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湛俯过身,往秦暖身旁凑了凑,他拿着棉签,小心翼翼地给秦暖的脸上药,动作动作轻柔的宛若看待稀世珍宝。秦暖眨了眨眼睛,心说着,他是真的很心痛……她这张脸。也许,这是脸蛋好看的好处。两个人凑得近了,秦暖仔细上下打量着宋湛的五官,上一次匆匆一面都也没看仔秦暖眨了眨眼睛,心想着,他是真的很心疼……她这张脸。。...

宋湛俯过身,往秦暖身旁凑了凑,他拿着棉签,小心翼翼地给秦暖的脸上药,动作轻柔的宛如对待稀世珍宝。

秦暖眨了眨眼睛,心想着,他是真的很心疼……她这张脸。

或许,这就是脸蛋漂亮的好处。

两个人凑得近了,秦暖仔细打量着宋湛的五官,上次匆匆一面都没有看仔细,这会她可以清晰的看见他每一根睫毛,以及眼帘下深入潭水的眸子,俊挺的鼻梁,轻薄的嘴唇,每一处都完美的无法复刻。

他真的长得很好看很好看,好看到像是现实世界的一个人。

如果那个人长到像他这般大,还是从前的性情,应该也是个会勾的万千少女为之疯狂的祸害脸吧。

秦暖正想的入神,忽觉脸上一凉。

宋湛已经给她的脸消好毒,上完药,用纱布包好,现在正拿着一块用衣服包住冰块的一面往她脸上敷。

自己竟然看别人的脸看出神了,秦暖很不好意思地接过冰块,说道:“谢谢,我自己来吧。”

见秦暖坚持要自己敷,宋湛没有再阻难。

秦暖捧着冰块,忽然想起林啸的事情了,于是她掏出手机,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给哥哥发了一个坦白的短信。

“哥哥,我今天晚上打人了。对方手腕脱臼,膝关节错位,治疗费保守估计得五千。我和他说,医疗费找我们家报销。”

信息发过去后,秦暖莫名地有些紧张和心虚,不知道秦时知道她打人后会怎么想。

她深吸了一口气,望向窗外。却发现宋湛一直盯着自己。

“怎么了?一脸做坏事的样子?”

宋湛眼底含着笑,嘴角带着几分揶揄。

秦暖听后,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红了脸。

仿佛自己真在外面做了调皮捣蛋的事情,一回家,就被家里的大哥哥抓了包。

宋湛见秦暖面色潮红,鬼使神差地抬起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一片滚烫。

“你发烧了?”

“没事,就是低烧。”

秦暖靠在座椅上满不在意地笑了笑,却觉得眼皮越来越沉。

她想强迫自己睁开眼和宋湛好好说话,但是困意和疲倦感越来越浓烈,让她有点犯瞌睡。

宋湛精致的眉间拧了下来,他问道:“低烧?多少度?你量过体温吗?”

“嗯……”

秦暖扶着额头想了一下,慢吞吞地说道:“三十八度……五……”

答完话,秦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闭上了眼睛。

三十八度五算是低烧?

宋湛及时接住秦暖要往下栽的脑袋,用手轻托着她的脸,偏过头朝着何文吩咐道:“回帝苑,让沈医生过来一趟。”

--

秦家

秦时沐浴过后回到卧室,习惯性的看了一眼手机,见有一条未读消息是特别关心,连忙点开,然后就打过去了电话。

但是却提示对方的手机已经关机。

于是,秦时立刻披上外套换好衣服下了楼,一边下楼,一边给自己的助理打过去了一个电话。

十分钟后,助理原封不动地将林啸在晚宴上调戏秦暖的事情汇报给了秦时。

秦时听后脸都黑了,叫来一车人去了林家。

当晚,林啸在医院包扎完伤口回家,半路上又被人揍了一顿,绷带都没拆,又回医院重新包扎了几层。

给他包扎的医生看见熟悉的面孔,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这算是回头客吗?

书评(146)

我要评论
  • 看向女&一圈佣

    秦暖满心疑惑,转脸看向女佣,结果发现自己床边围了一圈佣人打扮的女人,全部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自己,表情各异,唯一相同的是眼底都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嘲讽。

  • 睁开眼&,入目

    她悠悠转醒,睁开眼,入目是一派欧式装潢的天花板。白玉镶金花雕栩栩如生,典雅而有格调。

  • 最后,&,假死

    最后,女主终于得知当初厉凌城对她只是利用,娶她也是觊觎秦家家产,伤心欲绝,假死出国离开男主。

  • 对劲,&床上坐

    秦暖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她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一起来。

  • 同名同&暖可谓

    秦暖记得,这本书里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主角秦暖可谓是相当惨。

  • 损,浑&点经历

    她的胳膊和腿完好无损,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经历过车祸的样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