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洛水镇被秦暖的话噎,下唇抿成一条线,没再说话的。不明白为什么,秦暖会觉得昨天早上的厉洛水镇看出来有些憔悴不堪,面泛青光,一脸事事不顺利的模样。她抱着自己手中绿色的荧光棒,好心地再次提醒了一句:“你来晚了,白莲花的节目了表演中完了。”厉洛水镇听后,看了眼座位不知道为什么,秦暖觉得今天晚上的厉凌城看起来有些憔悴,面泛青光,一脸事事不顺的模样。。...

厉凌城被秦暖的话噎住,下唇抿成一条线,没再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秦暖觉得今天晚上的厉凌城看起来有些憔悴,面泛青光,一脸事事不顺的模样。

她抱着自己手中绿色的荧光棒,好心地提醒了一句:“你来晚了,白莲花的节目已经表演完了。”

厉凌城听后,看了眼座位席上的节目单,发现白薇薇的节目是开场舞后,拧了拧眉。他从座位上站起身,打算离开这里。

但是他刚起身,舞台上的灯光骤然亮起,绚烂的烟火搭配燃炸的音乐,观众席上的粉丝直接沸腾,纷纷站了起来喊着应援口号,有的甚至趴到栏杆上。

观众席上本就拥挤,粉丝们都扎成堆,堵住了离开的出口。

厉凌城眉头突突地跳。

他瞥了眼兴奋地手舞足蹈满口都是老公崽子的粉丝,眼底有一丝嘲弄,还有一丝不可思议。

秦暖混在人群中,虽然没有像粉丝那样兴奋地呐喊,但也为舞台上魅力四射的少年挥起了手中的应援棒。

绿色的左右挥舞,荧光漫天,映的厉凌城的脸越来越绿。

周身的气温突然有些冷。

秦暖缩了缩脖子,一个余光都没给厉凌城,一直凑在李静身旁,和她讨论:“这还是我第一次看阿西弟弟跳舞,想不到他的舞台这么燃!唱跳俱佳!”

厉凌城听后,看向了舞台上方的显示屏。

顾正西每一个动作都踩着节拍,和音乐配合的天衣无缝,中间一个动作不小心带起衬衣衣摆一角,露出腰间精致的腹肌。

震耳欲聋的呐喊声顿时如排山倒海倾泻而来。

厉凌城捂着耳朵,轻啧了一声,“低俗,审美扭曲,目光简陋。”

这话秦暖就不爱听了,她扭头看向厉凌城,说道:“厉凌城,你是酸菜鱼吗?”

厉凌城皱着眉,没听懂,但他直觉不是什么好话,问了一句:“你什么意思?”

当然是说你又酸又菜坐在这里还多余的意思。

秦暖抿了抿唇,笑道:“没什么,有空一起去吃鱼吧。”

厉凌城闻言,冷哼了一声。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对他还不死心。

厉凌城刚想毫不留情地拒绝,随便再奚落嘲讽几句,就听见秦暖后半句话幽幽飘来。

“我看你挺会挑刺的。”

厉凌城嘴角一僵。

秦暖勾了勾唇,不再理他,转头看向舞台。

顾正西的表演已经结束,主持人走上舞台,拿着话筒和他聊了几句。不知道聊到了什么,顾正西忽然说道:“……今天在现场,我很想感谢一个人。”

顿了下,手指突然指向了秦暖这个方向:“感谢我的小老妹,远道而来看我表演。”

观众席上的摄像老师受到指引,镜头立马对准了顾正西指的方向。

秦暖戴着口罩,一双像小鹿般懵逼的眼,放大在显示器上。

顾正西放了个电眼,歪头笑:“暖姐,我跳的怎么样?”

口罩遮挡下的秦暖咬紧了下唇。

阿西吧!

她的四十米大刀呢?

她要上去宰了顾正西!

秦暖身旁坐着的都是顾正西的粉丝,她们发现自己身旁的应援粉竟然是秦暖后,纷纷都凑了过来。

“秦暖小姐姐,谢谢你对我们家西西的照顾。”

“秦暖小姐姐,你比电视上还漂亮!”

“……”

秦暖困在人群中,“满脸笑意”地抬起手给顾正西比了个大拇指。

摄像老师这才绕过她,显示屏上重新切回了主舞台的镜头。

书评(196)

我要评论
  • 卡车过&了,落

    秦暖眨了眨眼睛,回想起自己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被林媛媛的粉丝追赶,被逼无奈跑到马路边,结果一个大卡车过来,她被撞飞了,落地时眼前一黑……

  • &床边的

    床边的佣人发现秦暖醒了,直接将她“请”下了床,一顿梳洗打扮后,秦暖坐在了梳妆桌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 转醒,&欧式装

    她悠悠转醒,睁开眼,入目是一派欧式装潢的天花板。白玉镶金花雕栩栩如生,典雅而有格调。

  • 姐,你&着你去

    “秦小姐,你既然醒了,就快点起来吧,厉老先生还等着你去敬茶。”

  • 而她之&,被硌

    而她之所以觉得自己腰酸背痛浑身难受,是因为她睡在了铺满花生红枣桂圆莲子的床单上,被硌的。

  • 利用,&心欲绝

    最后,女主终于得知当初厉凌城对她只是利用,娶她也是觊觎秦家家产,伤心欲绝,假死出国离开男主。

  • 一套红&大红喜

    她的身上穿着一套红色丝绸睡衣,盖着大红绒被,床边的窗户玻璃上还贴着大红喜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