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朦胧胧的烟雾升起来,随之而来着沙哑的音乐前奏,舞台上会出现一个身姿欣长的人影,从模糊不清到非常清晰,一直到英俊的五官展现在信息显示屏上,观众席上再一次爆已发出尖叫声声。秦暖目不转睛地盯着信息显示屏上的容颜,舔了一下唇。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很好看呢?这时,B区的观众席突然滚烫了秦暖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屏上的容颜,舔了一下唇。。...

朦胧的烟雾升起,伴随着低沉的音乐前奏,舞台上出现一个身姿欣长的人影,从模糊到清晰,直到俊美的五官展示在显示屏上,观众席上再一次爆发出尖叫声。

秦暖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屏上的容颜,舔了一下唇。

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好看呢?

这时,B区的观众席突然沸腾了,李静紧紧地抓着秦暖的胳膊,激动地喊道:“暖姐,湛哥他……他看向我们这里了!”

秦暖仰着头看着宋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隔着茫茫人海与万千荧光,她觉得他的目光准确无误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似乎是想试探,秦暖朝着宋湛招了招手。

B区观众席又是一片沸腾。

因为,舞台上的宋湛眼底满是笑意地看向这边,弯了弯嘴角。

“啊啊啊!湛哥笑了!他笑了!”

李静抓着秦暖的胳膊,激动到语无伦次。

烟雾缭绕的舞台上,宋湛站在正中央,身披璀璨星光,长身玉立,气质温润又清冷,宛如谪仙。

看着人海里一双挥舞的小手,他微微眯了眯眼,嘴角扬起笑意。

低沉的声音从他口中缓缓唱出,“是迷雾,是迷途,是走不出你的眼眸——”

是能穿透人心的声音。

秦暖捂着自己的小脸,紧紧盯着舞台上的宋湛,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快要怀孕了。

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好看还唱歌这么好听呢?

一旁的厉凌城,看着从宋湛出场后就一直望着宋湛的秦暖,眼底满是欣赏和崇拜。他心底莫名地有些不舒服。

从前这种目光,都是秦暖看他的时候。

现在却被另外一个人替代了。

而且替代他的还是一个戏子,一个戏子,有哪点能和他相提并论的?

厉凌城周身的气场沉了下来,他喊了秦暖一声。但是秦暖正沉浸在宋湛的歌声中,没有理他。

厉凌城又喊了三声。

秦暖依旧置若罔闻。

厉凌城脸色铁青,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言不发。

--

表演结束后,秦暖收到了宋湛的一条微信,“来后台,给你带了端午礼物。”

于是她马不停蹄地的奔向了后台。

厉凌城原本想叫住秦暖,见她一溜烟就没了人影,抿了抿薄唇,一言不发地走向了后台。

找到了白薇薇的休息室后,厉凌城捧着一束玫瑰花走了进去。

看见厉凌城,白薇薇语气娇软地扑进他的怀里,“凌城哥哥!”

厉凌城推开白薇薇,将花递给了她。

玫瑰花被找秦暖签名的粉丝挤过,花骨朵都被碰掉了几只,显得狼狈不堪。

白薇薇被推开,又见花都碰坏了,脸上的表情有些受伤,她楚楚可怜地说道:“我已经听你的话,把其他队员都支开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不会有人看见的。”

厉凌城在沙发上坐下,神情有些疲倦。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厉氏像是得罪了什么人,业务上处处出岔子。为此,爷爷对他意见颇深,更不肯将历氏大权移交给他。

这件事,已经让他好几个晚上没合眼了。

但他还是依白薇薇的意思,抽出时间买她想要的花来看她的表演了。

所以这会听白薇薇说的话,厉凌城心里有些烦闷,他按了按太阳穴,道:“在外面,不合适。”

书评(465)

我要评论
  • &得,这

    秦暖记得,这本书里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主角秦暖可谓是相当惨。

  • 于得知&她只是

    最后,女主终于得知当初厉凌城对她只是利用,娶她也是觊觎秦家家产,伤心欲绝,假死出国离开男主。

  • 她睡在&莲子的

    而她之所以觉得自己腰酸背痛浑身难受,是因为她睡在了铺满花生红枣桂圆莲子的床单上,被硌的。

  • 她蹭的&了一起

    秦暖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她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一起来。

  • 她悠悠&生,典

    她悠悠转醒,睁开眼,入目是一派欧式装潢的天花板。白玉镶金花雕栩栩如生,典雅而有格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