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暖将盘里的鸡腿和红烧肉都夹给了李静,“都给你,我得减肥。”“哎,当艺人真的好幸苦,都不也可以吃肉。”李静怜悯地看了秦暖几眼。秦暖笑了笑,“这种幸苦,算不了什么。”相对于在福利院的日子,这种每顿饭都也可以吃饱饭的生活了太幸福和快乐了。秦暖吃了一口青菜,“哎,当艺人真的好辛苦,都不可以吃肉。”李静同情地看了秦暖一眼。。...

秦暖将盘里的鸡腿和红烧肉都夹给了李静,“都给你,我得减肥。”

“哎,当艺人真的好辛苦,都不可以吃肉。”李静同情地看了秦暖一眼。

秦暖笑了笑,“这种辛苦,算不了什么。”

比起在福利院的日子,这种每顿饭都可以吃饱的生活已经太幸福了。

秦暖吃了一口青菜,问道:“小谭姐呢?”

“她下午一直和楚明月的经纪人待在一起。这会儿,应该快回来了吧。”

两个人正说着,李静话音刚落,谭雪就走了过来。

她脸上的表情有些沉重,但是什么也没说,只接过饭盒埋头吃饭。等所有人都吃完饭后,才和秦暖说道:“小暖,你刚刚看手机了吗?”

“没。”秦暖摇了摇头,为了专注拍戏,她的手机一直关机放在李静口袋里,“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谭雪嗯了一声,然后说道:“不知道是谁爆的料,说她认识剧组人员,爆料你带资进组还耍大牌和楚明月发生了口角,两个人打了起来,这才去了警察局。”

“也不知道这条消息是谁爆料出来的,还买了好几个营销号转发扩散。”

“现在,网友都在网络上声嘶力竭地讨伐你。连楚明月的粉丝也都在骂你。”

“这件事矛头分明是冲你来的,可你没得罪什么人啊!”

秦暖听后,问李静要回了手机,登上围脖看了看,#秦暖打楚明月#这个话题直接登榜热搜,她的账号评论区蹦出来很多诋毁和谩骂。

也有她的粉丝在帮她控评,但她毕竟是新人,粉丝基数少,粉丝的维护评论都被淹没在谩骂声里。

秦暖看着被挂在热搜上的自己的名字,忽然就想起穿书前林媛媛事件。

那件事,让她被黑的体无完肤,不分青红皂白的粉丝甚至闹到了她的家里去,威胁到她的正常生活。可那时候她是个没有公司、没有名气、没有家人庇护的人,她百口莫辩。

但是,现在护着她的人很多。

她不怕。

谭雪见秦暖看完手机后微微蹙了眉,忙说道:“你也不用太担心,楚明月的经纪人已经和我承诺了,明天早上就发布关于这件事情的澄清稿。

她们公司的人现在正在调查是谁爆的这个假料。楚明月的经纪公司是星辰传媒,他们公司资本和实力雄厚,一旦查出来幕后主使是谁,绝不姑息。”

说罢,谭雪望着秦暖,语气里带着一丝心疼,“只是辛苦你,明明做了好事,却要挨一晚上的骂。”

秦暖摇着头笑,语气轻松:“没事,黑子黑的越狠,打脸来的就会越痛。”

谭雪见她心态这么好,微微松了一口气,说道:“一会拍完戏了你和我一块从后门回酒店,别碰见了来探班楚明月的粉丝。”

“好。”秦暖答应了下来。

--

晚上拍戏时,楚明月一脸愧疚的望着秦暖。

秦暖看着小姑娘一副要哭了的表情,无奈地笑了笑,走过去将她叫到一边。

“暖暖姐,对不起!”

楚明月站在秦暖面前,樱桃小嘴瘪着。

秦暖抬手揉了揉楚明月的头,安慰道:“该说对不起的人不是你。”

书评(444)

我要评论
  • 了,就&生还等

    “秦小姐,你既然醒了,就快点起来吧,厉老先生还等着你去敬茶。”

  • &被这种

    秦暖当时看到这里满头问号,感觉自己的人格都被这种女主给侮辱了。

  • 前倾了&,不耐

    这时,床边一位年近四十的女佣往前倾了倾身子,不耐烦地推了秦暖一把。

  • 于察觉&了一起

    秦暖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她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一起来。

  • 没有一&过车祸

    她的胳膊和腿完好无损,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经历过车祸的样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