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暖寻着歌声,走到了古镇的一处屋舍前。抬头一看林蕴哲正悠闲自在地躺在屋舍前的长椅上,叼了一根不明白从哪里寻来的狗尾巴草,头枕着手臂,靠在摇椅上轻轻地晃悠,悠扬悦耳动听悦耳动听的歌手是(于他的嗓音。“月上柳梢,人约黄昏,何处不相思意。”秦暖正好走回来,随便地接了只见林蕴哲正悠闲地躺在屋舍前的长椅上,叼了一根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狗尾巴草,头枕着手臂,靠在摇椅上轻轻晃荡,悠扬悦耳的歌手就是来自于他的嗓音。。...

秦暖寻着歌声,走到了古镇的一处屋舍前。

只见林蕴哲正悠闲地躺在屋舍前的长椅上,叼了一根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狗尾巴草,头枕着手臂,靠在摇椅上轻轻晃荡,悠扬悦耳的歌手就是来自于他的嗓音。

“月上柳梢,人约黄昏,何处不相思。”

秦暖恰好走过来,随意地接了一句,“清风落地,红门掩雪,故人隔万里。”

林蕴哲扔掉口中的狗尾巴草,接着刚才的调调,轻哼了起来,随后眼前一亮,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小妹妹,你这个词接的不错。”

秦暖笑了笑,她刚刚只是听着林蕴哼的调调很好听,脱口而出了一句词,没想到从林蕴哲口中唱出来,竟然这么搭刚刚的调子。

林蕴哲又道:“这句词我可以用吗?到时候发行这首歌的专辑,给你分版权费。”

“版权费就不用了。如果可以的话,能请你帮我一个忙吗?”

秦暖说着,举起手中的任务卡,接着道:“和我一起打扫客栈房间的卫生。”

林蕴哲问道:“完成这个任务有线索吗?”

秦暖点了点头,“嗯嗯,完成这个任务可以获得和卧底有关系的线索。”

林蕴哲听罢,嗯了一声,浅笑着道:“那我们可要快点完成这个任务,早点找到线索,抓到卧底,离开这个古镇。我可不想在这里风餐露宿的呆一晚上。”

“万一……你就是这个卧底呢?”

秦暖挑了挑眉,望着林蕴哲。

林蕴哲听后,仰起头笑了笑,笑声如青玉落地,格外悦耳,“小妹妹,我要是卧底的话,你刚刚见我的第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应该被击杀了。”

秦暖笑了笑,没有说话。

夜幕降临,街道上彻底黑了下来,没有一点光亮。只有林蕴哲有手电筒,所以秦暖跟在了林蕴哲身后。

沙漠小镇地处沙漠地带,昼夜温差很大,白天还是三十多度的高温,到了晚上,气温降到了十度以下,再加上西北方向刮来了夜风,着实很冷。

秦暖从背包里掏出几片暖宝宝,贴在了肚子上,然后将剩下的递给林蕴哲。

林蕴哲接过暖宝宝,笑道:“早知道我也把粉丝送我的应援物带过来,这样还可以和你一起坐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看着皎洁明月和满天繁星,和你一起讨论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的辩证关系,以及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的辩证关系这些哲理。”

秦暖:“……”

她想起了自己昨晚问谭雪,林蕴哲私底下是位什么样的人时,谭雪的回答是:“顾正西Plus。”

然后她当时还回了句:“憨神吗?”,谭雪笑了笑没说话。

现在看来,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

另一边,周青树被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带到了古镇边缘的村落里,他一路上一个人也没有碰见,自己一个人猥琐发育,还完成了两个和卧底线索有关的任务,得到的线索是“170+”和“爱吃雪饼”。

他拿着这两个线索,揣着手电筒,走向古镇的主街道。

书评(113)

我要评论
  • 姐,你&了,就

    “秦小姐,你既然醒了,就快点起来吧,厉老先生还等着你去敬茶。”

  • 产,伤&。

    最后,女主终于得知当初厉凌城对她只是利用,娶她也是觊觎秦家家产,伤心欲绝,假死出国离开男主。

  • 情各异&相同的

    秦暖满心疑惑,转脸看向女佣,结果发现自己床边围了一圈佣人打扮的女人,全部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自己,表情各异,唯一相同的是眼底都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嘲讽。

  • 和自己&同名同

    秦暖记得,这本书里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主角秦暖可谓是相当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