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得联系导演,尽早把第三期现场录制的合约签了。”宋湛说着这句话后,又靠在沙发上想了会,随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深遂的眸底亮了亮。“暖暖的接的第一部戏是也不是叫《臻王妃》?”之后也不是秦小姐吗?怎么突然就暖暖的了?改变这么快,让何文有点儿懵,但他但是点了下头宋湛说完这句话后,又靠在沙发上想了会,随即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深邃的眸底亮了亮。。...

“联系导演,尽快把第三期录制的合约签了。”

宋湛说完这句话后,又靠在沙发上想了会,随即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深邃的眸底亮了亮。

“暖暖接的第一部戏是不是叫《臻王妃》?”

之前不是秦小姐吗?怎么突然就暖暖了?

变化这么快,让何文有点懵,但他还是点了下头。

宋湛接着问道:“和暖暖搭戏的那个角色叫什么?”

何文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的飞快,一边查一边答道:“秦小姐在这部戏演的是公主宋思思,和她有感情戏的是侍卫卫言,卫言这个角色定的是公司一个新人,叫云亦遥。”

说罢,何文见宋湛眼底明显有了神采,很有眼力见地问道:“湛爷,需不需要叫云亦遥过来一趟?”

宋湛起身,长身玉立地站在沙发前,扣好领扣,姿态优雅又矜贵,“联系一下云先生,我想和他换个角色。”

见宋湛出去后,何文才啧了一声。

合着湛爷今天又是抢飞行嘉宾,又是抢男配角色,都是为了那位暖暖小姐呀!

--

水云阁

云亦遥拘谨又不安地坐在宋湛面前,看着眼前气质矜贵、容貌俊美的男人,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地问道:“宋影帝,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宋湛倒了杯水递给云亦遥,气定神闲的笑了笑:“不必这么客气,我们隶属同一家公司,你叫我湛哥就行。”

云亦遥虔诚敬仰地接过那杯圣水,“湛哥,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

宋湛的嗓音温润如玉,“我前几日偶然看到了《臻王妃》的剧本,我觉得卫言这个角色很不错,很有挑战性,很感兴趣。”

何文站在一边,木着脸,不动声色地抽了抽嘴角。

这个台词连两页纸的都没有的角色,有什么挑战性?

真是美人误国啊!

云亦遥听后,知道宋湛的意思是想要这个角色,紧紧抿住了下唇。

其实以宋湛的咖位和这个圈子里的规则,他可以直接联系导演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他换了。

但是宋湛却亲自过来见他,态度也没有趾高气昂。

虽然要让角色是件很不好的事情,但是云亦遥并没有生气。他抬头看向宋湛,决定为了多个人情把这个角色让给宋湛。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宋湛又递了一张名片给他。

“这是赵导的名片,他有个警匪片缺男二,我觉得你很不错,我已经向他推荐了你。”

用十八番男配换男二,谁傻谁不换啊!

云亦遥开开心心地接过名片,再看向宋湛时,觉得他更光芒万丈了。

他满脸都是笑意地说道:“湛哥,我觉得卫言这个角色简直就是问您量身定做的,只有你,才能演绎出这个角色的灵魂和精髓。李导这边您看是您去说还是我……”

宋湛了解地点了点头,“李导这边我会联系。”

顿了下,又道:“谢谢。”

宋湛离开包厢后,云亦遥坐在位置上,拿着手中那张滚烫的名片,看着宋湛离开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有些人红是不无道理的,他的人品,他的修养,足够他大红大紫。

书评(454)

我要评论
  • 床,一&打扮后

    床边的佣人发现秦暖醒了,直接将她“请”下了床,一顿梳洗打扮后,秦暖坐在了梳妆桌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 睡衣,&字。

    她的身上穿着一套红色丝绸睡衣,盖着大红绒被,床边的窗户玻璃上还贴着大红喜字。

  • 车撞了&一下,

    她不过就是被车撞了一下,失去了意识。怎么一觉醒来,自己连婚都结完了?是不是她再醒来晚一点,她孩子都生完了?

  • 没有一&点经历

    她的胳膊和腿完好无损,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经历过车祸的样子。

  • 得,这&同名同

    秦暖记得,这本书里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主角秦暖可谓是相当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