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长安换完戏服出后,看见了顾正西还抱着虞姬的戏服扭扭捏捏地站在镜子前面,不愿进换衣间。她扛起道具台上的一把大刀,朝着顾正西走了过去的。“快点儿,赶时间。”“长安……”顾正西刚想反抗意识一下,沈长安一个漠然扫了回来,带着刀光,安字的尾音直接卡在喉咙里她扛起道具台上的一把大刀,朝着顾正西走了过去。。...

沈长安换完戏服出来后,看见顾正西还抱着虞姬的戏服扭扭捏捏地站在镜子前面,不肯进换衣间。

她扛起道具台上的一把大刀,朝着顾正西走了过去。

“快点,赶时间。”

“长安……”

顾正西刚想反抗一下,沈长安一个冷眼扫了过来,带着刀光,安字的尾音直接卡在喉咙里。

他悻悻然地去换了装。

沈长安扛着一米大刀站在舞台上,把戏楼老板给她的台词背完后,一转身,就看见顾正西已经换好了衣服,揪着头冠上的两根羽毛,不知所措的站在舞台下。

那模样,活像是要被人欺负的黄花小姑娘。

沈长安扬了扬嘴角,“上来。”

因为是导演组安排的小剧情,所以要饰演的片段很简短,台词也不多。两个人只要站在舞台上表演完所有台词,就算通过。

所以这个任务不算难。

戏楼的老板宣布她们的挑战成功后,顾正西捏着兰花指,兴奋地捻着手中的羽毛,笑道:“长安,你看,我还是很有演戏天分的!”

沈长安放下手中的大刀,嘴角蔓延一丝笑意,她摇头道:“嗯……没有你吃毒蘑菇的时候表演的好。”

顾正西:“……”

两个人接过戏楼老板给的线索,打开一看,只有三个字,写着“三个字”。

顾正西嘴角抽搐,“用三个字写了三个字,耍我们啊!导演组这是什么意思?”

沈长安想了想,说道:“什么东西是三个字?卧底的名字吗?”

“周叔,林哥,还有你的名字都是三个字。”

顾正西说罢,忽然指着沈长安,大喊了一声:“沈长安,你不会是卧底吧!”

说完,就抓着线索卡掉头就跑。

沈长安没好气地看了顾正西一眼,她刚刚一直和顾正西还有秦暖在一起,她要是卧底,还能隔空击杀郝佰哥不成?

再说,顾正西的名字也是三个字啊!

“真是笨蛋!”

沈长安换掉戏服,追了过去。

但是沈长安越追,顾正西跑的越快,他一边跑一边还喊救命,跑着跑着,看见街道尽头出现了一个人影,于是他提起裙子狂奔了过去。

--

和顾正西他们分开后,街道上只剩下秦暖,她四处转了转,没多久在一棵树下也发现一张和沙漠之光有关系的线索任务卡。

“找到一位异性搭档,把古镇客栈的房间打扫干净。”

秦暖拿着那张任务卡,打算先去戏楼同顾正西他们碰面。

秦暖在古镇里摸索了半个小时总算找到了戏楼的位置,但是她还没走进去,就听见耳麦里传来了两道冰冷的系统提示音,因为几乎是一同响起的,两道声音交织在一起。

“平民百姓顾正西被卧底击杀,游戏失败!”

“平民百姓沈长安被卧底击杀,游戏失败!”

秦暖愣了一下,然后在戏楼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一阵冷风吹了过来,带起黄沙,秦暖觉得有些冷,她抬头看了眼天空,夕阳余晖,天快黑了。

已经是傍晚六点了。

秦暖从台阶上爬起来,她得赶紧找到沙漠之光,她可不想大晚上在这个阴森森的古镇里待着。

刚起身,一阵轻扬悦耳的歌声传来。

书评(415)

我要评论
  • 得,这&暖可谓

    秦暖记得,这本书里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主角秦暖可谓是相当惨。

  • 的五官&从小到

    还是一模一样的五官,只是皮肤更白皙细嫩了许多,一看就是从小到大金娇玉养出来的皮肤。

  • &一套红

    她的身上穿着一套红色丝绸睡衣,盖着大红绒被,床边的窗户玻璃上还贴着大红喜字。

  • ,转脸&看向女

    秦暖满心疑惑,转脸看向女佣,结果发现自己床边围了一圈佣人打扮的女人,全部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自己,表情各异,唯一相同的是眼底都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嘲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