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王素素恨着的人,现在的一家正开开心心的吃饭,还不明白呢!吃了饭还得干活儿,前几天种的红薯都活了,还得去浇水浇水,玉米还没收完,大把大把活儿干。等豆芽失败了还得去镇上卖,挣钱挣钱养家给弟弟们去上学,房子也要再次建,这么破怎么冬天来临啊!正规划中之中的徐芝芝,等豆芽成功了还要去镇上卖,赚钱养家给弟弟们上学,房子也要重新建,这么破怎么过冬啊!。...

被王诗诗恨着的人,现在一家正开开心心的吃饭,还不知道呢!

吃了饭还要干活,前几天种的红薯都活了,还要去浇水施肥,玉米还没收完,大把活儿干。

等豆芽成功了还要去镇上卖,赚钱养家给弟弟们上学,房子也要重新建,这么破怎么过冬啊!

正在规划之中的徐芝芝,被敲门声打断了,徐大牛洗碗去了,徐母去开门看到村里的林大婶。

进来就眼睛粘在徐芝芝身上,一边点头一边说:“不错,不错,看你这样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在这十里八乡,这么漂亮,勤快的丫头可不好找啊!真不知道哪家的哥儿有福气,能娶到这么好的媳妇。”

“林婶子过奖了,”徐母高兴的说。

徐芝芝被老妇人的目光看得心里反毛,也没从原主的记忆里找到这号人。但听到自己娘喊“林婶子”

毕竟是乡里乡亲的,她就扯出一个笑容打招呼:“林奶奶好。”

“哎!”林大婶高兴的应了一声。看徐芝芝的目光越发火热,“我见到芝丫头就高兴,没想到我们这么合眼缘。”

徐芝芝正在奇怪,自己又瘦又黑,哪里漂亮了。

徐母也许没有发现什么,还觉得人家夸自己女儿呢!

徐父却听出了不对劲的地方。上来就说自己闺女有福气,说什么谁娶谁有福气,还觉得合她眼缘,这话就不言而喻了。

“林婶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事关自己女儿,徐父警惕的问道。

“树根大侄子,瞧你这话问的,我还能有什么意思。”林婶子的目光好不容易从徐芝芝身上移开。

对着徐父笑着道:“我不过是瞧着芝丫头伶俐,心里喜欢得很,刚好我家大孙子还未婚配,看这两个孩子有缘分。”

谁知道听到这话,徐母的脸色冷下来了,性子一贯软弱的李氏,第一次对外人发飙了:“林婶子,刚才的话,我们就当你没有说,你如果继续胡搅蛮缠,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徐父也严肃地说:“林婶子请回吧!我们就当没看见你。”

林大婶似乎料到这个结果,并没有吓退她,笑呵呵的说:“婶子知道你们就一个女儿,你们放心,如果同意这门亲事,我们家绝对不会委屈芝丫头,婶子今天提了半袋子糙米过来,就是为了表达诚意。”

林大婶掀开竹篮子上面的布,露出一个米白色的袋子。

徐父气得不行,行动要不是不方便,估计得上前拿扫把打林大婶了,一张脸越发黑了,差点没背过气了。

“看在你年纪大,又是乡里乡亲的份上,我们喊你一声婶子,没想到你这么为老不尊。这半袋米,你爱给谁就给谁去。我们家不稀罕。”徐父怒火冲天的说。

“林奶奶,你孙子我们家不会考虑,请你回去吧”徐大牛也黑着脸说。虽然他还小,但看自己爹行动不方便,自己作为长子就要立起来。

徐父继续黑着脸说:“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再提起,影响我们芝丫头的名声,否则不要怪我这个做晚辈的不敬老人。”

林大婶看他们一家态度这么坚决,知道这门亲事没有希望了,她没想到自己带半袋子糙米来了,徐家竟然如此不给面子。

“呸!不过一个被退亲的弃妇,真以为自己是美貌无双啊!我能看上你做孙媳妇,是她的福气,你们竟然如此不知好歹。难道不答应我家孙子,靳家的秀才就会娶你了:一个村姑,还这么丑,幻想做秀才夫人,做梦去吧!人家靳子钧今天早上就去王家提亲去了。人家王姑娘才是千金小姐呢!”林大婶,恼羞成怒的骂道。

刚刚把自己夸成一朵花,徐芝芝虽然觉得夸大其词,但听着心里还是有点窃喜。

没想到一转眼,老太婆竟然连这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

徐芝芝被老太婆,这一通骂也是很无辜的好么。

“林家的老太婆,且不说靳子钧忘恩负义,我们芝丫头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你在这里说三道四,你再满嘴噴粪,小心我这扫把不长眼,打烂你的臭嘴。”徐父被气得半死道。

“不说这门亲事就不说,冲我这么凶干什么,我说的都是大实话,你们不承认就算了。”林大婶吓得边走边说。

徐母也气得不行,这才缓过来,“下次再让我遇到林老太婆,看我不打死她。”

徐大牛气得眼睛都红了,等老太婆走了也发狠的说“对,下次看到一定打死这个死老太婆。”

徐芝芝不知道为什么,就算父母不同意这门亲事,但人家提着礼物上门提亲,全家不该这么没礼貌吧!

“爹,这个老太婆是谁,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徐芝芝不明白就问。

徐大牛没好气的说:“就是我们村的,她这个人虽然嘴巴爱说,但也没有其它毛病,大家一个村的,平时见面也会喊一声林奶奶,哪知道这个黑心肝的竟然把主要打到姐姐你身上来了。也不看她那孙子,配得上姐姐你吗?”

徐母也气愤地说:“这村里都是知道她家孙子,就是个泼皮无赖,偷鸡摸狗,名声极坏,所以到三十几了还没娶媳妇。”

“林老太婆还真敢想,刚才要不她跑得快,我就一扫把打死她,”徐父气愤地说。

徐芝芝弄明白了,在古代一般男人十七岁就成亲了,女孩一般十五岁,像自己这样被渣男拖到十七岁,就是配老光棍的结局了。

怪不得老太婆直接带半袋糙米来,连个媒婆都舍不得请,敢情这个死老太婆觉得她没人要!嫁不出去了!所以想给自己一个老男人!

徐芝芝气得牙痒痒的,后悔刚刚没狠狠地骂她几句,再给她几脚。

看到自己女儿的表情,徐父心里难受,“芝丫头,林老太婆满嘴脏话,你不要听她胡说八道。”

徐芝芝笑着说:“别人怎么说是别人的事,影响不到我,靳子钧中了秀才,现在这十里八乡传开了,看我笑话的多了去了。我们问心无愧,爹娘你们也不要放在心上,我们过好自己的生活就是了。”

第一章退婚

2022-12-22

第三章红薯

2022-12-22

书评(476)

我要评论
  • 十分珍&办法再

    在这个时代,女子的名节是十分珍贵的,女子要是被退婚了,那可是极为丢人的,基本上是没有办法再次嫁出去的。

  • 围全是&民。

    她睁开双眼一看,周围全是穿着古代粗布衣裳的人们,看这打扮,好像是村民。

  • 是原主&王诗诗

    可惜的是原主段位不够高,故意拉着村里的人说王诗诗的坏话。

  • 钧,你&,这婚

    “靳子钧,你尚未成亲,就和别的女人不清不白,我并未有任何过错,你有什么资格退婚,这婚事得由我徐芝芝来退,你休想污了我徐家的清白名声。”

  • &诗诗立

    旁边的绿茶王诗诗立刻装出了一副小白花的样子,拉住了靳子钧,对着靳子钧柔声道:“子钧哥哥,别因为诗诗如此为难姐姐,破坏了你们的感情就不好了。”

  • 么人恶&作剧了

    她正以为自己是被什么人恶作剧了,脑海中忽然接收到了大量的信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