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暖揉着自己的腰,一起漫步到白薇薇面前,轻轻一笑道:“楚楚可不可伶我不明白,但你是真的不可伶。”“脑袋空不紧要,关键是切记不进水。”“下一次再设计陷害我,记得我提早读一读像《孙子兵法》这样讲谋略的书,多去学习去学习。要不然依你这智商,我啊胜之不武。”白薇薇紧抿着唇“脑袋空不要紧,关键是不要进水。”。...

秦暖揉着自己的腰,漫步到白薇薇面前,轻笑道:“楚楚可不可怜我不知道,但你是真的不可怜。”

“脑袋空不要紧,关键是不要进水。”

“下次再陷害我,记得提前读读像《孙子兵法》这样讲谋略的书,多学习学习。不然依你这智商,我真是胜之不武。”

白薇薇紧抿着唇,用力地掐着自己的手心,才控制住自己想爬起来撕烂秦暖嘴的冲动。

她深吸了一口气,逼出了两行眼泪,拉着厉凌城的胳膊,呜咽道:“凌城哥哥,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故意跳下去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秦暖看着白薇薇脸上的两行清泪,像是发现了什么新鲜事,指着她的脸说道:“呀!你们看,她脑子里的水流出来了!”

白薇薇:“……”

她被气的快要吐血,一时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不该哭。

“秦暖,够了!”

一直沉默着的厉凌城出了声,将白薇薇从地上抱了起来。

“阿城,你们两个给小暖道个歉,承认自己的错误,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厉老爷子打了个哈欠,说道:“我年纪大了,得回去休息了。你们也早点回家。”

白薇薇听后,连忙可怜兮兮地说道:“秦暖姐,是我自己不小心掉进水里的,害你被凌城哥哥误会,是我的错。对不起,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计较。”

厉凌城也看了秦暖一眼,目光在她通红浮肿的脸上停了几秒钟,心底涌上一抹歉意,他眸色微暗,道:“秦暖,对不起。”

秦暖冷笑了一声,“道个歉就算过去了?我可是平白无故挨了一巴掌,这件事怎么能这么轻易的过去?”

厉老爷子面上一僵。

白薇薇憋着嘴,一脸委屈。

厉凌城脸色也很不好看,他可是从来没有给人道过歉,这个秦暖不要太得寸进尺了。

最后,还是厉老爷子发了话:“小暖,打你巴掌的事情确实是阿城不对。从今天起,我就让他离这个女人远远的,在家反省,好好陪着你。也永远不会让这个女人进厉家的门。”

白薇薇听后,紧咬着唇,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厉老爷子接着说道:“但你们是夫妻,夫妻之间吵架打架都是常有的事情,床头吵床尾和,这都是小事。”

“如果秦家的千金、厉家的夫人今晚挨了厉大少爷一巴掌这件事上了A市商业新闻……”

秦暖说到这里一顿,望着厉老爷子,眸色又深又冷,带着一丝威胁,“厉爷爷,你还觉得这一巴掌是件小事吗?”

这下,厉老爷子和厉凌城直接变了脸色。

厉老爷子望着秦暖,就像是自己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她一般。

秦暖,怎么变得完全不受他们控制了?

“如果没有足够的赔偿,那么明天上午十点,秦氏集团的新闻发布会上面见。”

秦暖往室内的方向走了几步,路过厉老爷子和厉凌城身前时,顿了下,继续道:“让我爸爸告诉每一个新闻媒体,我秦暖从小到大有没有挨过耳光。”

书评(462)

我要评论
  • 还是一&多,一

    还是一模一样的五官,只是皮肤更白皙细嫩了许多,一看就是从小到大金娇玉养出来的皮肤。

  • 她的身&大红喜

    她的身上穿着一套红色丝绸睡衣,盖着大红绒被,床边的窗户玻璃上还贴着大红喜字。

  • 结完了&了?

    她不过就是被车撞了一下,失去了意识。怎么一觉醒来,自己连婚都结完了?是不是她再醒来晚一点,她孩子都生完了?

  • &。

    谁知道,女主竟然放不下男主,又回国了。发现得知真相的男主对自己万般愧疚、后悔,发现男主其实爱上了自己,结果就原谅男主了,最后两个人幸福的在一起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