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时,已是半夜。虽然车上的嘉宾们丝毫也没困意,大家聚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气氛简单轻松又很愉快。顾正西坐在前排,拿着三张二字来林蕴哲的线索卡,看了半天,接着扭过身体,趴到椅背上,望着后面的林蕴哲地说:“‘三个字’我去理解,‘170 ’我也能去理解但是车上的嘉宾们丝毫没有困意,大家聚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气氛轻松又愉快。。...

回程时,已是深夜。

但是车上的嘉宾们丝毫没有困意,大家聚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气氛轻松又愉快。

顾正西坐在前排,拿着三张形容林蕴哲的线索卡,看了半天,然后扭过身体,趴到椅背上,看着后面的林蕴哲说道:“‘三个字’我理解,‘170+’我也能理解,至于这个‘爱吃雪饼’算是什么线索?”

顿了下,又问道:“林哥,你最爱吃的东西是旺旺雪饼?”

林蕴哲接过那张线索卡,笑了笑:“旺不旺不重要,重点是雪饼。”

秦暖坐在林蕴哲和谭雪的中间,明显察觉到林蕴哲说完这句话后,谭雪咬紧了下牙关。

“咳咳。”秦暖轻咳了两声,试图转移话题。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顾正西就嚷嚷道:“小老妹,你是不是感冒了?你要是感冒了就对着窗户外面打喷嚏,可千万别传染给我了,我后天还有表演……”

秦暖:“……”

她抬眸扫了一眼顾正西。

有点冷,后半句话突然就卡在了喉咙里。顾正西吞了吞吐沫,然后拿出一瓶矿泉水:“暖姐,喝水吗?”

--

巴士到达漠城市中心的酒店时,黎明将至,天光微亮。

沈长安和顾正西因为有通告,下了车就直奔机场。

剩下的人一整夜没有睡觉,到了九点后,就各回各的房间休息。

秦暖回房间洗了个澡,因为在车上眯了一阵,这会并不困。但她还是躺上了床,微微眯着眼。

没多久,就听见洗完澡的谭雪走到自己身旁替自己盖好了被子,关上了灯,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房间。

直到房间门啪嗒一声锁上后,秦暖才从床上爬起来,打开了电视机。

--

酒店房间里,林蕴哲靠在门后的沙发上,端着一杯浓茶,不紧不慢地抿着。

助理在一旁不停地看着手表上的时间,急的来回踱步。

林蕴哲好笑地看着他,摆摆手:“别晃了,我眼花。”

“林哥,还有一个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了,从酒店到机场不堵车也要半个小时,这是今天最后一班飞海城的飞机,再晚就赶不上下午的表演了。”助理苦口婆心地劝道。

林蕴哲眉眼敛着一丝冷气,但并没有不耐烦,语气有些执着,“再等等,她会来的。”

助理还想再说些什么,这时,走廊外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很急又很轻,小心翼翼的样子,紧接着,房门被人从外面轻轻地敲了三下。

林蕴哲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他放下茶杯,轻声道:“门没关。”

门外的人顿了下,随后像是鼓足了勇气,下定了决心,啪嗒一声把门推开。

看着门外戴着鸭舌帽和口罩还裹着一件大衣,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谭雪,林蕴哲眼底笑意颇深。

林蕴哲的助理恶狠狠地瞪了谭雪一眼,然后叹了声气,推开门走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两个人。

谭雪进了房间后,将口罩和帽子摘掉,然后看向林蕴哲,

林蕴哲歪了歪头,莫名地有些乖,他唤道:“姐姐——”

谭雪怔了下,她紧紧抿住下唇,原本想说出口的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书评(248)

我要评论
  • 秦暖眨&意识的

    秦暖眨了眨眼睛,回想起自己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被林媛媛的粉丝追赶,被逼无奈跑到马路边,结果一个大卡车过来,她被撞飞了,落地时眼前一黑……

  • 倾身子&一把。

    这时,床边一位年近四十的女佣往前倾了倾身子,不耐烦地推了秦暖一把。

  • 快点起&”

    “秦小姐,你既然醒了,就快点起来吧,厉老先生还等着你去敬茶。”

  • 于察觉&了一起

    秦暖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她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一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