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上楼时,粥了煮好,宋湛盛了两个小碗,又调了几个清脆爽口的小菜,摆在餐桌上。秦暖坐在餐桌前,望着自己面前色泽令人垂涎的香菇滑鸡粥。她拿着勺子盛起一勺,轻轻地吹了吹,接着送进口中。一瞬间,大米黏稠软绵的口感和香菇配搭鸡肉的浓香袭卷整个唇齿。秦暖坚起大拇秦暖坐在餐桌前,看着自己面前色泽诱人的香菇滑鸡粥。她拿着勺子盛起一勺,轻轻吹了吹,然后送入口中。。...

再下楼时,粥已经煮好,宋湛盛了两个小碗,又调了几个爽口的小菜,摆在餐桌上。

秦暖坐在餐桌前,看着自己面前色泽诱人的香菇滑鸡粥。她拿着勺子盛起一勺,轻轻吹了吹,然后送入口中。

瞬间,大米粘稠绵软的口感和香菇搭配鸡肉的浓香席卷整个唇齿。

秦暖竖起大拇指,发自内心地夸赞道:“湛哥,你手艺真好。”

宋湛笑了笑,心情很好:“从前……一位大姐姐教的。”

“嗳……那你这位姐姐厨艺有一定很厉害。”

“嗯……相当不错。”

宋湛点了点头,嘴角的笑意明显。

--

吃过早饭后,宋湛上午有一个高奢品牌的广告拍摄,何文开车来接宋湛,秦暖便搭何文的顺风车回家。

泰安公寓距离帝苑不过半个小时的车程。

因为赶通告,何文今天开的很快。不到二十分钟,汽车就在公寓楼下停了下来。

“何文哥,谢谢啦!”

秦暖推开车门,转身给何文道了句谢才跳下车。

后排的宋湛瞥了一眼何文,然后看向秦暖,轻咳了一声。

秦暖站在车门前,歪了歪脑袋,疑惑地看着宋湛:“你也感冒了吗?是不是我传染给你的?”

“没有。”

宋湛垂下眼帘,将沈白留下的几盒药递给秦暖,嘱咐道:“记得按时吃药和敷药。”

“嗯嗯,好。”秦暖乖乖地点了下头,然后朝着宋湛挥了挥手:“拜拜!”

宋湛眉间舒展,笑着道:“再见。”

目送秦暖走到公寓楼下,宋湛才收回目光,正打算关上车门,忽然看见公寓楼下蹿出来一个人影,捧着一束玫瑰花,走到了秦暖的面前。

宋湛眯了眯眼,声音有些冷:“厉氏集团最近在A市是不是太悠闲了?”

何文听后,瞟了一眼手捧玫瑰花的男人,问道:“湛爷,你的意思是……”

“给他们找点事情做。”

宋湛靠在椅背上,食指轻轻摩挲着颌骨处。

秦暖脸上的三道红痕,够厉氏凉几回了。

--

秦暖提着一袋药,脑袋里还在琢磨宋湛今天早上嘴角旁的笑意是怎么回事,走到公寓楼下时,花坛后突然蹿出来一个人影,差点把她魂吓飞了。

等看清楚来人的脸后,秦暖一大早上的好心情都没了。

她冷下脸看向厉凌城,嘲讽道:“厉大少爷怎么放着房地产生意不做,改卖花了?”

厉凌城捧着一束玫瑰花,脸很黑。

他刚刚清清楚楚地看见秦暖从宋湛的车上下来时满脸笑意,结果一看见自己,脸色立马就变了。

这个反应,让他心里觉得很不舒服。

于是厉凌城也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黑着脸望向秦暖:“怎么?觉得我看不上你,放弃了,换了个勾引目标?”

顿了下,接着奚落:“只是你这新目标也太不值一提了,一个戏子而已,就算有点名气,也登不上台面。”

戏子?

这两个字触及到秦暖的雷点,于是秦暖直接炸了毛。

“戏子?戏子怎么了?怎么从你口中说出来,就成了贬义词?人家戏剧老师起早贪黑学开嗓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人家勤勤恳恳练基本功的时候,你怕是还在蹒跚学步!”

书评(217)

我要评论
  • 看的一&的秘密

    但是这张脸却不是她的,是她被网暴的那几天困在家里,一个人闲来无事翻看的一本古早虐恋小说《虐爱一生:总裁的秘密情人》里面的女主角秦暖的脸。

  • 损,浑&点经历

    她的胳膊和腿完好无损,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经历过车祸的样子。

  • 本书里&和自己

    秦暖记得,这本书里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主角秦暖可谓是相当惨。

  • 顿梳洗&己。

    床边的佣人发现秦暖醒了,直接将她“请”下了床,一顿梳洗打扮后,秦暖坐在了梳妆桌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 是觊觎&产,伤

    最后,女主终于得知当初厉凌城对她只是利用,娶她也是觊觎秦家家产,伤心欲绝,假死出国离开男主。

  • &烦地推

    这时,床边一位年近四十的女佣往前倾了倾身子,不耐烦地推了秦暖一把。

  • 既然醒&了,就

    “秦小姐,你既然醒了,就快点起来吧,厉老先生还等着你去敬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