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徐嘉嘉带弟弟,进来看一看徐父,伤口没什么变化,也也没继续恶化。是腿上伤口疼,不能够一下床。她宽慰几句就出了。有徐母始终在照料。她把一些药草挑出来晒在院子里。接着喊大牛担水,小杰烧火烧饭,她准备好烧饭。依旧也没什么厨艺,全靠用了一点儿灵泉水加盐。肉还就是腿上伤口疼,不能下床。。...

回到家,徐芝芝带弟弟,进去看看徐父,伤口没什么变化,也没有恶化。

就是腿上伤口疼,不能下床。

她安慰几句就出来了。有徐母一直在照顾。

她把一些药草挑出晒在院子里。然后喊大牛挑水,小武烧火,她准备做饭。

依然没有什么厨艺,全靠用了一点灵泉水调味。

肉还有一些,照样切成薄片,鸡脚菌也切片。准备炒一个,鲜菇肉片。

另外就红薯叶,有猪油炒一个,在现代都是一道美味,何况缺食的古代。

把红署蒸熟跟面粉一起搅拌均匀,捏成一个个圆球,用油炸成金黄色。

“姐姐,好香啊。”小武站到她身边说。

徐芝芝用筷子串一个给小弟说“你尝一下,看看熟了没有。”

徐小武也不怕烫,觉得这是人间美味。

做好后就端到正房。

一家坐到徐父房间里吃,徐父早上吃的疙瘩汤就感觉很好吃,当时他以为自己是饿狠了。

现在吃到鲜肉片,感觉是他这辈子,没有吃过这样的好吃肉,绝对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菜。

他越吃越高兴,感觉退了靳子钧的婚也没有什么关系。

他家芝丫头,做这么一手好饭,应该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男人。

徐母依然觉得,吃的是人间美味。

好吃的饭菜,冲淡了徐父受伤,又没有银子带给她的心酸和难过。

徐大牛兄弟俩感觉这两天就是做梦一样,天天吃好的。而且味道特别好。

如果姐姐一直这样下去,不变成以前那样,天天帮靳子钧家,洗衣做饭,家里一点能吃都要拿去给靳子钧补身体。

那就会更加美好了。

娘又要拿去给外祖,家里真是天天吃野菜,一丁点米熬一大锅。

他二叔家两个堂哥都是上了几年学的。

三叔家徐二牛现在还在老秀才私塾上学呢。

徐大牛八岁时也是上个两年学的,只是自从姐姐跟靳子钧定亲后,在家干活时间少了很多,家里要他干活,也没银子交学费了,所以就退学了。

如果姐姐没有退亲,爹爹半年的工钱被抢,还受伤了,那这个家不知道怎么办了。

现在对于自己爹爹受伤,徐大牛就没有什么不安了,吃完饭,主动洗碗去了。

“姐姐,你不是说种豆芽卖银子吗?你怎么种啊?告诉我们可以做的。”小武吃饱就问。

这么几岁的孩子就想着赚钱了,以后长大了,绝对不是一个打酱油的,前途不可限量。

徐大牛洗碗出来了,也用期盼的眼神望着姐姐。等答案。

“什么豆芽什么银子?”徐父不明的问。

“爹,就是用绿豆,在家里就可以种,而且时间短,六天就可以卖了。”徐芝芝解释一下。

“爹,等你过两天可以下床了,就帮我编竹筐,”徐芝芝说。

徐父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心情不好,躺床上养伤不利。坐着不动,编竹筐应该是没问题。就说现在可以编。

用柳条编织也可以,竹子砍了还要破,比较麻烦。还是用柳条编织吧。

“我们去割一些柳条回来编吧。”徐芝芝说。

“好的,好的”徐大牛很开心的说。

徐父虽然不知道种豆芽能不能赚银子,但有点事做心里就不会觉得慌。

姐弟三人去河边砍柳条,此时正是吃饭的时候,有很多地里干活回来的,也吃完饭了出去地里的,来来回回的村民都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姐弟三人,兄弟俩很纳闷,但也不好意思去问。

徐芝芝因为喝了灵泉水后,耳鼻都是很灵敏的。

“靳子钧中了秀才了,准备去王家提亲了。”一个大婶一脸八卦的道。

“王姑娘,是官家小姐,长得又漂亮,之前靳子钧没有中秀才,不敢去提亲的。”另一个大婶道。

“之前不是靳子钧跟芝丫头有婚约吗?”

“你们说:靳子钧这次提亲,王姑娘会不会答应啊。”

“那难说哟,王姑娘来我们村,半年了,提亲的人门槛都踏破了,都没应下一个。”

“据我娘家表妹说,王姑娘的丫鬟,也经常去他们后山村,送银子给后山村一个秀才呢。”

“王姑娘还经常去镇上,还去县城呢。我们村有几个人去过县城呀。”

“这么说,王姑娘也不一定是喜欢靳子钧吧,这怎么像到处撒网呢。”村里老秀才娘子道。

……………

徐芝芝听着大婶,老奶奶她们的八卦。

大致猜的意思是,王诗诗从洛城,大盛王朝的都城回到这边境穷山沟沟。

王诗诗要么是犯了错误,被家里送回祖籍山村受罚,要么就是被家里姐妹算计,在洛城呆不下去了。

电视小说都是这样的,豪门大宅,后院斗的可谓激烈。段位不高的就是失败品。

王诗诗肯定不甘心,这么一辈子呆在乡下,她要东山再起,只能物色一个家里条件不好,读书厉害的,一路考去洛城,最好一举夺得状元,那样就可以扬眉吐气,那必须得学识顶尖。

很多世家还帮家族小姐榜下捉婿,那她王诗诗,就从乡下自己直接资助一个。

呃!这样的话,这个王诗诗也是个不简单的人哟。那还真不一定现在会答应靳子钧提亲了。

但这些都不管徐芝芝的事,靳子钧这么个,朝三暮四,看见玉米丢芝麻的人。可见人品不咋地。

今年二十岁才中秀才,也不见得天赋异禀。

靳子钧之前看着原主家里条件在七里村还算好,就巴着人家,利用原主帮忙干活照顾瞎母,然后一直拖着原主十七还不娶回去。

这就是十足的渣男,但原主自己傻,村民当着不好说什么,背后指不定怎么笑话呢!

徐芝芝想到这些也真是无语了,自己弟弟不培养,去巴着一个瞧不上自己的男人。

之前二叔跟徐母都是不同意退亲的。

这三观也是要疯了。

“姐姐,我们走快点”徐大牛这会儿也听到一些了。

徐芝芝感觉两个弟弟三观都正,不像二叔跟徐母那样。

至于徐父什么想法,徐芝芝接收了原主所有记忆,搜不到。

可能是原主满心,满脑子只有靳子钧吧!其它都不重要。

第一章退婚

2022-12-22

第三章红薯

2022-12-22

书评(134)

我要评论
  • &王诗诗

    王诗诗听了徐芝芝的话,又羞又气,对着徐芝芝恼怒道:“芝芝姐姐,你怎么可以如此诬蔑我和子钧哥哥的清白~”

  • &只怕是

    女人家退婚,名声受影响,只怕是芝芝姐姐嫁了不了人了吧!”

  • 大家觉&子,谁

    大家觉得徐芝芝倒追也正常,毕竟这么优秀的男子,谁不爱。

  • 这种粗&然是你

    靳子钧本来就很嫌弃徐芝芝的粗鲁,干脆袖子一甩,对着徐芝芝道:“徐芝芝,你这种粗鄙女人,难登大雅之堂,既然是你要求要退亲,那这门亲事自此作废,乡邻为证。”

  • 双眼一&民。

    她睁开双眼一看,周围全是穿着古代粗布衣裳的人们,看这打扮,好像是村民。

  • 为自己&是被什

    她正以为自己是被什么人恶作剧了,脑海中忽然接收到了大量的信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