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宋湛依旧很低调,身旁只带了何文一个人。他走到导演面前,轻轻颌首:“李导,你好。”“你……你好。”但是见过宋湛无数次,但这但是第一次在自己的剧组看见宋湛,导演的一颗小心脏有些按捺不住,一个你字直接破了音。四金影帝来演他这部戏的小配角,这他走到导演面前,微微颔首:“李导,你好。”。...

今天的宋湛依旧很低调,身旁只带了何文一个人。

他走到导演面前,微微颔首:“李导,你好。”

“你……你好。”

虽然见过宋湛无数次,但这还是第一次在自己的剧组见到宋湛,导演的一颗小心脏有些按捺不住,一个你字直接破了音。

三金影帝来演他这部戏的小配角,这是多大的话题度啊!

李玉觉得自己只要在结尾曲演员表上打上宋湛这两个字,他这部戏评分就能提高十个点。

剧组的人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突然闯进剧组的黑衣人是谁,待宋湛摘下口罩后,整个剧组的人都沸腾了,场面一度控制不住。

还是导演早有准备,在外面严防死守,又给每一个工作人员下了封口令,才没把宋湛进组的消息走漏出去。

整个剧组唯一一个心静如常,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的人,是秦暖。

化妆室里,宋湛才和秦暖搭上话,“你好像并不是很意外的样子。”

“从你上飞机到坐在化妆室里,导演每各半个小时给我通报了一下你的行踪,我已经激动过了。”

秦暖笑着取下自己发髻上的两条黄丝带,一会有一场宋思思和卫言初见一眼定终身的对手戏,她也要换个造型。

宋湛听后,轻笑了一声。

他抬眼望向化妆镜里和自己同框的秦暖,目色微深,女孩一身鹅黄襦裙,低头认真地梳着刘海,造型带了几分稚气,让她整个人显得更加灵动。

像一只毛茸茸的小黄鸭,让人忍不住想戳一戳。

秦暖配合着化妆老师,将头发的发髻拆了下来,顺便拎起那一撮刘海用卷筒卷着。夏天的天气炎热,容易花妆,秦暖额头处遮盖伤痕的粉底已经有些晕了。刘海一掀起,伤痕暴露无遗。

宋湛自然也看见了,他瞳孔微缩,装作不经意般问道:“你额头是怎么弄的?”

“你说这个啊?”秦暖指了指自己额头,对着镜子憨笑道:“是我没看路,不小心撞到电线杆上去的。”

说谎时习惯性回避视线。

和她十三年前的习惯一模一样。

宋湛收回目光,偏头看向站在一旁的何文,见他杵在门边抱着手机傻笑,轻声问道:“你很清闲吗?”

“不……不闲。”

何文立马收起手机,往门外走,“那啥,我去找小谭姐聊聊天,有段时间没在公司见到她了。”

宋湛满意地点了一下头。

--

和宋湛搭戏,秦暖原以为自己会被压戏,或者两个人找不到感觉,甚至接不上词。

但是令她没想到的是,两个人搭起戏来竟然很有默契。

拍的戏基本上都是一条过。

原本计划拍到晚上十点的戏,竟然八点就拍完了。剧组的人开开心心地收了工。

宋湛让何文订了夜宵,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一看夜宵还是豪华海鲜烧烤,又对宋湛吹了一波彩虹屁。

秦暖坐在导演这一桌,很巧,桌子对面就是宋湛。烧烤摊的桌子有些矮,他的一双大长腿卷缩在桌子低下,看起来有些委屈。

秦暖将腿往后收了收,想给他多腾出来一些空间。

宋湛竟然领会的很快,他轻笑一声,将腿往秦暖脚旁伸了伸,“谢谢。”

少女的裙摆随着夜风轻扬,在他的西裤上擦过,发出很轻的沙沙声。

书评(464)

我要评论
  • &她蹭的

    秦暖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她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一起来。

  • ,入目&欧式装

    她悠悠转醒,睁开眼,入目是一派欧式装潢的天花板。白玉镶金花雕栩栩如生,典雅而有格调。

  • 无事翻&秦暖的

    但是这张脸却不是她的,是她被网暴的那几天困在家里,一个人闲来无事翻看的一本古早虐恋小说《虐爱一生:总裁的秘密情人》里面的女主角秦暖的脸。

  • 得,这&本书里

    秦暖记得,这本书里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主角秦暖可谓是相当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