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看徐嘉嘉信心满满,也没什么意见,就开开心心的破竹的破竹,刮篾的刮篾。徐嘉嘉用加水稀释的灵泉水浇豆芽,明儿准备好送去镇上醉香楼,第一次交易。她准备好带徐大虎去,以后就交到大虎堂哥,她也可以不需要去了。她说去二叔家说徐大虎明儿一同去镇上送豆芽,徐大徐芝芝用稀释的灵泉水浇豆芽,明早准备送去镇上醉香楼,第一次交易。。...

一家人看徐芝芝信心满满,没有什么意见,就开开心心的破竹的破竹,刮篾的刮篾。

徐芝芝用稀释的灵泉水浇豆芽,明早准备送去镇上醉香楼,第一次交易。

她准备带徐大虎去,以后就交给大虎堂哥,她可以不用去了。

她说去二叔家告诉徐大虎明早一起去镇上送豆芽,徐大牛不放心姐姐一个人去。

徐父也说:“你们两个一起去吧,天快黑了。”

姐弟俩跟徐大虎约好明早去镇上送豆芽,徐大虎高兴地答应了。

他们家也发了好几筐豆芽,还要几天才可以卖。

徐芝芝也借着浇水的时候,也顺手给他们家豆芽,洒了点灵泉水。

姐弟俩往回走,徐芝芝看见王诗诗一个人往竹林方向走,觉得奇怪。

平时形影不离的丫鬟都不带,肯定有问题,眼珠子一转就想跟上去瞧瞧。

徐芝芝看着快到家门口了,就找了个借口要徐大牛先进去。

她返回去,直奔竹林而去,快靠近时看到前面竹林里靳子钧那斯居然在。

不会吧,居然是跟靳子钧偷偷摸摸来竹林约会?

难道是上午她的忽悠成功了,徐芝芝此时真想高歌一曲。

她睁大眼睛远远看着王诗诗跟靳子钧在说话,不过隔得太远了,听不清楚。

徐芝芝往前慢慢地挪了过去,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谁?!”

靳子钧突然敏锐的四处寻找。

徐芝芝吓得立即躲进了空间。在里面可以看清楚外面,也听得到。

“靳大哥,天都黑了,哪里会有人上来这里啊。”王诗诗也被吓了一跳,回头看什么人都没有。

“你来的路上碰到人没?”靳子钧皱眉,他刚刚明明感觉有人,怎么突然不见了呢?

“没有,我来的时候很小心,刻意避开了村里的人,晴紫还四处看过的。”

“没有就好,王姑娘约我有什么事吗?还要在在竹林里。”靳子钧激动的说。

他看上了天仙一样的姑娘,之前拒绝了求亲,他心里很难受,哪知今天又单独约见自己,他能不激动吗。

“徐芝芝因为上次的事情记恨我,之前每逢你和我说话就夹棒带呛的,不过也确实是我不对,若不是和你说话,被她误会了,也不至于丢了婚事。”王诗诗眉宇之间尽是忧愁,面带着愧疚的说,仿佛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平时村里人多口杂的,靳子钧又忙于学业,又要照顾老娘,她想跟以前一样时不时的来个偶遇,都没有机会了,从上次拒绝了求亲,两人再没遇见过。

这不就要晴紫约他到竹林里说话。她想要出这个村,就一定得有人带到洛城去才行。

“诗诗,你知道这根本就不关你的事,就算没有你,我也会和她退亲的,我中举以后还去洛城考状元,她哪里配得上我,你又何必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呢。”靳子钧觉得自己心悦的仙女就是善解人意,情不自禁的靠近了一些。

“我……”

“我……”

两个同时说话,却同时顿住了,含情脉脉的看着对方,沉默胜过千言万语。

就在徐芝芝以为两人大眼瞪小眼,一直到地老天荒时,靳子钧开口了。

“诗诗,你知道我的意思的,不过我也知道现在配不上你,本来想等我中举人再请媒人去你家提亲的,但我是有十足把握会中的,所以想提前定下来,安心去赶考。”

“你有本事,我知道,可你这也太急了,叫村民怎么看我,现在好多村民都在背后说我,是故意抢徐芝芝的亲事。指指点点的,我以后还怎么呆在这里啊!”王诗诗故意低着头说道。

“你这是也愿意的?只是时间不对?”靳子钧这一下急了,好不容易遇到美若天仙的姑娘,本来以为没希望了,现在峰回路转,他有些手足无措。

“诗诗你放心,我这次一定可以中举,我是真心心悦于你的。”靳子钧温柔的说。

“嗯,是的,等时间长一点,大家都忘记了徐芝芝的事,我就答应你。”王诗诗想着,下个月就八月,等你中举人……

靳子钧听到心悦的仙女答应了,实在忍不住,上前将人轻轻拥入怀中怜惜。

“靳大哥……”尾音微软。

“叫我子钧哥哥……”

徐芝芝……

近距离观看了一场吻戏,徐芝芝表示自己有句MMP不知道要不要说。

这天还没全黑呢!还可以看得很清楚的呀!不是说古人保守吗,这就亲上了!这王诗诗也是舍得本啊!

看着两人难解难分的样子,徐芝芝有点后悔跟上来了,纯粹就是来吃狗粮的。

直到月上梢头,两人才脸色潮红的分开,都有些衣衫不整了。

“子钧哥哥,你怎么能……”王诗诗捂着嘴巴,眼波流转,柔弱的身姿,借着月色显得更加迷人。

月下看美人,越看越美,尤其是美人还这么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靳子钧差点又把持不住了。

不过却被王诗诗十分巧妙的避开了,王诗诗将他痴迷尽收眼底。

她可是洛城榜上有名的美女,她那嫡姐夫都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乡下小子,自然玩弄于股掌之间。

对于男人来说,越得不到的,才越会珍惜,能让靳子钧对她情根深种,这对她很有利。

“诗诗,你放心,我一定会中举人。”靳子钧发誓的说。

两人终于鬼鬼祟祟的回去了。

徐芝芝直到看不清楚两人的背影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从空间出来。

看了看月色,都这么晚了,真是造孽啊!

夜晚的竹林凉风习习,一个人还是好怕的,感紧快步回去。

一家人都睡了,徐芝芝轻手轻脚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还是进空间洗澡,她习惯天天洗。

她今晚吃了好大一个大瓜,无人分享,也没有手机发朋友圈,真是遗憾~

美美的睡了一觉,天还没亮,徐大虎就赶着三叔家的牛车来了,一百多斤,装了几筐,徐大牛要下地干活,徐父现在用拐可以稍微走动,不要人端茶倒水,所以徐小武就跟着一起去镇上。

第一章退婚

2022-12-22

第三章红薯

2022-12-22

书评(187)

我要评论
  • 大家都&。

    大家都觉得靳子钧可能会是七里村唯一的秀才,前途无量。他已经过了童生考试,成为了一名正式童生。

  • &废了多

    徐芝芝不知道废了多大的功夫,才要来了这么一门亲事,徐芝芝现在居然开口要退婚。

  • 钧道:&没有什

    王诗诗则是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对着靳子钧道:“子钧哥哥,诗诗名声受污没有什么的,千万不能影响你和芝芝姐姐的感情,你别让芝芝姐姐道歉。

  • 约可以&看到周

    耳边尽是嘈杂的声音,她隐约可以看到周围人对她的指指点点。

  • 有一点&否则我

    靳子钧正一脸嫌恶的看着徐芝芝,对着徐芝芝十分气愤的说道:“你要是还有一点礼义廉耻的话,立即跪下向王姑娘道歉,否则我定然要退了这门婚事。”

  • 特别是&,她们

    特别是那些妇人大婶,她们都是女人,最是容易感同身受。

  • 那可是&人的,

    在这个时代,女子的名节是十分珍贵的,女子要是被退婚了,那可是极为丢人的,基本上是没有办法再次嫁出去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