶子一小截,埋一片叶子在土里,外面露出一片,这样成活率高。

在徐芝芝耐心教导下,大家都会栽了。

安排两个专门负责浇水。

徐芝芝洒一些灵泉水放入水中,让他们每栽好一颗浇点水。

全部都弄好了,就看到整座荒山,带点绿了,煞是好看。

雨水好的话,秋红署产量也不会太低。

徐芝芝想到了春天栽果树,但冬天可以种萝卜,白菜。

分好各自要种的红薯藤,拿回去自己剪,自己去种,反正村民都会了。

干活的村民都吃过了红署,味道真的很好吃。

再每人发六十文工钱。每个人都乐呵呵地准备走。

“大叔们,你们栽好自家的红署,还没到秋收,有时间的可以过来帮我们家打地基,还是二十文工钱一天。”徐芝芝边送边说。

“好的,我有时间。”

“我也有”

“芝丫头,你们家打地基准备建房子啊?”一个大叔问。

“是的,地基我已经划好了,秋后就开始建。”徐芝芝说

大家更高兴了,秋收后就不要出去找活干了。

这边醉香楼捎口信来,要徐芝芝去一趟。

刚好二叔和三叔家的豆芽也可以卖了。

徐芝芝正好想去镇上看看,醉香楼的豆芽要不要加大产量。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大亮,徐大虎跟三叔就把他们家豆芽装好。

来徐芝芝家装豆芽,满满的一车,都没位置坐了。

徐芝芝想去村口坐李大爷的牛车。

徐大虎说:“芝芝姐,你和三叔坐前面,我在后面跑。”

徐芝芝想着,跑那得多累呀!要不还是她去村口坐牛车。

三叔和徐大虎都不同意,那就只能让他跟着跑咯。

醉香楼捎口信要她去一趟,会不会是生意好,想加量呀。

“三叔,今天送完豆芽,帮我家去挑一头牛或驴,再添一辆车。”看着徐大虎跑得有点累。

“你哪有银子呀?”三叔问。他知道芝丫头卖人参的银子,全部买山了。

这几天送豆芽赚的应该付工钱了吧。

徐芝芝没敢说,她还有几百两呢。

“有啊,醉香楼买了我水煮鱼的方子啊。”

“什么?方子还可以卖银子?他们不是买我们的豆芽吗?”三叔惊呆了。

“当然是要银子的。”

“那你卖了多少?”

徐芝芝想,要不要告诉自家三叔一百两呢。

这个是实打实的,应该可以说吧。

这样建房子也不要再假装挖到人参了。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一百两过了明路,用起来方便多了。

“一百两。”

“什么?”徐大虎脚下一滑,踩了个空差点摔倒。

三叔也是一脸不可思议。

徐芝芝看他们这个样子就一本正经的胡说:

“上次我不是告诉你们了。你们都没有吭声,我还以为要的少了呢。”

“我当时听说豆芽两文一斤,有多少要多少,太激动了,没听到后面的话。”徐大虎是个实诚的人。

“怪不得你说要建大房子。”三叔也缓过来了说。

“是的,我想要建青砖瓦房。四个院子围起来的那种。

就叫四合院。爹娘一个单独的院子,到时大牛娶媳妇也要一个院子。小武一个院子。我自己一个院子。”

徐芝芝也不知道这个大盛朝有没有四合院。

她就想要住得舒服,按现代的四合院标准设计。

在这里做个愉快的地主婆,做个不嚣张的村霸~

反正她现在地多……想怎么建就怎么建。

四合院中间设一个花园,挖个水池养点荷花就好了。

不要像电视剧里,搞什么假山流水,亭台水榭……

第一章退婚

2022-12-22

第三章红薯

2022-12-22

书评(178)

我要评论
  • 想污了&”

    “靳子钧,你尚未成亲,就和别的女人不清不白,我并未有任何过错,你有什么资格退婚,这婚事得由我徐芝芝来退,你休想污了我徐家的清白名声。”

  • 了大量&的信息

    她正以为自己是被什么人恶作剧了,脑海中忽然接收到了大量的信息。

  • 要是还&礼义廉

    靳子钧正一脸嫌恶的看着徐芝芝,对着徐芝芝十分气愤的说道:“你要是还有一点礼义廉耻的话,立即跪下向王姑娘道歉,否则我定然要退了这门婚事。”

  • 王诗诗&人,近

    王诗诗是洛城人,并非是七里村的人,近半年才来到这七里村的。

  • 夫,才&芝现在

    徐芝芝不知道废了多大的功夫,才要来了这么一门亲事,徐芝芝现在居然开口要退婚。

  • 这众目&尬社死

    然后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徐芝芝被靳子钧带着一帮村民堵在这里,尴尬社死。

  • 鄙女人&,乡邻

    靳子钧本来就很嫌弃徐芝芝的粗鲁,干脆袖子一甩,对着徐芝芝道:“徐芝芝,你这种粗鄙女人,难登大雅之堂,既然是你要求要退亲,那这门亲事自此作废,乡邻为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