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秦暖笑着耸了耸肩膀。好想问一问自家哥哥,秦时本人对这个CP名字的看法。两个人正有说有笑的聊着,导演突然走了回来,在秦暖跟前站定。他拍了下秦暖的肩,心急地地说:“对了,小暖,忘了和你说了,和你搭戏剧中卫言的演员有了变故来不了。但是,我好想问一问自家哥哥,秦时本人对这个CP名字的看法。。...

秦时明月?

秦暖笑着耸了耸肩。

好想问一问自家哥哥,秦时本人对这个CP名字的看法。

两个人正有说有笑的聊着,导演突然走了过来,在秦暖跟前站定。

他拍了下秦暖的肩,着急地说道:“对了,小暖,忘记和你说了,和你搭戏饰演卫言的演员有了变故来不了。

不过,我给你请了个重量级的演员来救场,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见到他的时候不要太激动。他今天下午就到,你们的戏从今天晚上开始拍。”

秦暖挑了下眉,眼底含笑,“有多重?”

导演笑着反问:“三金影帝重不重?”

“三金……”

秦暖重复导演的话,说到这里时猛地顿住,她反应过来后,不可思议地惊呼出声:“宋影帝?他来演卫言?”

楚明月也惊讶道:“宋影帝!是那个演技很厉害的大哥哥啊!”

“对哇对哇!你们是不是很惊喜?”导演打了个响指,一脸骄傲。

秦暖凝着眉,百思不得其解。

宋湛怎么会接一个台词连两页纸都没有的小配角?

他图什么啊?

难不成图这几万块钱的片酬?

--

下午三点半,秦暖拍完最后一场和楚明月同框的戏后,导演喊了声卡,让所有人休息半个小时。

秦暖坐在小板凳上,接过李静手里的矿泉水瓶,喝了两口,就看见导演迈着欢快的步伐又奔向了她。

“小暖,宋影帝已经到江城了。你激不激动啊?”

秦暖无奈地耸了耸肩。三个小时前,导演才和她说完“宋影帝已经上飞机了,你激不激动啊?”

为了配合导演,秦暖尬笑着拍了拍手,声音清甜:“哇哦!好期待哦!”

导演高兴地哼了两句曲走开了。

十分钟后,导演再一次迈着欢快的步伐跑了过来。

“小暖,宋影帝已经进影视城了。你稍微控制住自己一下,千万不要太激动,影响咱们拍戏的状态。”

秦暖颇为无奈,她很乖地歪了歪头,说道:“导演,忘记和你说了,我见过宋湛。”

“我知道你说的意思,我也在电视上见过。”

导演继续道:“我不仅仅在电视上见过,我私下里也见过他好几次。不过就是没在我的剧组见过,他是电影咖,基本上没接过电视剧。”

秦暖抿着唇笑,选择了乖乖闭上嘴巴。

她也不仅仅在电视上见过,她也私下里见过他好几次。

甚至,比导演更私下。

两个人正说着,秦暖一抬头,就眼尖地看见拍摄场地外的护栏口走进来一个人影。

他穿着一款材质极好的缎面黑色衬衣,黑衣黑裤,还戴着一只黑色口罩。只有衣领上金属材质的纽扣是亮色,给他清冷的身影增添了几分矜贵。

是宋湛。

秦暖站了起来,李玉导演还坐在她身旁,和她喋喋不休地科普宋湛在电影界所取得的历史成绩。

秦暖拍了拍他的后背,指向宋湛,喊道:“导演,宋影帝到了。”

“你知道他斩获白蘭奖时是多少岁吗?才十四……”导演正说到精彩处,被秦暖拍了一下,从凳子上弹了起来:“到……到了?”

秦暖点了点头,和导演说道:“宋影帝已经到了你前方十米处,导演,你可不要太激动啊!”

书评(289)

我要评论
  • 损,浑&身上下

    她的胳膊和腿完好无损,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经历过车祸的样子。

  • 对劲,&她蹭的

    秦暖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她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一起来。

  • 直接将&,秦暖

    床边的佣人发现秦暖醒了,直接将她“请”下了床,一顿梳洗打扮后,秦暖坐在了梳妆桌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