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宋湛是三金影帝,影帝你明白是什么吗?影帝指的是一位演员凭借自身精湛演技报名参加具有独特影响力电影奖项荣获全国最佳男主角殊荣的男演员,直接证明他是这个领域里十分非常优秀的人,他能在这个领域里闪闪会发光。”“而你呢?你在你的领域有过有多非常出色的成就,能强力支撑你站“而你呢?你在你的领域有过多么出色的成就,能支撑你站在现在的高度去评价别人?别以为登上了一层台阶,就觉得自己窥见了天光。你这样,只会显得你狭隘又低劣!”。...

“再说,宋湛是三金影帝,影帝你知道是什么吗?影帝指的是一位演员凭借自身高超演技参加具有影响力电影奖项荣获最佳男主角殊荣的男演员,证明他是这个领域里非常优秀的人,他能在这个领域里闪闪发光。”

“而你呢?你在你的领域有过多么出色的成就,能支撑你站在现在的高度去评价别人?别以为登上了一层台阶,就觉得自己窥见了天光。你这样,只会显得你狭隘又低劣!”

秦暖说完这一连串的话后,怒气冲冲地撞开挡在自己面前厉凌城,跑进了电梯。

回到家后,秦暖一肚子都是气。

说不上来到底是因为厉凌城用戏子来嘲讽令她这么生气,还是因为厉凌城说宋湛是戏子令她这么生气。

--

楼下,厉凌城被骂完后,怔怔地站在原地,好半天才消化完刚刚秦暖说的一连串的话。

那些话并不好听,但是奇怪的是,他竟然觉得很有道理。

秦暖的话怎么能有道理呢?

她不过是个头脑简单的女人。

正想着,厉凌城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他看了眼来电提示,静默了半晌,在电话挂断前的最后一秒接通了电话。

“爷爷。”

厉老爷子的声音穿过话筒,威严的声音带着一丝责怪,“阿城,距离秦氏集团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只剩下半个小时了,你还没有哄好秦暖吗?”

厉凌城看了眼刚刚被他扔进垃圾桶的玫瑰花,烦躁地按了按眉心,“爷爷,我知道了。”

厉老爷子:“你最好清楚你自己要做什么,别让我听见一丁点对厉氏集团不利的言论。”

挂断电话后,厉凌城看着垃圾桶里的玫瑰花,自嘲般地勾了勾唇角。

爷爷明明知道他不喜欢秦暖,但是为了厉家,他只能娶秦暖。

从前,是秦暖跟在他身后,事事听他的。他身旁只是多了一个没有思想的木头而已,他可以无所谓。甚至可以为了厉家的利益,偶尔给秦暖一点甜头,换取他和爷爷想要的东西。

但是现在竟然让他去哄秦暖,真把他当成厉家的傀儡了吗?

厉凌城收回目光,没有去捡那束花,径直走进了电梯。

--

秦暖刚在沙发上歇了下,门铃声就响了起来。

她走过去望显示屏一看,顿时没好气:“你来干什么?还不走。”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你哥哥取消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厉凌城站在门外,罕见的用了商量的语气。

原来这才是厉凌城一大早上来她家的目的。

没有玫瑰花的虚情假意,为了各自的利益,两个人倒还能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一谈。

秦暖让厉凌城进了门,顺手给他倒了一杯凉白开,然后一句废话也没有,直接了当地说:“厉总,我只有一个条件,只要你把原本属于我的秦氏集团的股份还给我。”

“股份是你当初亲手交给我的。”

厉凌城抬眼瞧着秦暖,嘴角挂着三分讥讽:“双手献上的时候满脸讨好。怎么,现在反悔了?”

秦暖端着那杯凉白开,强忍着才没把水泼到厉凌城脸上。

原来在不爱秦小姐的厉凌城眼里,那位秦小姐多年的深情,只是低贱的讨好。

“厉总,人年纪轻少不更事的时候总会有看走眼的情况。如今我擦亮了眼睛,敢于悔过自新。”

看走眼?

厉凌城被这几个字眼气到,薄唇抿成一条线:“倘若我不答应呢?”

书评(179)

我要评论
  • 暖可谓&惨。

    秦暖记得,这本书里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主角秦暖可谓是相当惨。

  • 睡衣,&玻璃上

    她的身上穿着一套红色丝绸睡衣,盖着大红绒被,床边的窗户玻璃上还贴着大红喜字。

  • ,入目&欧式装

    她悠悠转醒,睁开眼,入目是一派欧式装潢的天花板。白玉镶金花雕栩栩如生,典雅而有格调。

  • “秦小&着你去

    “秦小姐,你既然醒了,就快点起来吧,厉老先生还等着你去敬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