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薇薇见此,乖巧懂事地已不再凑到厉洛水镇的怀中。她拎起自己的短裙,在厉洛水镇面前转了个圈,笑着问着:“洛水镇哥哥,我今天晚上美吗?”厉洛水镇答应下来道:“美。”见这个提问太敷衍了事了,白薇薇阿木木嘴,又问着:“那我穿这条裙子在你心中像什么呀?”不明白是因为今天晚上他满脑子她拎起自己的短裙,在厉凌城面前转了个圈,笑着问道:“凌城哥哥,我今晚美吗?”。...

白薇薇见状,懂事地不再凑到厉凌城的怀中。

她拎起自己的短裙,在厉凌城面前转了个圈,笑着问道:“凌城哥哥,我今晚美吗?”

厉凌城答应道:“美。”

见这个回答太敷衍了,白薇薇努努嘴,又问道:“那我穿这条裙子在你心中像什么呀?”

不知道是因为今晚他满脑子都是秦暖低头浅笑的画面,还是因为白薇薇穿的是一条白色的小短裙。厉凌城忽然想起前不久秦暖说过的一番话。

于是他答道:“像一朵白莲花。”

“白……白莲花?”

白薇薇脸上的笑容僵住。她本以为会听到的回答是小仙女什么的。

想了想,白薇薇问道:“凌城哥哥,你知道白莲花是什么意思吗?”

厉凌城沉吟了一声,态度认真地解释道:“夸你是洁白无瑕的水中碧莲。”

碧莲?

洁白无瑕的水中碧莲?

白薇薇咬着下唇。这话像是夸赞吗?怎么怎么听都不像是好话?

--

另一边,秦暖走到后台后,趁工作人员不注意,悄悄溜进了宋湛的休息室。

休息室里,宋湛正坐在化妆镜前,准备卸妆。

他听见门边有动静,扭头看向休息室的门,只见门缝里小心翼翼地探出来一个脑袋,因为带着口罩,只露出来一双小鹿般灵动的双眼,往房间里面瞟。

宋湛不动声色地弯了弯嘴角,和化妆老师说了一句:“等会再卸。”

化妆老师应了声好,转身走出了房间,临出门时,悄悄打量了秦暖一眼。

虽然看不清脸,但那双晶亮的眸子很是动人。

化妆老师出去后,宋湛起身走到门边,看着秦暖:“进来吧!”

秦暖弯着腰钻进房间,然后摘掉了口罩,站在宋湛的面前,神采飞扬地说道:“湛哥,你刚刚唱的歌真的好好听!”

宋湛垂下眼帘,笑了。

秦暖又说道:“湛哥,你能不能给我两张签名照?我的助理特别喜欢你。”

“你的助理叫什么?”

“李静。”

宋湛听后点了一下头,他走到化妆镜前,从桌子上挑了两张助理准备的照片,低头认真地写下几个字,然后才递给秦暖,“除了助理,你也可以喜欢。”

秦暖接过签名照,一张写着“李静,开开心心。”,一张写着“秦暖,平安顺遂,万事胜意。”。

她像是对待宝贝般的将签名照塞进怀里,笑眯眯地说道:“那我以后就是你的小迷妹了哦!”

宋湛听了,眉眼间都染上了笑意。

他走到休息室的一张桌子前,招手叫秦暖过来。

桌子上放着几个还冒着热气的粽子,竹叶青翠欲滴,叶子的清香笼着糯米的甜香,很是馋人。

看了一晚上表演,秦暖的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此时看见香喷喷的粽子,立马围了过来。

宋湛坐在桌子前,亲手剥开一个粽子,沾了些许白糖,然后递给秦暖。

秦暖道了声谢,接过粽子尝了一口,“真好吃!”

“嗯,纯手工的。”宋湛说道。

一连吃了三个粽子,秦暖心满意足地躺在沙发上,摸了摸自己的肚皮。

吃饱了,就有力气减肥了。

宋湛见秦暖吃好后,将桌子上拆开的粽叶卷起叠好,扔进了垃圾桶里。

然后抽了张湿巾纸擦了擦自己的指尖,抬眸望着秦暖,笑道:“秦暖小姐,吃了我送你的端午礼物,那你给我的端午礼物呢?”

书评(389)

我要评论
  • 爱上了&自己,

    谁知道,女主竟然放不下男主,又回国了。发现得知真相的男主对自己万般愧疚、后悔,发现男主其实爱上了自己,结果就原谅男主了,最后两个人幸福的在一起了。

  • ,自己&了?

    她不过就是被车撞了一下,失去了意识。怎么一觉醒来,自己连婚都结完了?是不是她再醒来晚一点,她孩子都生完了?

  • &大红喜

    她的身上穿着一套红色丝绸睡衣,盖着大红绒被,床边的窗户玻璃上还贴着大红喜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