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让我猜猜,你是也不是想怪我为什么要来报名参加这个综艺,为什么要故意地逼近秦暖,为什么要和秦暖聊到你?”林蕴哲站站起身,一步步走入谭雪,将她逼到了墙角。“报名参加这个综艺是见上你,逼近秦暖是见上你,和秦暖谈到你是想单独的……见你。”林蕴哲说罢,手臂往“参加这个综艺是想见你,接近秦暖是想见你,和秦暖谈及你是想单独……见你。”。...

“姐姐,让我猜猜,你是不是想怪我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综艺,为什么要故意接近秦暖,为什么要和秦暖聊到你?”

林蕴哲站起身,一步步走向谭雪,将她逼到了墙角。

“参加这个综艺是想见你,接近秦暖是想见你,和秦暖谈及你是想单独……见你。”

林蕴哲说罢,手臂往墙上一抵,刚好将谭雪圈在了身下。

他的声音沉了沉,“姐姐,我们已经三年未见了。”

谭雪死咬着下唇,才没让自己的表情有一丝松动,她深吸了几口气,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林蕴哲,你是艺人,我是经纪人,在这个圈子里,我们永远不可能。”

“可我走之后,你过得并不好。”林蕴哲低着头,目色深深望着谭雪:“而且,我可以不唱歌了。”

“不行!”谭雪猛地吼了一声,打断了林蕴哲的话,“林蕴哲,我不喜欢你,我不会喜欢上一个圈子里的人,更不会喜欢上一个比我小三岁的一点也不成熟的男人。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我面前,你这样,不仅会给我带来困扰,也会给小暖带来麻烦。”

谭雪说罢,直接撞开了林蕴哲,夺门而出。

一直到跑进了电梯,谭雪才顺着电梯壁无力地滑到地上。

一滴泪从她眼角落下。

他是她一手打造出来的顶流歌星,也是她将他送上星光闪耀的舞台。她见证了他付出多少努力才爬到娱乐圈的顶峰,站在如今这个位置,以至于她总觉得万千星光都应该属于他。自然,舍不得他跌落凡尘。

所以,他不能喜欢普通又平凡的她。

如果最后那个人是她,她都替他感到不值得。

--

酒店房间里,林蕴哲的助理回来后,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林蕴哲躺在沙发上,低垂着头,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说不上来的颓废之意。

助理催促的话在嘴边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林蕴哲抬眸看了眼助理,又低下,似自言自语道:“你知道吗?我都有些吃秦小暖的醋了呢——”

沉寂了半晌,离登机只剩下三十分钟时,林蕴哲猛地从沙发上弹起,出了房间。

是她陪他熬过所有无人问津和自卑气馁的日子,也是她一直坚信他会红,东奔西走去争资源。

她花了多少心思,才让他登上神坛。

他不能辜负了她。

--

回到海城后,秦暖接下来的行程就是一期《时尚》杂志的拍摄,然后就是进组,拍《臻王妃》。她的戏份并不多,一个星期就拍完了,刚好可以赶上下一期《乡野历险记》的录制。

这天,秦暖杂志拍摄结束后,回化妆间卸妆,谭雪将她的手机递了过来。

“你有新消息。”谭雪皱着眉说道。

秦暖看了眼谭雪的表情,不用猜,就知道是林蕴哲又给她发消息了。

秦暖打开手机看了下,原来是林蕴哲给她寄了两张门票,说是水果台的端午晚会,有他的表演,邀请她带着她亲爱的经纪人一起来看。

秦暖抬头看了眼谭雪,然后给林蕴哲回了句谢谢。

没过一会顾正西也给她打来了电话,说也给她寄了几张晚会的门票。

书评(257)

我要评论
  • 了脖子&看着自

    秦暖满心疑惑,转脸看向女佣,结果发现自己床边围了一圈佣人打扮的女人,全部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自己,表情各异,唯一相同的是眼底都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嘲讽。

  • 色丝绸&字。

    她的身上穿着一套红色丝绸睡衣,盖着大红绒被,床边的窗户玻璃上还贴着大红喜字。

  • &和自己

    秦暖记得,这本书里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主角秦暖可谓是相当惨。

  • 梳妆桌&前,看

    床边的佣人发现秦暖醒了,直接将她“请”下了床,一顿梳洗打扮后,秦暖坐在了梳妆桌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