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暖被打的事情要不然让秦家父子明白了,依秦董事长爱子爱子心切、秦总经理护妹爱子心切的心理,今天晚上怕是就得来厉家把他家拆了。虽然秦家在A市比虽然厉家,虽然在商场上,谁不希望能多一个合作伙伴,而也不是一个对手、敌人。更更何况,要不然厉洛水镇打秦暖这件事被新闻曝料了出虽然秦家在A市比不过厉家,但是在商场上,谁不希望多一个合作伙伴,而不是一个对手、敌人。。...

秦暖被打的事情要是让秦家父子知道了,依秦董事长爱子心切、秦总经理护妹心切的心理,今晚怕是就要来厉家把他家拆了。

虽然秦家在A市比不过厉家,但是在商场上,谁不希望多一个合作伙伴,而不是一个对手、敌人。

更何况,要是厉凌城打秦暖这件事被新闻爆料了出去,记者指不定会怎么写,其他人指不定会怎么看厉家。这势必会给厉氏集团带来很不好的影响。

厉老爷子连忙劝道:“小暖,你别冲动,有事好好商量。你需要什么补偿。香水还是包包,阿城都会给你买的。”

“香水还是包包?这些还是留个这位白小姐吧。”秦暖耸了下肩,态度坚决:“我只要我的嫁妆——秦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

“这……”

厉老爷子嘴角一抖,面色难堪至极。

厉凌城拧着眉,一言不发。

“爷爷,给你们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哦。”

秦暖笑意盈盈地说完后,就一秒也不想在这里多待,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厉家。

从度假酒店出来,夜色已深,凉风吹来,秦暖一个喷嚏连着一个喷嚏,她步伐虚浮地往外面走,只觉得头越来越昏沉了。

看来,那两片感冒药没有什么效果。

秦暖扶着额头走到酒店外面的马路上,这才想起来,她来时坐的是厉凌城助理开的车,现在没有车送她回去。

秦暖正犹豫着要不要叫个网约车,身后忽然响起了两声车笛声。

秦暖回头看,见是一辆低调的黑色保姆车。车把处贴了一个黄色小太阳的贴纸,是暖色传媒的标志。

公司的车怎么会在这里?

秦暖心里有点好奇,走了过去。

见她走近,车内的人推开车门,“秦小姐。”

“宋……宋影帝,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暖很是诧异,她真没想到,车里坐着的竟然是宋湛。

他不是行程很忙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宋湛说道:“路过,看见你站在马路边。你去哪里?我顺路送你。”

路过?

何文坐在前面抽了抽嘴角,从城南的星光红毯到这里,路了半个A市,这路的也忒远了吧?

还不是因为听到厉家的眼线汇报秦小姐受欺负了,才慌忙赶过来的?

但是这些何文并不敢说。一个是老板的事不容他置喙,一个是他也摸不清宋湛对秦暖到底是什么情况。

说在意吧,又能看着她嫁给别人。说不在意吧,又能为了她放下一切事情赶过来。

何文思考的功夫,秦暖已弯着腰钻进了车里,最后一排的座位放的有东西,于是秦暖就在宋湛身旁坐下,两个人仅隔着一条过道。

车内的灯光温暖明亮,宋湛这才看清楚秦暖的脸。右脸颊已经浮肿,布满了三道红痕,红痕深处透着血丝,足以见得下手之人力道之重。

宋湛抬手覆上秦暖的脸,眸色深了深,“他打你了?”

“嗳……一巴掌能换到百分之十的股份,我也不亏。”

秦暖笑了笑,躺在座椅上,神色有些疲倦。

宋湛让何文找了个药店停下车,买了药膏和冰水。

秦暖见宋湛要帮自己上药,忙阻止,客气道:“谢谢,我自己来吧。”

宋湛拿着沾了消毒药水的棉签,没有动。

秦暖见状,收回了自己的手,乖乖在座椅上躺好。

书评(494)

我要评论
  • ,结果&来,她

    秦暖眨了眨眼睛,回想起自己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被林媛媛的粉丝追赶,被逼无奈跑到马路边,结果一个大卡车过来,她被撞飞了,落地时眼前一黑……

  • 床边一&一把。

    这时,床边一位年近四十的女佣往前倾了倾身子,不耐烦地推了秦暖一把。

  • 边围了&情各异

    秦暖满心疑惑,转脸看向女佣,结果发现自己床边围了一圈佣人打扮的女人,全部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自己,表情各异,唯一相同的是眼底都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嘲讽。

  • ,只是&来的皮

    还是一模一样的五官,只是皮肤更白皙细嫩了许多,一看就是从小到大金娇玉养出来的皮肤。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