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事儿。”谭雪摇了摇摇头,面色却也没丝毫明显好转。秦暖见此,和司机地说:“师傅,我们先回酒店吧。”“秦老师,我们还得等一位嘉宾。”司机回道。除了嘉宾?秦暖秀眉微蹙,她去时在微信群里问过了,苏婉玉和周青树了提早一天到了漠城,顾正西和郝佰从海城飞秦暖见状,和司机说道:“师傅,我们先回酒店吧。”。...

“我没事。”谭雪摇了摇头,面色却没有丝毫好转。

秦暖见状,和司机说道:“师傅,我们先回酒店吧。”

“秦老师,我们还要等一位嘉宾。”司机答道。

还有嘉宾?

秦暖秀眉微蹙,她来时在微信群里问过了,苏婉玉和周青树已经提前一天到了漠城,顾正西和郝佰从海城飞漠城今天上午也到了,沈长安从F国飞漠城要夜里十二点才能到,所以和她同一时间到海城的没有其他嘉宾。

该不会她们要等的嘉宾其实是飞行嘉宾,而这个开拍之前不会对外宣传的飞行嘉宾,就是机场里的林蕴哲吧?

秦暖想到这里,扭头去看谭雪,发现她的脸色更白了,显然也猜到了。

于是秦暖试探地问司机,“师傅,我们要等的嘉宾是林蕴哲吗?”

司机闻言转过身,正想回答,就看见车门被人从外推开,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黑色口罩,穿着黑色外套的男人钻进车,他身后的助理也紧跟上车,关上车门。

落座后,男人摘下口罩,望向秦暖这个方向,散漫地勾唇笑了笑,露出撩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初次见面,你好啊!秦暖!”

话落,又瞟了一眼秦暖身后的女人,“雪姐。”

秦暖明显地察觉到谭雪在听见林蕴哲叫到自己名字后身体一僵。

她忽然想起来王紫萱和别人在卫生间里讨论谭雪的话,说谭雪至从手底下的顶流歌星跑了之后,就再也带不出来一个红的艺人,成了公司的霉毒经纪人。

原来那个跑了的顶流歌星就是林蕴哲啊?

想到这,秦暖直接挡住了林蕴哲的目光,皮笑肉不笑地打了个招呼,“你好,林前辈。”

看着秦暖脸上明显的敌意,林蕴哲摸了摸鼻子,然后目光落在了秦暖怀里抱着的一堆暖宝宝上面,“呦!你的应援物竟然是暖宝宝,真有意思。”

说着,还仰起下巴,咯咯地笑了几声。

果然是被上帝吻过的嗓音,笑声也很好听。

但是听在秦暖耳朵里,真让人不爽。

她瞥了一眼林蕴哲咯吱窝里夹着的一本政治书,微微一笑:“你的应援物竟然是高中政治必修四哲学与生活,看得懂吗?”

林蕴哲掏出咯吱窝的书,随意地在指尖转了两圈,含笑道:“当然看得懂。”

秦暖接着说道:“既然高深的哲理都懂,难道不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吗?怎么能背信弃义,抛弃一手扶持你登上神坛的人呢?”

这话一出,车内的声音瞬间安静了下来。

林蕴哲的助理忿忿不平地瞪了秦暖一眼,谭雪也拉住秦暖的胳膊摇了摇头。

秦暖皱着眉头,有些不解,难道是她误会了?

正想着,就看见林蕴哲垂下头,将鸭舌帽又往下面压了压,半张脸隐在阴影里,声音低哑,带着一股子委屈。

“秦暖小妹妹……被抛弃的人……是我啊。”

被抛弃的人……是林蕴哲?

哪有经纪人会放着顶流歌星不要?

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暖并不清楚之中的缘由,临下车前,她为自己贸然下的判断给林蕴哲道了歉:“林前辈,很抱歉。希望我刚刚说的话,你没放在心上。”

书评(231)

我要评论
  • 她不过&醒来晚

    她不过就是被车撞了一下,失去了意识。怎么一觉醒来,自己连婚都结完了?是不是她再醒来晚一点,她孩子都生完了?

  • ,感觉&。

    秦暖当时看到这里满头问号,感觉自己的人格都被这种女主给侮辱了。

  • 秦暖记&本书里

    秦暖记得,这本书里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主角秦暖可谓是相当惨。

  • 床边一&倾身子

    这时,床边一位年近四十的女佣往前倾了倾身子,不耐烦地推了秦暖一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