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门前站好,理了理胸前的黑色纽扣,肩膀轻轻颤抖着,看出来有些很紧张,深呼吸的节奏了好几次,才钟声了房间的门。迅速,几道又甜又软的声音响了:“你好,哪位?”提供服务员的声音有些抖,“你好,女士,酒店配送晚餐。”随着提供服务员的话音落定,房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很快,一道又甜又软的声音响起:“你好,哪位?”。...

他在门前站好,理了理胸前的黑色纽扣,肩膀微微颤抖,看起来有些紧张,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敲响了房间的门。

很快,一道又甜又软的声音响起:“你好,哪位?”

服务员的声音有些抖,“你好,女士,酒店配送晚餐。”

随着服务员的话音落定,房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秦暖的脑中突然一股电流闪过,她顾不上多想,三步并两步地冲了上去。

楚明月拍完今天的戏份,回酒店洗了个澡,刚裹着浴袍出来,就听见服务员送晚餐过来了,于是她走过去,打开了房间的门。

门一打开,一个人影突然撞开门,冲到了她面前,张开怀抱,笑的变态,他低哑地喊道:“明月,我爱你!我好爱你啊!来,让哥哥抱抱你!”

这种阴冷冷声音让人头皮发麻,楚明月吓得脚都软了,她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嗓子有一瞬间失了音,喊不出来。

她一个劲地往身后缩,试图躲过那个男的令人恶心的身体。

那个男的凑到楚明月身旁,试图抓着她露出来的手臂,“明月,你怕什么?我可是最爱你的粉丝啊!我是你的死忠粉,我只爱你一个人!”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楚明月下唇咬出了血,才喊了出来。

但是酒店隔音很好,其他房间的人根本听不见她的呼救。正当她快要绝望时,走廊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一道倩丽的身影冲进房间,柔顺的长发在空中扬起肆意的弧度。

秦暖一脚踹在那个男的屁股上,“去你大爷的死忠粉!”

乔装成服务员的那个男的毫无防备,直接被秦暖踹了个狗啃泥,趴在了地上。

秦暖一秒钟反应的机会也没给他留,拎起拳头就抡了上去,一边打一边骂道:“你算哪门子死忠粉?我看你分明是私生粉!真爱她,你舍得这么伤害她吗?你这种粉丝,就应该裹上黑胡椒粉、白胡椒粉、花椒粉,放在油锅里炸上七七四十九天,炸成干,再放进捣罐里捣碎,磨成渣子,撒进下水道的臭水沟里,才算是物归原主!”

秦暖骂完后,擒着那个男的的胳膊,翻了个面,继续打。

她学的四年散打,虽然比不过厉凌城身旁的那几个保镖,但是对付这种毛头小子还是绰绰有余。

喘了口气,秦暖继续骂道:“不对!从荧幕前走到这里,你已经不算是粉丝了。你就是个变态狂,你应该被警察叔叔抓走,让正道的光辉照亮你黑暗的灵魂!让崇高的法律鞭策你肮脏的心灵!让坚硬的牢房洗涤你龌龊的思想!”

打到最后,还是楚明月看不下去了,她凑上前,小心翼翼地扯了扯秦暖的袖子,语气软糯:“这位姐姐,我已经报了警,你累吗?要不……你歇一会吧。”

顿了顿,又说道:“我看他,好像动不了了!”

躺在地上的男的,一脸血和泪,哭喊道:“女侠,饶命!饶命!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秦暖这才收了手,找来一根绳子将这个男的手腕捆在门把上。

然后抬头看向楚明月,她进组之前谭雪已经给她看过这部戏主要角色的资料。

书评(198)

我要评论
  • 难受,&她睡在

    而她之所以觉得自己腰酸背痛浑身难受,是因为她睡在了铺满花生红枣桂圆莲子的床单上,被硌的。

  • &,全部

    秦暖满心疑惑,转脸看向女佣,结果发现自己床边围了一圈佣人打扮的女人,全部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自己,表情各异,唯一相同的是眼底都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嘲讽。

  • 于得知&秦家家

    最后,女主终于得知当初厉凌城对她只是利用,娶她也是觊觎秦家家产,伤心欲绝,假死出国离开男主。

  • 膊和腿&点经历

    她的胳膊和腿完好无损,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经历过车祸的样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