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老太太在家里再横,现在的当着这么多乡亲,也说不出不退银子的话来。更说不出不退婚的话来。按照王素素的吩咐:退婚主要原因是造谣徐芝芝,现在的大家你一言她一语的都是在谴责她们王家,忘恩负义,不知好歹。王家老太太现在的也不明白这婚究竟要退但是不退了,也没任按照王诗诗的吩咐:退亲主要是抹黑徐芝芝,现在大家你一言她一语的都是在指责她们王家,忘恩负义,不知好歹。。...

王家老太太在家再横,现在当着这么多乡亲,也说不出不退银子的话来。更说不出不退亲的话来。

按照王诗诗的吩咐:退亲主要是抹黑徐芝芝,现在大家你一言她一语的都是在指责她们王家,忘恩负义,不知好歹。

王家老太太现在也不知道这婚到底要退还是不退了,没有任何意义,心一横只能梗着脖子说:“他们徐家芝丫头被退亲,名声不好,我家大丫怎么可能嫁进这样的人家呢!”

这下徐家二叔就更怒了:“请各位乡亲评评理,我们家芝丫头,任劳任怨几年如一日的照顾靳婶子,我大哥赚的银子,自己儿子都没读书,全部拿去给靳子钧,是他自己中了秀才,瞧不上人要退亲的,大家说是不是?”

“就是的,这关芝丫头什么事,遇到白眼狼还有罪了?”花大婶道。

“是啊,是啊,这王家真不是个东西,人家大虎可没有错”马大婶说道。

“……”

这下大家全部指责王家人也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这还有没有天理啊!你们王家的姑娘抢了我们徐家的未来姑爷,你们还有理了。这亲必须得退,马上还银子给我们”徐二婶气呼呼地说道。

“是的,必须退银子。”

徐大虎已经听了很久了,本来就为大堂姐不值,现在听到王老太婆居然真的想要抹黑芝芝姐,更是怒火冲天,但他不好说什么,因为他还要娶媳妇的,他芝芝姐可说了,他们以后还要建大房子,就拉着他三叔耳语几句。

徐三叔走到王家老太婆跟前大声的道:“你们王家也是想学靳子钧退亲不退银子,看你这样就是没带银子的样子,那就如你们的愿,算我们徐家倒霉,其他的借口都不要说了,事实是怎么样,乡亲们心里有数,王家奶奶麻烦把庚帖退回来就好了。我喊我哥去拿你们大丫的给你。”

“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这人不要脸啊!什么事都做得。”

“你们得回去跟你们家小子和丫头说去,以后一定要离王家姑娘,小子远远的。”

王大丫想着昨天一说她奶的意思,徐大虎还很伤心的样子,很不想退亲,说舍不得自己,如果王家奶奶一定要退亲,是没有办法的。

王大丫就抱怨他堂姐没有用,留不住靳子钧。

徐大虎就生气了,说他堂姐又没有做错什么,定亲后,任劳任怨的侍候着靳子钧的瞎母,帮他家干活,还补贴银子。

是你们王家姑娘拆散了堂姐的婚事。现在还拿这个做借口也来退亲。两个人不欢而散。

现在闹成这样,他们的婚事还有指望吗?王大丫此时也是很恨王诗诗了。

自从王诗诗来她们家借住,就像主人一样,把她们姐妹当丫鬟使,把家里的哥哥弟弟当小厮用。

经常买点银首饰逗奶开心,现在连她定了两年的亲事,都要被她折腾没了,听着大婶们说的话,那自己以后还嫁得出去吗!

王大丫不懂,为什么王诗诗要抹黑徐芝芝,还要拿自己的婚事来抹黑她。

王诗诗不是不想嫁给靳子钧吗?为什么要拒绝了人家的求亲。

出生长到十五岁一直呆在山沟沟里的王大丫哪里想得明白呢!但现在她唯一知道的是自己不能退亲,退了以后嫁不出去的。

她发狠的走到人群面前边哭边说:“我们家没有要退亲,是王诗诗拿银子给我奶要她来退亲的,我爹和我娘现在都不知道呢!”

王大丫长得还算清秀,黑是黑了点,这七里村哪个人不是黑,从老到小个个都是黑黢黢。大家看着哭得撕心裂肺的她,都是很同情的。

这一下子矛头指向了王诗诗,可惜王诗诗昨天才送的肉啊!打水漂了。洗不白咯!

“不会吧!看不出来王姑娘居然这么坏,自己拆散了靳子钧和徐芝芝,这又来破坏徐大虎和王大丫,那后面会不会见一对拆一对呀?”徐三婶说道。

徐三婶可是徐家三个女人里最聪明的一个。她昨天听说大丫家要退亲了,还在担心徐芝芝退亲会不会影响她女儿呢!这不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了。

她一定要趁这个机会,杜绝后患,不能让别人抹黑芝丫头的,何况昨晚徐芝芝还承诺以后带他们兄弟赚银子呢。

王大丫急着说:“是真的,我刚好路过听得清清楚楚,就是王诗诗说的以退亲为理由抹黑徐芝芝。”她现在一定要站在徐家这一边,她一定要嫁给大虎哥。王家不管了!让她奶去管吧。

在她和徐三婶有意的带动下,村民暴怒了,这还得了。

本来以为王家攀上远房当官的亲戚,要带王大丫嫁去城里的,是那样的话,她们村长也管不住的。

这原来退亲只是抹黑芝丫头,这就不对了,人家芝丫头被退亲,还自强不息的干活,昨天还对她们笑呢!有人说喊村长来。

“咱们村一直都很和谐的,怎么这王姑娘一来就这么多事儿。”

“这以后我们村的小伙子,小姑娘不要嫁娶了?这王姑娘看着漂漂亮亮,温温柔柔,怎么会有这么阴暗的心思呢?”

“说不定这王姑娘在洛城就是被人退亲了,才躲到我们山沟沟里来的。”

“今天就是不干活了,也得把这事说清楚。”

“对,去喊村长来。”

“已经去请了。”

“这王姑娘不会是有什么病吧!自己拆散了靳子钧和徐芝芝,又不答应人家求亲。”

“这是什么毛病啊!那以后她还嫁人不?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千金小姐。”

“这病要是不止爱拆散人家姻缘,还会不会咬人啊!”

徐芝芝来这里听了一会儿,心里笑得要死,王诗诗哪里有毛病了!人家可精明得很哟!她这样做很有必要的好吗。

一是抹黑了自己,让靳子钧不要有吃回头草的苗头,假如以后中举,中状元了她就可以嫁给他。

二是:让徐家兄弟生间隙,认为一切都是徐芝芝的错,让自己在徐家举步艰难。让谁都可以踩踏几下。

还有的就不重要了,到底是深宅大院混过来的,这段位高,不然也不可能把原主逼死后,还让靳子钧帮她。心心念念想娶她。

第一章退婚

2022-12-22

第三章红薯

2022-12-22

书评(391)

我要评论
  • 得徐芝&芝倒追

    大家觉得徐芝芝倒追也正常,毕竟这么优秀的男子,谁不爱。

  • ,我并&何过错

    “靳子钧,你尚未成亲,就和别的女人不清不白,我并未有任何过错,你有什么资格退婚,这婚事得由我徐芝芝来退,你休想污了我徐家的清白名声。”

  • 靳子钧&端正正

    徐芝芝看着为王诗诗出头的靳子钧,这男的长的一张端端正正的脸。

  • 人们,&像是村

    她睁开双眼一看,周围全是穿着古代粗布衣裳的人们,看这打扮,好像是村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